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做出为难的样子。

  他说:“这样,我出十万块,行不行?”

  我摆摆手,说:“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小铃的老板,于情于理我都是应该帮你的,只是,我在家里那边真的有事情,拖不得,这个……”

  他愣住,很为难,欲言又止。

  我又说:“那这样吧,我最多再在这里呆上半个月,就保护你这半个月吧!”

  我懒得和这家伙谈价钱,我就不信,我在这保护他半个月,他还舍不得出点血,要是过上几天他都没给我点甜头,我就拍屁股走人,不是我黄山太无情,而是这社会太现实,不相关的人,我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花大力气去帮。

  他虽然还有些不满足,但也激动地说道:“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我点点头,“不用,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完,我转头就走,我想,如果是有人要害这肥猪老板,噬脑虫被灭,那个下降的降头师定然有所感应,也会采取下步的行动,我嘛,在这里守株待兔就是。

  我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却是给我惹了大麻烦,这是后话。

  忽地,肥猪老板却是叫住我,“大师,要不,要不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

  我看着他害怕的模样,知道这货是想要我贴身保护他,左右瞧瞧,他这别墅自然不是那天天旅馆可以比拟的,相当的奢华,这种房子,不住白不住,谁不喜欢舒服呢,而且,一日三餐也不用自己去操心,何乐而不为?

  不过,我还是决定矜持矜持,摆出点姿态来。

  我说:“明天再说吧!”

  说着,我也不再理他,牵着小铃的手径直出门,然后打的离开。

  这夜,我又被那灵魂的撕裂痛楚折磨得死去活来,转眼间,我离三十岁已经只有几个年头,寻找猖兵号角和蚩尤眼已经迫在眉睫,我心中暗自决定,等到回到湖南之后,就直奔湘潭,去问问湘潭的那个梅山法师有没有蚩尤眼和猖兵号角的消息,哪怕,他又其他梅山法师的消息也好。

  梅山秘传法本里的粗浅法术我大多已经学会,平常自保无虞,只有那些精深的法术我还欠缺不少火候,这却也是急不来的,修炼巫术,就和练武差不多,除去天赋之外,必须还要有时间的积累,我年纪不大,功力注定是比不上那些老麻雀。

  转眼间,又是三天过去。

  小铃成功辞职,我、她,还有妙计和尚也已经搬到肥猪老板的家里居住,他的真名其实是叫赵明,虽然好色,但也是个有些本事的人,十年前白手起家,现在也有近亿的资产,虽然在广州这中城市并不算什么,但也疏为不易。

  在他的家里,我和妙计和尚、小铃完全是享受的皇帝待遇。

  除去吃、睡,就是修炼、玩耍,食物、零食、包括妙计和尚的棒棒糖,都有保姆去采购,我们什么都不用干,只是,那个躲在暗中迫害赵明的神秘人却是迟迟也没有显形,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和妙计和尚在这里。

  至于萧梓寒的事情,我差遣那些孤魂野鬼去寻找,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消息。

  “恩……”

  深夜,有高低起伏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

  我正在用力地征伐着,浑身大汗淋漓,小铃俏脸潮红如下,双手紧紧地掐着我的背,陡然,我感觉到背后猛的发凉,转头看向窗户处,有只身穿黑衣,脸色惨白,瞳孔极为空白的小鬼再看着我,头顶上的光圈堪比红肚兜小鬼。

  要知道,红肚兜小鬼虽然是孤魂野鬼,但修炼时日长,法力比起寻常厉鬼来也不差。

  这只小鬼直愣愣看着我们,不如红肚兜小鬼他们那么有灵气,反而是显得很渗人,满是杀意与戾气,只瞧一眼,我便知道,这小鬼不是寻常的孤魂野鬼,而是擅长养鬼之人养的小鬼,也只有他们养的小鬼,才会是这副冷冰冰的表情。

  我停住动作,掀起被子,盖在我和小铃的身上,也看着那小鬼。

  小铃莫名其妙,很是害羞地睁开眼睛,美目含春,柔声说:“山哥哥,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有些累,小铃,你先睡会儿。”

  小铃很了解我,见我表情凝重,知道是有事,也不再说什么,乖乖闭上眼睛睡觉,她就是这么个可人的姑娘,很相信我、体谅我,很少对我刨根问底。

  数分钟过去,那小鬼仍然在和我对视。

  梅山秘传法本里,也有少量关于降头术的知识,据说,这降头师养的小鬼,是可以和他心眼共通的,用现代点的说法,就是视野共享,显然,现在这个小鬼的意识正在被那个降头师操作,他这么看着我,估计是想弄清我的底细。

  陡然,那小鬼说道:“年轻人,有些事情,最好别管……”

  听到小鬼空洞很辣的声音,我很有些吃惊。

  通常,鬼说话都是只能通过念力来说的,现在这小鬼被那个降头师操控,也就是说,他现在就相当于是他背后的那个降头师的附身布偶,跟我说话的,就是那降头师本人。

  念力说话不容易,看来,这个降头师还真不能小觑。

  道内传说降头术在东南亚极为发达,且极为擅长念力,果然不假,我们梅山教并不擅长诅咒,只有些粗浅的小术,我不得不承认在念力方面的研究,我们估计是比不过降头师,起码,我现在还达不到念力传音的层次。

  于是,我索性不开口,只是冷眼瞧着他。

  他又传言过来,嗤笑,“毛头小子,连念力传音都不会,也敢袒护赵明,识相的的明天晚上之前就给我离开,要不然,别怪我不念同是修炼之人,把你也干掉。”

  他说得杀气腾腾,然后便闪身不见。

  我是气得五脏六腑都在冒火,这家伙在我和小铃滚床单的时候打断我们,现在居然还敢牛逼哄哄的威胁我,我黄山最听不得的就是威胁,我倒要看看,他能给我什么颜色看,虽然咱施展经验不多,但毕竟练过梅山法术六七年,我还真不相信他能够把我怎么滴。

  “山哥哥,怎么了?”小铃突然把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幽幽地对我问道。

  我摇摇头,“没什么事,只是赵明的那个仇家找上来了而已。”

  “啊?”

  小铃惊呼,“在哪里?”

  我摸着她乌黑的头发,嘴唇贴在她的额前,说道:“傻丫头,他派的是小鬼,你又没有天眼,怎么可能看得到?”

  “哦!”

  看正●版章节0K上酷}匠U网

  小铃只是哦了一声,她知道不少诡异的事,养小鬼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我看着小铃乖巧、温柔的模样,心里涌起强烈的冲动,很快,屋子里再度响起呻吟声,经久不息,中间还偶尔参杂着对话的声音。

  “山哥哥,真的不做避孕措施吗?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小铃问我道。

  我说:“没关系的,哪有那么容易,我说过,如果你怀孕了那咱俩就结婚。”

  小铃笑得更甜。

  大清早。

  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我爬起床,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小铃,嘴角不禁露出笑容来,随即却又是变得凝重,不说别的,只为小铃,我也得想办法活下去,猖兵号角、蚩尤眼,这两样东西,我一定要找到。

  我担心那降头师会真的选择在今天出手,修炼后,就找到在不远处隔间住的妙计和尚,给他说昨晚上小鬼的事情,他说那小鬼也警告过他,他的看法和我差不多,那个施术的降头师应该是法力高强的高手,从小鬼的阴气浓郁程度便看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