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江芬居然没拗过妙计和尚,我被妙计和尚拖着去买的单,兴许是见我们这么客气,妙计和尚深不可测又平易近人,江芬很有想和我们关系更为接近的意思,出饭店后,她问我们说:“妙计大师,黄山,你们到广州是来干什么的啊?”

  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直接说道:“找人。”

  “哦!”

  江芬并没有详细询问,只是说:“那你们找的人就在这附近吗?”

  我摇摇头,苦笑道:“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我们留在这里,只是不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她,唉,现在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找吧!”

  江芬有些惊讶,估计是在惊讶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妙计和尚这样的“高人”甘愿这样滴水穿石般的寻找,萧梓寒则是不同,他脸上带着笑容,似是开玩笑,言语却是咄咄逼人,“大师不是会算命么?难道不能算出来那个人的方位?”

  我看他不爽,冷淡说道:“你是外行,不懂。”

  萧梓寒表情有瞬间的蕴怒,但终究没有发货,只是讪笑着说:“那是,那是。”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妙计和尚都挺不待见这个萧梓寒的,匆匆和江芬聊过几句,便和他们分道扬镳,只是江芬还是要去了我们的电话号码,在路上,我问妙计和尚说:“和尚,你话说那么隐晦干什么?那个萧梓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你直接说给江芬挺呗,说不定还能博到她的好感,到时候,你再还俗,取这么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岂不是美事?”

  妙计和尚双手合十,宣喊佛号,“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漏,江芬命中注定有此劫难,即便是小衲说出来,她只怕也是不信,反而恼怒小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小衲断然不做。”

  我暗笑,这家伙前面几句都是虚的,后面那句才是真话,他就是个不肯吃亏的主。

  时间一晃,又是两日。

  广州人口密集,外来打工的人口实在太多,这两天的时间,我和妙计和尚,外加上那几个孤魂野鬼,竟然是连江芬所在的这个工厂这片区域都没有找完,这让我有些惴惴不安,按照我们这种掘地三尺的找法,即便是能找到小铃,那只怕也是猴年马月之后。

  我隐隐在想,这么个找法,说不定还不如在家里守株待兔的强。

  小铃从小就呆在罗玉兰的身边,我几乎可以断定她不会离家太久的,即便是在外面打工,那也肯定有机会就会回去看看,虽然现在戴严八和罗玉兰都不待见我,可能看到我去就会把我往门外面赶,但是我可以蹲伏在他们家附近啊!

  渐渐的,这个念头在我心里愈来愈大,几乎倾战我全部心神。

  我开始给妙计和尚提及这个想法,他也认为这种翻天覆地的找法不是个事,然而,就在我们两个琢磨着再找两天还没有音信就回国的时候,那些个孤魂野鬼却是给我带来让我心花怒放的消息,红肚兜身后飘着个年级青青的鬼,红肚兜说:“仙师,小黄毛说他见过这个女孩。”

  我惊喜地看向那个青年鬼,问他说:“真的?”

  他好似习惯性地摸摸自己额前的那缕碎发,估计是刚死不久,生前的习惯还没有改得过来,不过他也是对我毕恭毕敬的,说:“是的,仙师,我隐约记得我好像在这附近见过这女的。”

  我不禁问道:“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小黄毛摸摸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这人就喜欢看美女。”

  我狂下,现在,终于有关于小铃的线索,我又问道:“你记得清楚吗?”

  小黄毛说:“应该没错,当时我也就瞥她几眼,从相片上看,那个妞,美女十有八九就是这张相片的主人。”

  我连连点头,说:“好,只要消息是真的,我助你成功投胎。

  得到小铃的消息,哪怕是不确切的,我也是当即就拉着妙计和尚出门,还嘱咐那些孤魂野鬼继续帮我去找,夜长梦多,小铃离开我这么久,我早已经对她担心至极,现在才发现,只要失去,才懂珍惜,这句话说的是这么的正确。

  到我们住宿的小酒店外面,周围,有不少高科技工厂。

  这些厂子里大多都是从事高科技产品的生产,这些东西很男完全机械化,所以职员也特别的多,要在这么多人里寻找小铃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不然,我和妙计和尚也不至于连续两天都没有得到任何的东西,要知道,我们是看到人就拿着小铃的相片上去询问的。

  有少数两个工厂我们已经全部搜寻过,也没再打算进去寻找。

  我径直走向离我们最近的工厂,妙计和尚就跟在我的后面,这工厂就是江芬做事的工厂,占地很广,这厂子的老板显然是财大气粗的,我们走到门口,还被保安拦住,说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些厂子的规矩真多,我估计,应该是为了防止竞争对手来探查消息或者使坏的。

  无奈之下,我只得拨通江芬的电话,让她来厂子门口接我们。

  这两天,这美女没少给我们打电话,除去约吃饭就是约吃饭,我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想法,到底是为了还妙计和尚的人情呢?还是想从妙计和尚嘴里套出关于她劫难的事情?又或者,难道她喜欢上妙计和尚了?

  这……不太可能吧!

  江芬虽然现实,但也爽朗直白,短短的几次接触,便让我和妙计和尚对她的印象都不错,说话之间也比较熟络起来,这妞不是颗纯洁的蒲公英,什么玩笑都开得,包括荤段子,她接到我的电话后,说:“要我来接你啊,行,不过,你们两个得答应我个条件,今晚上陪我……”

  江芬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直接点头说,“好。”

  这妞每次也就挑逗挑逗人而已,她对萧梓寒情根深种,怎么可能和我还有妙计和尚玩什么暧昧游戏,她每次这么说,都只不过是约我们吃吃饭而已,最多也就散散步,那还是萧梓寒在场的情况下。

  我其实不想和江芬有太多交道,她太现实,总是旁敲侧击的探我和妙计和尚的话,想弄清我们的本事,目的性太强,再加上萧梓寒那个实在是惹人心烦的虚伪男人,每次和他们出去,我都没有兴趣。

  不过眼下有求于江芬,却也是没有办法。

  她嘻嘻笑,然后说:“好,我马上出来。”

  挂掉电话后不久,江芬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我们眼前,笑着打招呼道:“妙计大师,黄山。”

  我笑道:“快带我们进去。”

  江芬稍稍有些惊讶,然后笑道:“干嘛?在我们厂里看中哪个姑娘了?”

  我对她的八卦感到十分无语,没好气道:“得了吧,你们厂里的美女我都没见着过,我们是进去找人的。”

  江芬瞪眼,“难道我不是美女么?”

  然后,她反应过来,“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在我们厂里?”

  我摇摇头,说道:“也难说,反正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她就在这附近,我们打算一个个厂子的去找,这不是从你们厂子开始嘛,谁知道还被保安给拦住了,闲杂人等谢绝入内,话说,你们厂子怎么这么牛逼?”

  S+看正√版L章n节上酷e匠0i网zL

  江芬得意地说:“我们可是大厂子,管理当然规范。”

  说着,她终于不再“调戏”我和妙计和尚,对那保安说过几句,那保安似乎是认识她,忙不迭地点头,然后给我们放行,这让我心中大为感叹,“啧啧,美女果然就是与众不同,要是出来接我们的诗歌胡子扎拉的青年,这保安说不定还真不会给这个面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