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知道,到现在,我也不再恨她,只是恨自己而已,要是我有钱,事情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样,也不知道,小铃到底去了哪里,她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我最愧对的,是她。

  “黄山?”

  妙计和尚见我发呆,拍了拍我。

  我回过神来,平复了下心情,说:“走吧,去郑龙家里。”

  我给郑龙打电话,说马上去他家里,他满心欢喜,问要不要过来接我。

  我对他上过李玲莎的事情始终心有芥蒂,不想和他来往得太过密切,冷淡地拒绝,然后和妙计和尚拦了辆的士,直奔他的家里。

  到郑龙的家时,他满脸热切地在门口等我们。

  我们刚下车,他就小跑上来,满脸害怕,说:“黄山,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我甚至都不想和他说话,冷淡地点点头,然后自顾自朝着门里走去,妙计和尚更是正眼都没有瞧他,浑身的高人形象,其实,若不是我那些大学兄弟碍于郑龙的面子来求我帮他,我还真不一定会来管这件事情。

  兴许是被李玲莎盯上的原因,郑龙家的别墅还隐隐有阴气弥漫。

  我和妙计和尚走到屋子里,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郑龙的父母也没敢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在生命面前,他们的那些富豪高傲根本不值一提,我对郑龙说:“去买朱砂、符纸、毛笔回来,符纸大的小的都要,小的越多越好,各色的都要,大的要有你人这么高,朱砂要最好的,最好还要有花、叶、石,这些你就问那老板有没有吧!还有清香、寿金、香炉等,你就直接跟老板说开坛画符的东西,全部都要。”

  “恩!”

  郑龙点点头,急切地朝着外面走去。

  他的妈妈,就是那个贵妇人,主动站起身给我们泡茶,还热切地问我和妙计和尚说:“两位大师喜欢喝什么茶?”

  我没有说话。

  妙计和尚厚颜无耻,说:“喝最贵的就是。”

  郑龙的爸爸妈妈脸上的笑容都要瞬间的僵硬,显然是碰到这样的和尚有些哭笑不得。

  茶好,香气萦绕。

  我喝完茶后,直接说:“借你们的浴室用用,我需要沐浴更衣。”

  郑龙的妈妈连忙站起身,“好的,好的,请跟我来。”

  我跟在她的后面,到浴室里,她还热切的给我放热水,我坦然享受这样的待遇。

  待得热水放好,我跟她说:“你把外面屋子打扫打扫,不要留什么污垢之物,包括门窗,都要打扫干净。”

  酷◇匠p(网B正b版首5F发

  她被我唬住,忙不迭地点头。

  看着她这谦卑的模样,我心中暗爽,其实屋子已经很干净了,我这样做,不过是报复心理作祟而已,我都没有和李玲莎直接发生过关系,郑龙居然背叛咱们间的兄弟情谊,我要是不整整他,或者是他的家人,我心里不舒服。

  毕竟,我不是圣人,做不到胸怀天下。

  郑龙的妈妈出去后,我开始洗澡,这画符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必须经过沐浴、净门、净身、打扫、打坐、誓神、准备香炉、清香三支、寿金,然后方能燃香请神,开始画符的步骤,端的是极为繁琐。

  沐浴更衣之后,我照照镜子,嘿,穿道服也挺帅的。

  走到外面,我也不搭理正在打扫卫生的郑龙父母,对还在品茶的妙计和尚点点头,然后开始静坐,摈除杂念,让自己心神清明,中途,郑龙置办完东西回来,我设好法坛,让除去妙计和尚外的其他人都到屋内回避,这才开始念动请神咒。

  誓神的步骤,只有初学画符者才需要用到。

  “天苍苍,地苍苍,众神在何方……”

  念完请神咒,我叙述出自己画符的目的,然后又一次念笔咒、勃水咒、墨咒、勃砚咒、纸咒、取笔咒、下笔咒,待得这些咒语念完,我也已经把笔提在手上,我双眼直视笔尖,做怒目金刚状,憋着口气,开始画符。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子有什么用,只是《梅山秘传法本》里这么写,我就这么做。

  符完,念动符咒,烧寿金,又取符纸烧三圈,香炉之上绕三圈,这才算大功告成。

  我没有休息,更没有念动送神咒送走诸神,毫不停歇地又开始画下张符,大的小的,不过都是黄色的,我现在也就有这功力,之所以叫郑龙买各色的符纸回来,不过是想消遣消遣他,另外也为自己省些符纸钱而已。

  现在鬼怪僵尸愈少,糯米还好,这符纸什么的可都不便宜。

  如此,我这整天的时间竟然都耗费在这上头,这才知道,想要困鬼,简直就比灭鬼还难,还好,中午是郑龙请我和妙计和尚出去吃的大餐,华天大酒店,五星级,我很自卑的发现,我竟然从未进过这样的高档场所。

  虽是如此,我还是难免被小和尚剥削。

  说来也好笑,我们吃完饭出来后,这家伙愣是在个小店面去赖着不走,我问他什么事,他竟然说想吃棒棒糖,奶油味的,我差点笑喷,这家伙小时候就喜欢叼着根棒棒糖,现在这臭习惯居然还没有改掉。

  我身怀二十来万,大大小小算个土豪,没对他小气,直接给他买了一罐。

  在这之后,我连续画了三天的符,画符的功力大涨,而小和尚,则是呆在我身边吃了三天的棒棒糖,几乎除去吃饭的时间外,棒棒糖就没有离开过他的嘴,郑龙的别墅里阴气越来越重,我隐隐有感觉,李玲莎即将再度来临。

  第三日深夜,我把郑龙家的别墅妥善布置好,终于是忍不住坐在沙发上休息。

  现在,这别墅里到处都贴着符篆,其中大门、窗户更是被我用有人高的超大型符篆遮住,唯有留下上次李玲莎穿过的那个窗口,作为生门,放李玲莎进来,法坛就摆在客厅正中,翻坛倒峒张五郎的神像也被我从家中请来,摆放在法坛下面。

  妙计和尚没心没肺,我累死累活的,他窝在沙发上吃郑龙买的夜宵。

  他边吃,还边问我说:“黄山,要不要来个鸭头?味道很不错的。”

  我没好气地不理他,我现在满心思都是怎么度化李玲莎,哪有什么心情吃东西。

  “滴答……滴答……”

  客厅里的古董西洋式挂钟发出机械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只有妙计和尚吃鸭霸王的咂嘴声还有辣得哆嗦舌头的声音。

  眼看着,时间距离十二点愈来愈近。

  十二点,是阴气最盛的时刻,也是多数鬼魂出没最多的时间,要是李玲莎今夜回来,应当就会选择在十二点这个时刻,过十二点多,阴气转阳,她的法力也会有所削弱。

  “滴答……”

  十二点终于来临,我挂着的符竟然无风自动起来。

  我惊得猛地站起身来,妙计和尚也是如此,不过,他却是说:“他么的,忒太他么的辣了,小衲得去厕所。”

  说着,他竟然是就此尿遁,顺便还扯上在旁边吓得脸色苍白的郑龙。

  我对他的无耻感到非常无语,不过心里也明白,他这是在给我创造单独和李玲莎说话的机会,李玲莎还有人性,认识我,这就代表,我有度化她的可能。

  我其实也是害怕的,但还是走到神坛前,看着那个没有贴符的窗口。

  阴风扫过,在开天眼的情况下,我清楚地看到一阵黑风,夹带着血色从那窗口飘进来,李玲莎的身影也随即出现,黑发飘扬,身上血衣散发着血气,甚至粘稠到还有血液从上面滴下来的程度,当然,这都只是幻化而已,没开天眼,也就看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