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莎的眼睛闪烁得越来越快,似乎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怨念。

  我猛地打断她,喝道:“住嘴!”

  李玲莎愣住,终究还是没有失控,只是看着我,我说:“李玲莎,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你做出的事已经成为事实,现在咱们两个也回不了头了,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就放下心中的仇恨,我为你念咒超度,助你投胎转世。”

  阵阵无语。

  李玲莎似乎在做着抉择,终于,她说道:“不行,我要把他们都杀掉,要不是他们害我,我也不会到如今这个地步,你也不会离开我,我要把他们都杀掉!”

  那些血水猛的狂暴起来,几乎像是要淹没这整个房间。

  妙计小和尚和普心老和尚身上都是绽放出佛光,那和我同门的法师身上也是青光乍现,眼看着就要出手,李玲莎浑身变得血红,深深看我,然后猛的化为血红色的旋风,飘忽不见,屋内的血水也全部消失不见。

  “阿弥陀佛!”老和尚和小和尚异口同声地宣喊佛号。

  那法师则说叹息,“孽缘啊孽缘,这女鬼对小子你用情至深啊,可惜迷途不知返。”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说:“小和尚,你们怎么来了?”

  郑龙的爸爸突然插嘴,“大师,那这女鬼……”

  老和尚和小和尚不说话,法师说道:“想要超度这女鬼,现在他是最佳人选。”

  说着,他直愣愣地把手指向我,让我无语。

  郑龙的爸爸妈妈都有些尴尬,但还是忍不住求我,“小……大师,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当李玲莎说她是真正爱我的时候,我对她的恨,其实已经消散不少。

  不管怎么说,李玲莎都和我有段美好的时光,况且,我心里也是真爱着她的,要我看着她这么造孽下去,我做不到。

  我说:“行,不过得加钱。”

  郑龙的爸爸很爽快,不差钱似的,直接拉开自己身边的包,从里面掏出二十万来,递给我,说:“大师,这些够不够?”

  我差点被吓住,这辈子,我都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客气,我接过钱,然后就地取材,拿着那前辈的符纸、朱砂、毛笔就开始画符,只是最简单的安宅符而已,就是做做样子,我心里清楚,李玲莎这次见到我,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来迫害郑龙他们一家子的,这是种直觉。

  贴完符,我拍拍手,直接就喊小和尚他们离开。

  他们呆在这里也没什么事,都很高傲的,招呼都不打,就站起身准备跟着我出门,通常有本事的法师,都不会太过平易近人,除非是对自己的亲人朋友,郑龙的爸爸让郑龙送,被我们拒绝,反正就在市区,到处都有的士,要他送,反而耽误我和小和尚他们叙旧。

  不曾想,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和我叙旧的意思,到外面,揽着我的肩膀就说:“黄山,刚刚捞了这么大票,今晚归你请客,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点头,这家伙,小时候就长得白白净净的,现在干脆像是个小白脸。

  好吧,我承认我有些嫉妒,这家伙确实长得很帅,要是生在唐朝,他也去西天取经,不知道白骨精、蜘蛛精她们会不会看不上唐僧而看上他,估计不会,因为这家伙的性格实在是太猥琐了,随着年龄地增长,他的猥琐也在成倍增加。

  我对这个家伙始终心有忌惮,太腹黑了,要是不防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得被他卖掉。

  我说:“普心大师,前辈,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一起去吃个夜宵吧?”

  那法师欣然同意,说道:“我给你这么大的面子,虽然是同门,但你请客,还是应该的,我去,也不算是欠你的人情。”

  酷P匠K%网_永(z久Uc免。费看d小z说=*

  普心老和尚说的话则是让我差点闷头摔倒,“有肉嘛?”

  我有些无语,和尚也对肉有这么大的兴趣,但我还是说道:“当然有。”

  “要狗肉。”普心老和尚却是接着说道。

  法师笑骂他,“你这猥琐的老和尚,不守清规,也不怕佛祖把你给踹出佛墙去。”

  听到这话,妙计小和尚和普心老和尚都仿佛是条件反射似的,满是虔诚地说道:“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我实在是不敢再搭理这师徒俩,对那法师说道:“不知道前辈大名?”

  他说:“什么大名不大名的,他么的,怎么跟这老和尚在一起的人都会文绉绉的,老子就是个乡下种田的而已,当不得什么大事,小子你叫我柳前辈就好,对了,你小子叫什么?”

  我说:“黄山,法号震山。”

  他点点头,然后疑惑,“震山?我们梅山教有这震字开头的法号?”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其实,我也只是算半个梅山教的,我爷爷就是我师傅,我们的梅山法术都是从自己家祖传的法本里面学的,那法号什么的我们也不太清楚。”

  “原来是这样,你小子倒也算和我们梅山教有缘。”柳前辈说道。

  老和尚则是说:“臭法师,既然有缘,那你为何不干脆收黄山小施主为徒,也算场美事。”

  我心里也很有些意动,这些年盲人摸象,我的进步实在是不快,到现在连个天眼都还没有开启,我早就想有个师傅带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而已。

  可惜,柳前辈并没有答应,只是说:“随缘吧!”

  我知道,他是在担心我的人品,梅山教收徒,向来是最重人品的。

  我们徒步走到个夜宵摊,普心老和尚和妙计小和尚都是直接大马金刀地坐下,小和尚对着老板和老板娘喊:“老板,快些上肉嗦,要最好的肉儿嘛,猪肉、鸡肉、羊肉、牛肉、狗肉,通通都要啊,今天小衲要来个全肉宴。”

  那老板和老板娘差点被他给吓住,满是惊讶,还有疑惑,估计在想和尚怎么也吃肉。

  不过这老和尚和小和尚丝毫不以为然,老神在在的,柳前辈更是自顾自地站起身去柜台选东西,压根没有和我客气的意思,我看过去,他竟然是在挑选酒,左看右看,不满意,还问老板,“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度数高的谷酒?”

  老板像是傻子似的看着柳前辈,柳前辈只是笑。

  傻子有傻子的心境,柳前辈是不在乎这些,别人把他当傻子,其实,在他的眼里,别人何尝又不是傻子呢?这是种境界,我自认为还做不到无视别人的看法。

  普心老和尚摸摸自己的袋子,突然说:“今天既然和黄山小施主相逢,那老衲就拿出我珍藏的谷酒出来吧,也算对得起我和黄山小施主之间的缘分。”

  柳前辈破口大骂,“臭和尚你个鸟人,偷了老子的酒,你他么的好意思说是你的?”

  老和尚老神在在,拍拍口袋,什么话都不说。

  柳前辈溃败,拿这无耻的和尚没有丁点办法,气呼呼地坐回到椅子上,这两个老顽童。

  酒肉上桌,两个和尚,再加上柳前辈这个法师,三人就像饿死鬼投胎似的,一顿猛地吃喝,犹如狂风扫落叶,桌上的空碟子看着看着就往上涨,若是往常,我定然心痛,不过现在怀揣着在郑家讹诈来的二十五万,这点钱,真是小意思。

  不,不应该说讹诈,这是我的劳务费。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吃完,妙计和尚(现在的他不小)邀请我同去柳前辈家里借宿,我询问过柳前辈后,征求到他的同意,然后打的和他们一起去柳前辈的家里,妙计和尚这人虽然腹黑,但心地不坏,也很合我的脾性,虽然说起来他和我的交道不多,但在我心里,绝对算得上是很要好的朋友。

  共患难,总比同享富贵要来得真诚、实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