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完,只是说:“就这么完了?”

  妙计和尚满脸天真,“完了啊!”

  “我操!”

  我怒骂,“就他么这么点皮毛的信息,你他么的收我一万块?”

  好家伙,被人都是挑不熟的宰,小和尚这家伙倒是好,宰我这朋友都宰这么狠,一万块钱,就换到这么几句话,我都能感觉到阵阵的肉疼,简直是恨不得掐死小和尚这个杂毛。

  小和尚却是装作很正经地说:“这可不是我要,这是施主自愿捐助的一万块钱香火钱,助我广莲寺日后修建佛塔寺庙之用的,说起来,还真得多些施主,如今这世道,像施主出手这般大方的人,不多矣……”

  这家伙脸皮厚得跟城墙似的,我知道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干脆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免得自己痛心,转移话题,问妙计和尚道:“妙计,从那次你和我在宁县分别之后,这些年你和你师父都去哪里了?”

  妙计和尚说:“天南地北的走,老头说过,要我做三十年的行脚僧。”

  得,说了等于没说,这妙计和尚和普心老和尚,甚至包括那个柳前辈在内,都显得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忌讳什么,唉,我终究是还不够资格入得他们那个圈子,也注定就不能知道那个圈子里的太多事情。

  之后,一夜无话。

  次日黑早,我习惯性地起床,却发现旁边是空空的,妙计和尚竟然是比我起得还早,我走到外面时,发现他还有普心老和尚、柳前辈都已经在进行着锻炼,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自己修炼是极为勤奋的,现在才发现,其实什么也不是。

  我没有打扰他们,也自顾自地练习着铁法和雪山法中记载的功夫。

  柳前辈频频看我,不过什么话都没说,我倒是心里隐隐有些期盼他来指点指点我,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柳前辈对我求知若渴的眼神视若无睹。

  早饭后,我也没再打算叨扰柳前辈,便准备告辞离开。

  然而,话刚出口,妙计和尚这厮就连忙站起身来,对着普心老和尚说道:“师傅,我和黄山施主久别重逢,还想和他叙叙旧,我能不能和他一起出去转转?”

  普心老和尚点点头,去不在意地说:“去吧,把东西留下。”

  我迷惑,小和尚的表情和我差不多,“师傅,什么东西?”

  普心老和尚瞥了他一眼,说:“妙计,出家人不打诳……”

  他话没有说完,小和尚就满脸堆着讪笑,“师傅,我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这化缘的钵了,您真要我给你留下?”

  猛的,我感觉到身前刮起一阵风。

  这普心老和尚就像是天神附体似的,动如脱兔,虽年纪老迈,但动作麻溜快速得让人乍舌,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竟然已经是蹿到妙计和尚的身前,单手在妙计和尚怀里一掏,掏出个用纸包裹得整整齐齐的东西。

  老和尚面有得瑟,妙计和尚瞬间无精打采。

  这是妙计和尚昨晚上敲诈我的钱,没想到老和尚竟然也知道这事情,老和尚吧纸拆开,瞧瞧手中的钱,说:“既然是黄山小施主的香火钱,那自然是作为修建寺庙之用,我身为广莲寺的主持,理当妥善管理这笔财产。”

  说完,他就把钱揣到了自己的化缘袋子里。

  妙计和尚嘟囔,“不就是天眼通噻,牛个啥子嘛……”

  我心里暗笑,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妙计和尚讹诈我,然后栽到普心老和尚手中,这就是真正的天道报应,循环不爽。

  普心老和尚对妙计和尚的嘀咕纸当作是没听到,挥挥手,赶苍蝇似的,对妙计和尚说:“去吧,去吧,记得早些回来,为师打算在这里与你臭法师伯伯论道,两个月内应该不会离开。”

  妙计和尚很干脆地转身出门,端的是来去如风。

  我则是心中大苦,妙计和尚这家伙在外面无亲无故的,看这架势,明显是赖上我了,他化缘袋里空瘪瘪的,身上的钱也都被普心老和尚搜刮走,这岂不是说,他要在我这里白吃白喝两个月?

  我再度感觉到肉疼,生疼。

  柳前辈住在偏僻的郊区,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马路,更遑论车辆,昨晚上我们还能打车到附近,现在却是只能徒步回去,我心里有些隐隐发苦,妙计和尚倒是精神抖擞,我发现,在他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到我们现代年轻人的惰性。

  我追上去,问他:“妙计和尚,你跟着我出去干嘛?”

  他理所当然地说:“自然是帮助黄山施主你去降伏那女鬼,了结你和她之间的恩怨。”

  我对他的话很是质疑,“你真的有这么好心?”

  “……”

  一路上,和妙计和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家伙跟着他师傅闯南走北的,见多识广,什么都懂点,什么都能说得上来,让我有些敬佩,眼看着就要到市区,我的手机却是突然闹腾起来,我掏出来看,是郑龙的电话。

  我接通,直接问道:“什么事?”

  郑龙语气很是急促,“黄山,你快救救我们啊,又有人死了,又有人死了!”

  我心里微沉,“谁死了?”

  郑龙说:“是我爸的朋友,就是之前我给你看的照片里的那个和李玲莎上过床的胖男人,他找李玲莎上过几次床,就在今天早上,他被他家的保姆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里,听说死相极惨,但警察判断是自杀。”

  果然,还是李玲莎。

  我问道:“能不能带我去现场看?”

  郑龙说:“只怕是不行,警察现在已经封锁现场,不过我买通了他们家的保姆,让她偷偷拍了照片,这样行不行?”

  我说:“行,你把相片发过来。”

  挂掉电话之后,只是几秒,我便收到郑龙发来的彩信。

  彩信上,那张相片极端的惨烈,那个富豪两眼几乎冒出眼眶,满是惊恐的神色,十指都诡异的扭曲着,就像是鸡爪,七孔流血,本来就肥硕得流油的脸庞整个显得极为浮肿,就像是注过水的猪肉,还是极为苍白的那种。

  他整个人将近有近半都被挤进墙壁里,满是鲜血,也不知道李玲莎是怎么做到的。

  妙计和尚偏头过来看,只是说:“阿弥陀佛……”

  我问他说:“现在怎么办?”

  妙计和尚说:“你与她生前熟识,这件事情,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我点点头,叹息,“能超度就超度,要是不能超度……”

  我宁愿亲手让李玲莎魂飞魄散,也不愿意她再留在这世间继续害人,即便那些人都是害她身死的罪魁祸首,但毕竟人鬼殊途,是鬼,就不应该影响这阳世的秩序。

  妙计和尚说:“李玲莎刚刚迫害一人,怨气定然有所消减,这几天应该不会去迫害郑龙他们一家子,我们可以用这几天的时间去布置一番,争取将她捆住,到时候,若是劝说不行,那就只能将她诛灭。”

  厉鬼,皆是因为心中有怨气,当他们报仇后,怨气往往会消散,化为没有意识的孤魂野鬼沉睡,直到再度有人将他们唤醒,李玲莎每次杀人,怨气都会短暂的消减,直到她杀完所有想杀的人,怨气才会彻底消弭。

  *!酷匠k网首发I

  听到妙计和尚这么说,我却是又犹豫起来。

  我终究是狠不下心真将李玲莎诛灭的,我不想她的下场和袁梦杨那样悲惨,这连串的事情,说起来,她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她只是个想方设法为自己父母治病而筹钱,甚至不惜出卖自己身体、尊严的女孩而已。

  这其中的是非对错,我也不想再做评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