“进去吧!”

  我心知这个森林定然有凶险,但还是决定进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个降头师明摆着不想放过我们,一味逃避也不是个办法。

  我把手枪递还给赵明,然后率先朝着森林里走去。

  赵明接过枪,诧异道:“你不用吗?”

  我苦笑,说:“我没使过枪,给我也是白瞎。”

  妙计和尚走在我的身侧,也不说话,只是握着手里的佛珠,我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是比较紧张的,在斗法方面,他比我厉害,也就更清楚里面的深浅和险恶,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魂飞魄散也不足为奇。

  走到森林里面,四周陡然变得寂静起来,分外诡异。

  脚下是深深的落叶,踩在上面,就会陷下去少许,有水分挤出来,我猛地停住脚,蹲下身子,把裤腿子扎得紧紧的,然后转头看向赵明,“把裤腿子扎起来,降头师极为擅长驱使蠹虫,免得等下死得不明不白的。”

  妙计和尚的腿上是绑腿,倒也不需要我提醒。

  赵明听到我的话,连忙有样学样地把裤腿子扎紧,这货穿着的是牛仔裤、皮鞋,吧牛仔裤踩在皮鞋里,看起来很有些古怪,我用早准备好的手电照照四周和地面,并没有什么异常,对妙计和尚说道:“和尚,带路吧!”

  妙计和尚点点头,走在前面。

  我打着手电筒,跟在他的身后,都没有敢说话,全心听着周围的动静,我的身上,揣着事先画好的不少符咒,还有爷爷给我留下的那个四元印,这四元印说起来还是我们家祖传下来的,只是,使用的要求太高,莫说是我的法力,就连爷爷,到死的时候,都没能使用这四元印,也不知道这四元印到底要多强的法力才可以驱使。

  走过大概上百米的路途,周围,开始有“嘶嘶……”的声音响起。

  妙计和尚双手合十,说:“离那降头师的住处不远了。”

  说完,他竟然是取下手中的佛珠,朝我递来。

  我不懂他的意思,问他:“干嘛?”

  他说:“小衲身受重伤,这次,只能靠你了,这串佛珠是我广莲寺的传寺佛器,能暂时地压制住你体内的阴气。”

  我恍然,原来妙计和尚是想让我去对付这个降头师。

  默然,我接过佛珠带在手上,那些阴气果然有些变化,齐聚而去,一股在胸前,一股在大腿,也不敢再在我的体内闹腾,我终于可以调用自己的灵力,我对妙计和尚说:“和尚,那你自己小心了!”

  妙计和尚给我佛珠,自己又身受重伤,自保能力只怕不是很强。

  甚至,他或许还不如拿着手枪的赵明,毕竟手枪是大杀器,任你法力再强,要是被手枪给打中,吃颗花生米肯定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嘶嘶声愈来愈近,愈来愈噪杂,仿佛是四面八方都有。

  对于这种声音,我想如我这种从乡下长大的孩子都是颇为熟悉的,这是蛇在爬行和吐芯子的声音,我有些凝重地看向妙计和尚,他吐出两个字来,“蛇降……”

  蛇降,在降头术里,在我看来,是和尸虫降差不多厉害的降术。

  酷匠w|网@正("版o首{发

  在关于降头师的故事里,有不少关于蛇降的故事,蛇不可怕,可怕的是发狂的成群的蛇,当蛇降练到一定的境界,驱使毒蛇灭掉村庄,甚至是城市,这都不是空幻。

  手电照过之处,那些毒蛇终于显形,多是眼镜王蛇,蛇头高高扬起,蛇信吞吐,双眼之中满是阴冷,在手电的照耀下泛着光芒,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绿的、黑的、黑白色的毒蛇,有许多连我也不认识,加起来,只怕有不下百条。

  “怎、怎么办?”

  赵明拿着手枪,声音有些发颤,现在莫说是手枪,就是机关枪,只怕也扫不掉这些毒蛇。

  我说:“别急,你们站到我身后去!”

  在我梅山十二大法里,同样有蛇法的存在,我就不信,我还制服不了这些毒蛇,我顺手在旁边的树上摘下片树叶,然后嘴里念动咒语,蛇法和猎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需要先念咒,奏请祖师。

  随即,我把树叶子含在嘴里,开始吹奏。

  叶子吹起来并没有声音,这倒不是我吹不响,只是驱蛇本来就是依靠特殊的波动,发出声音,反倒是没有那个效果,吹奏这叶子是门技术活,不是我吹,没得几年的练习,根本就别想吹出那特殊的波动来。

  随着这特殊的波动,我的念力也开始渐渐地散发出去。

  我彷佛间能感觉到这些毒蛇的暴躁、嗜血,它们脑子里的念头就是把眼前的我、妙计和尚、赵明三人给吞噬掉,想来,这应该是那降头师赋予给它们的念头。

  眼看着这些蛇离我们越来越近,陡然,“砰”的枪响。

  我大惊失色,妙计和尚猛地喊道:“别开枪!”

  然而,这些蛇已然狂暴起来,更加迅速地朝我们这边游动过来。

  无奈之下,我只得选择继续吹奏叶子,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其余的办法,我集中所有的精神,把念力散发出去,没有去试着和这些毒蛇沟通,我现在的实力也达不到那个层次,我只是用念力驱使着它们离开。

  这些毒蛇游到近前,终于被我的念力所影响,踌躇不前。

  或许,现在在这些蛇的脑袋里,我就是只猛虎,总之,是惹不得的东西,那降头师的念力驱使它们来进攻我们,而我的念力,则驱使着它们离开,眼下,就看我和那降头师谁的驱蛇之术更为厉害。

  这时,妙计和尚突然说:“我们往前走,只要抓住那个降头师,这些蛇对我们就不会再有什么威胁。”

  我无语,听这家伙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感情他现在还在吃棒棒糖。

  我边吹奏叶子,边带头往前面走,那些毒蛇就围绕在我们的身边,相隔不过半米,不用想,要是我现在停止吹奏,那我们肯定难逃被百蛇噬咬,然后蛇毒攻心的下场,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走得也异常的缓慢。

  那些毒蛇,则是始终在我们身周迂回游走着。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出现栋茅草屋,很简陋,正中是小木门,门上还帖子有半米长的黄符,无缝飘荡,突然,门被打开来,那年轻的降头师出现在我们眼前,没有带斗篷,在手电光的照耀下,他的脸色极为阴沉,他说:“你们竟然敢来这里,简直就是找死!”

  我没有说话,仍然是吹奏着叶子,防止那些毒蛇进攻我们。

  妙计和尚走到我的身前,直视着那降头师,说道:“你作恶多端,小衲今天定然要让你尝尝作孽的下场。”

  赵明这厮狠起来,更是让人心惊。

  在我和妙计和尚都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这货竟然是二话没说,直接开枪打向那降头师,嘴里喊道:“他么的,敢下降弄老子,老子打死你。”

  “砰……”

  这声回荡的枪响,差点让我都停止吹奏叶子,现在,我觉得,带赵明来似乎是个错误。

  那降头师的反应很快,枪声刚响,他就已经蹿到门里,子弹打在那黄符上面,留下个花生米大的洞眼,妙计和尚转头,说:“阿弥陀佛,赵明施主,莫要再乱开枪,黄山身中这降头师的降头,要是这降头师身死,黄山所中的降头就再也无法能解。”

  他刚说,我就陡然觉得头痛起来。

  那降头师在屋里给我施降,我敢肯定这降头师是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他能够隔空对我下降,估计是上次在赵明家里时,趁着打架拔走了我的头发。

  头痛,让得我再也无法吹奏叶子,情势霎时变得危急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多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中毒已深、苦茶Sweet、Evan狂想曲、釒弋九天、路人甲555e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