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他说:“那咱们怎么办?”

  “阿弥陀佛……”

  妙计和尚长宣佛号,“出家人慈悲为怀,小衲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好,那咱们就和这个降头师斗斗法。”

  我黄山向来自认为是个大老粗,说话什么都都是直来直去的,也没有太大的志向,心怀天下、济世渡人,现在对我来说还太过遥远,妙计和尚说他是济世,而我嘛,没有他那么高的思想境界,我只是心中不爽那降头师的态度,还有也想亲眼见识见识降头术而已。

  经历,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商定之后,我和妙计和尚在房子里找到赵明,给他说这件事情。

  赵明吓得全身的肥肉都在发抖,他是吃过苦的人,知道现在的财富来得不容易,正式享受的好时候,他自然舍不得死,竟然是猛地跪下身子,扯着我和妙计和尚的裤腿子,哭嚎道:“两位大师,千万要救救我啊!”

  还别说,被人这么跪在眼前乞怜,这感觉挺尴尬的。

  原本我以为像我这种升斗小民,能让赵明这样的富豪跪在身前,那绝对是件非常荣耀的事情,直到他真的下跪,我才发现,我心里也没有多沾沾自喜,似乎,这赵明也不算什么,不过就是有几个钱而已。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界比以前竟然是高了不少。

  人的心态和眼界,总是会随着环境和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

  酷匠…●网?永Qq久{免:¤费}看_小…说“

  见赵明似乎真的很诚恳,已经打定主意的我和妙计和尚也没心思逗他,直接把他扶起来,说这件事我们会管到底的,他感激涕零,随即竟然是迈着大象腿,“砰砰砰”地朝着他房间里跑去。

  出来时,这货手里拿着两沓厚厚的钱。

  赵明把钱朝我和妙计和尚递过来,“两位大师还请笑纳。”

  我不愁钱多,正准备要去收,妙计和尚却是说道:“无功不受禄。”

  这他么的,让我伸出一半的手,继续伸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我暗自觉得有些怀疑,妙计和尚这货腹黑无比,不是什么正经和尚,我就不信他会真的不要这些钱,要是他是这样的人,那当初也不会因为个蛟龙的事情还讹我两万块钱。

  赵明是个心思剔透的人,直接把钱塞到我们怀里,“要的,要的。”

  妙计和尚这货仍是宝相庄严,但却也不动声色地把钱收到化缘袋子里,让我又为这货的无耻虚伪而惊讶了一把,随即,我也把钱收到口袋里,十万块啊,不赚白不赚,咱这就当是打土豪分田了。

  其实,赵明还是赚了。

  真正有本事的佛家弟子、道家弟子、养蛊人、降头师、巫师,那大多都不是金钱就可以请得动的,即便有少数极爱钱的修炼者会接任务,但价格也绝对不止区区十万,其余的,非是人情难以请动,以我和妙计和尚的本事,十万块,保他安然无恙,还冒着生命危险帮他对付那个降头师,简直就是白菜价。

  深夜,接近凌晨。

  小铃被我赶去房间里面睡觉,赵明战战兢兢地陪着我和妙计和尚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他不停颤抖的手脚,我就知道他现在压根就没有心思看电视,满心都是害怕,我和他不熟,也没去安慰他,他怕他的,关我鸟事。

  “啊……”

  陡然,电视里播放的那个鬼片里面,有个女鬼突然从墙里冒出来,惊得硬要陪着我们看电视的姐妹俩大叫,然后紧紧拥抱着,互相寻求安慰。

  我正要笑,陡然,背后猛的发凉起来。

  我看向妙计和尚,妙计和尚也正转头看我,电视受到磁场影响,开始“滋滋滋滋”地冒出横条的彩色斑点,屋内的灯也开始“嗤、嗤”的忽明忽灭,两个姐妹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簌簌发抖,一直在走神的赵明这时候也恢复清醒,脸色吓得惨白,满是乞求地看向我和妙计和尚。

  降未至,冷气先至。

  降头术袭进屋内的时候,会引起磁场变幻,通常像我们这种感官灵敏的人,瞬间就能够感应得出来,不仅仅是生理,心里也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反正是十分的不安,因为,降头术实在是太过邪门。

  我阴沉着脸,环顾四周,没有找到鬼物的身影。

  妙计和尚猛地喊道:“大胆,区区小鬼也敢来犯我佛家声威!”

  我无语,这货太不要脸,他不过是个普普通通,还不守清规的和尚而已,竟然也好自己说自己代表佛家声威,要真是这样,佛家的脸估计早就被他丢光了。

  “我要糖……嘻嘻……嘻嘻……”

  落地窗口处,突然有两只小鬼显现出身形来,一男一女,都只及得到我的腰间,那男小鬼正是我昨晚见到的那个,他们现在的脸色都惨白得隐隐有些发青,面部表情狰狞木讷,说话都空荡荡的,让人全身发毛。

  阴阳双鬼!

  在降头术里,精湛的养鬼人,通常都是养男女两只童鬼,阴阳并济。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养两只童鬼,能让得小鬼的修为进度大涨,据传,养鬼在马来西亚地区比较普遍,降头师通常是使用两种方法,其一,找到夭折的没有破身的孩童,取得他的生辰八字,然后在其下葬后,到坟前烧香祭拜,勾其魂魄,然后在坟前种植具有鲜活生命力的藤菜,过段时间,使用特有的符咒和符篆,烧化,取藤菜,带回家里,用刀刻成四五厘米高的人偶,要有清晰的五官和衣物,画上墨汁和朱砂,同时,要不停地念咒,最后把完成的人偶藏在瓶子里面,瓶子里面装满秘术炼制成的金黄色油脂,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黑一白两个人偶,分别是男、女童鬼的魂魄,如果只有一只,就比较弱,而且时间一长,就会不听使唤,逃跑。

  其二,取段木头,雕成小棺材,再去找童男童女的坟墓,掘坟,把死者的尸体或者头颅取走,再用秘术炼制的黄色蜡烛贴近尸体的下巴处燃烧,等到滴尸油的时候,降头师就把之前准备好的棺材拿出来,把尸油储存在里面,念咒加持,施法四十九天之后,就可以操控这鬼魂,当然,召唤小鬼前,也需要念咒,而且,法力不强的降头师,很容易被小鬼反噬。

  我看这两只小鬼萦绕的阴气,便知道,那练鬼之人的法力不浅。

  “呔!”

  妙计和尚大喝,浑身金光大盛。

  我目瞪口呆,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家伙的法力已经甩开我不少,唉,到底是有师傅带着,又到处游历,我跟他比起来,实在是欠缺太多,最重要的,是欠缺个领路人。

  佛光像是太阳,驱散着那两个童鬼散发的阴气。

  他们瓷牙咧嘴,像是野兽,露出的牙齿虽然整整齐齐的,但是还是显得很渗人,特别是那苍白的像是铺满粉的脸,虽然都长得跟玉娃娃般的精致,却是半点也不能让人觉得可爱,有时候,原本可爱的东西突然凶恶起来,会比本来就凶恶的东西显得更凶。

  只是,那个幕后的降头师始终不见人影。

  这两个小鬼,只是用来探路的,试探我们的实力而已,我心里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显示出半点软弱来,在妙计和尚念动经文,拿着佛珠就欲要斗鬼的时候,我也行动起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符,施展符法,符篆瞬间燃烧起来,向着那两只童鬼飞射而去。

  这突然的变化,让得赵明和他的两个女儿更是害怕起来,赵明满头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