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前辈的家在湘潭的郊区,比较偏僻的那种,和农村并无二样,门前有两棵桃树,虽然是晚上,但我也看得出来,他家并没有建造楼房,是很古老的茅草房,不过造型独特,看起来也颇为让人赏心悦目。

  依山伴生,郁郁葱葱,气流通畅,是个风水宝地,好居所。

  虽然是深夜,但屋子里面的灯并没有关,柳前辈带着我们走进去,刚打开门,却是有个人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只是,他的模样却是有些古怪,我虽只是看第一眼,便能明白,这男子智商有缺陷。

  他咬着手指,嗲嗲地说:“我要去找爸爸,我要去找爸爸……”

  他的后面,有个妇人正在拉着他,看起来年纪比柳前辈要小个十来岁,保养得不错,看起来年轻时候应该是个美女,白白净净的,简直就不像个乡下妇人。

  我只是喊:“阿姨!”

  那男子则是抓住柳前辈的衣摆,“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我要跟爸爸睡。”

  柳前辈怜爱地摸那男子的头,说:“好,今晚上爸爸和你睡,乖儿子诶!”

  这副场景,当真是古怪,也让我心中感叹,柳前辈是普心老和尚的至交,定然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但他的儿子,却是个傻子,连个好的传承都没有,这实在是天意弄人。

  好在柳前辈心胸豁达,似乎是不太在乎这些。

  柳前辈的老婆对我们点点头,然后说:“你回来啦?”

  虽然是很平常的话,但也让我看出来,她和柳前辈的感情定然不错,这爱情、婚姻,到最后,往往就是这平淡的温馨。

  柳前辈点点头,然后对我们说:“请进吧!”

  我知趣地没有去问关于他儿子的话题,随着普心老和尚他们走进去,屋里的摆设相当不错,古董、电视、冰箱、高档茶几、茶具都有,看来柳前辈家底十分的殷实,这要是光从外面看,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柳前辈叹息说:“唉,要不是年轻的时候为了这些个事物,做了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老婆及时打断他,“你老提这些干什么?咱们家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柳前辈笑笑,“呵呵,也是!”

  看来,柳前辈在关于他儿子的事情上,并不像他表现的这么豁达。

  普心老和尚说:“臭法师,像我这样,无子无女的不也挺好的吗?”

  柳前辈瞪他,“你是个和尚,当然无子无女,不过你不还是有个机灵的徒弟吗?和儿子有什么区别?”

  妙计小和尚嘿嘿笑。

  普心老和尚突然敲他的脑袋,“笑什么笑,他这是在取笑你师傅呢,你还真以为他在夸你啊!”

  我心中暗笑,这恶人还得恶人磨,这小和尚无耻腹黑,就该有个比他更无耻的师傅。

  妙计和尚嘟囔几句后,迫不及待地拉着我进房间睡觉,差点让我以为他有什么不良企图,浑身都直起鸡皮疙瘩。

  ~I更c,新?R最K快%上7W酷5匠Y`网

  恰巧,这时候我看到柳前辈供奉在家里的神坛。

  那神坛上,是梅山教创教祖师宋朝定龙太子的神像,在他的脚下侧旁,还有条狰狞的龙形生物,这却是我没有见过的,连《梅山秘传法本》里都没有,我记得,在法本里,定龙太子的神像旁是没有龙的。

  我不禁出声问道:“柳前辈,这条龙是?”

  柳前辈说:“这是我们梅山教的护教神兽,现在还算不得龙,只是蛟而已。”

  我仔细看,那龙的神像确实是只有独角,而且足下只有两只,离化龙还差个层次,猛地,我注意到柳前辈刚刚说的是现在,忙问:“现在这护教神兽还活着?”

  定龙太子相传是宋朝仁宗皇帝之子,距今将近千年。

  这护教神兽要是在定龙太子的年代就存在,岂不是说,它的年纪说不定还不止千岁,这样的寿命,简直是比老王八还要长久。

  柳前辈点点头,叹息说:“是的,蛇需五百年方能化蛟,蛟又需千年才能化龙,其中需要经历不少劫数,我们这护教神兽距离化龙还有四百多年的时间,只是,在上次劫数中,它迷失本心,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化龙的机会。”

  我心中惊讶,“柳前辈,能给我说说是什么劫数吗?”

  柳前辈说:“那还是百多年前的事了,就是义和团那时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详细。”

  其实,我看得出来,柳前辈不是不清楚详细,而是不想告诉我而已。

  他不想说,我也没好意思追问,又说道:“柳前辈,不知道你是哪脉的传人。”

  柳前辈说:“蛇法。”

  普心老和尚瞪他,“哼哼,蛇法?你现在用水法比用蛇法还多吧?”

  柳前辈罕见地没有和老和尚较劲,只是叹息,“唉,说来也是命,想我正宗的蛇法传人,如今却是要靠水法来度日,也不知道,是否哪天我这身蛇法本事会失传,大势所趋,大势所趋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妙计和尚给我解围,“黄山施主,咱们去休息吧!”

  他连三催促,让得我倒是更加不放心了,这家伙是个和尚,弄不得女人,不会是对我这个男人感兴趣吧?那样的话,我就是宁愿睡地板,睡外面,也不会去让这个禽兽糟蹋我冰清玉洁的身子的。

  不过,我眼下有事情要问他,却也没得办法。

  跟柳前辈夫妇还有老和尚说过之后,我跟着小和尚进房间,迫不及待地问他,“妙计和尚,柳前辈说的义和团那时候的大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和我们梅山教有关?”

  妙计和尚小心翼翼地瞧了瞧外面,关上门,说:“何止是你们梅山教,那次浩劫,整个国内的正、邪,佛、道、巫、蛊、降、武几乎都牵扯在内,唉……这我也不能给你多说,你没进这个圈子,不能知道这样的事情,不然我会被我家老头给抽死的。”

  我差点没郁闷死,这家伙话说一半,这不存心让我吊着胃口么!

  他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好追问,即便追问,妙计和尚这人精也不会说。

  但我要追寻猖兵号角和蚩尤眼,说不得又要调查这种信息,有可能还能从里面发现些蛛丝马迹,于是我问道:“那蛟龙的事情你清楚么?”

  妙计和尚瞧瞧我,说:“也知道个一星半点子,不过……”

  说着,他竟然是极度无耻地搓搓手指,满脸淫荡的笑意,“最近小衲有些缺钱花,跟着那老头,都几个月没有吃肉了哟!”

  我彻底地被他的无耻打败,没好气问道:“你要多少?”

  小和尚双手合十,“全凭施主的意愿,这乃是自愿之事。”

  他嘴上这么说,却是满脸的钱不够哥就不会开口的表情,这货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玩智商我注定不是他的对手,嘟囔着掏出一万块钱给他,“么的,老子又不是信佛的,香火钱上这么多……”

  “佛祖会保佑你的!”小和尚麻溜地把钱塞到怀里,嘴上却说正经说道。

  这家伙,这么多年没见,他宝相庄严的模样倒是装得愈来愈像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骗到过,不过这家伙倒也没坏心眼,内心深处还是慈悲为怀的,他收别人的钱,想必也都有帮别人办事的。

  接着,他说:“这蛟龙在你们梅山教,乃至整个巫教都被尊崇为‘蛟尊者’,实力很强,除去道教、佛教、巫教等几教的少数几个执牛耳者,这天下没有多少人能够和他匹敌,即便是隐世的闲云野鹤都加起来,只怕也不过双手之数,只是现在这‘蛟尊者’却是沦为某邪教组织的爪牙,这邪教组织的底细我不能告诉你,自清朝末期起就存在,现在凭借着‘蛟尊者’更是在邪教中称尊,看在施主与我有缘的份上,小衲说不得还在奉送你句话,别试图去调查关于‘蛟尊者’的事情,不然黄山你性命难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