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龙仿佛还有些害怕,声音有些颤抖,“我妈妈在洗澡的时候,喷头里面的水突然就变成血水,然后,李玲莎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我妈妈还被吓晕了过去,这刚醒来不久,黄山,你一定得帮帮我啊,我们家这都是搬第三次了,李玲莎冤魂不散。”

  我只是冷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郑龙摸摸鼻子,有些尴尬,他就是个管不住自己胯裆的男人。

  到郑龙的家里,我这才发现,他家真不是普通的有钱,是特别有钱,在市区的别墅,占地不知道多广,总而言之,在门口,就让我有一如侯门深似海的感觉油然而生,况且,郑龙还说他家自从李玲莎来闹事之后,搬过三次家,足以可见,他家像这样的别墅有几套,看来,之前说他家有几个亿,说不准还是我低估他了。

  我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我就把价格开高点才好。

  宝马开进宽敞的带花坛的坪里,停在门前,我仿佛可以感觉到阴森森的鬼气,周围栽种的名贵树木看起来也像是张牙舞爪的魔鬼,又像是头发,亿万万头发结成疙瘩,在随风飘荡,反正,是无比的渗人就是,李玲莎的怨气,非同小可。

  郑龙像是请神仙似的把我请到屋里,刚进屋,我确实看到里面铃铛阵响。

  这是……

  有人在开坛作法。

  我先是有些不悦,这郑龙请我来,还请别人,这不是明摆着不相信我嘛!不过随即转念想,郑龙又不知道我的法师身份,而且,我这五万块钱酬劳都已经到手,要是能端着双手看戏,岂不是更为快哉?这钱就跟白捡来似的。

  转角,我就看到那法坛,法坛下面正中间,居然也是摆的翻坛倒峒张五郎。

  这倒是让我很是惊讶,没想到还遇到了同门,再看向那沙发,坐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还有个脑袋半秃顶,但是抹了很多发蜡,闪闪发光的中年人,很有气势,想来,应该就是郑龙的爸爸妈妈。

  而他们,现在正对着另外两个人客客气气的,满脸带笑。

  我惊喜地喊道:“妙计小和尚,普心大师。”

  我未曾想,我这声惊喜的大喊,却是打扰到正在做法的那个法师,他猛的停下脚步,然后不悦地看我,郑龙的父亲怒视着郑龙,“小龙,这就是你叫来的那个朋友?”

  听着他这么说,我心里很是不高兴,什么是叫?应该是请才对。

  小和尚也很是高兴,“黄山施主,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看来咱俩是真有缘分哟。”

  普心老和尚也对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黄山小施主。”

  郑龙,还有他的爸爸妈妈脸色都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我会和妙计小和尚还有普心老和尚师徒俩个认识,那个法师脸上余怒未消,但也有些惊讶,问道:“臭和尚,你认识这个毛躁的小子?”

  普心老和尚也不以为恼,说道:“臭法师,黄山小施主可是你们教派的人。”

  法师更为讶异,突然单手做出个奇怪的手势,这是我们梅山教同道中人打暗号交流的手势,我在《梅山秘传法本》里都曾学过,当即回个手势,他的怒气才消散不少,但还是说:“小子,你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

  我说:“抱歉,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法师先是愣住,随即直接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我看了眼郑龙的爸爸妈妈,他们的脸色有些难看,我这样的行为,显然是不礼貌的,不过,我也不在乎他们什么想法,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求着他们,他们看我不爽,我看他们未必就有多舒服。

  我随即也走到门口,那法师正等着我。

  我走到他身边,贴着他耳朵说道:“前辈,看你的法坛,你是要收服那女鬼?”

  他诧异地看我,“你小子懂不少嘛,那为什么知道我在施法还故意打断我?”

  我说:“前辈,你有所不知,那女鬼和我也有段渊源。”

  “哼!”

  说到李玲莎,法师就不禁冷哼,“这女鬼桀骜不顺,我与她好说歹说,她都不离开,我也只有收了她了,免得她继续做害,她可是连续害死几个人的,这样的女鬼,就该让她魂飞魄散。”

  他说的杀气凛然,我心里颤颤,“前辈,能否……”

  我没说完,法师就笑,“给你面子啊?嘿嘿,不行,除非……你能够降伏这个女鬼,要么,你就让臭和尚叫我声干爹,我就给这个面子给你,放过这女鬼。”

  我听得是目瞪口呆,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感情这法师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但我还是点头说道:“我想试试。”

  那法师也点头,然后,跟着我又走回到客厅里,我径直走到法坛前面,然后对小和尚和老和尚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两片柚子叶,开始念咒开天眼。

  ◇。看正版r章r:节上0l酷{匠/A网

  那法师突然说:“小子,你连天眼都没开,也敢对付这女鬼?”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对他笑笑,说:“前辈,我想自己来结束这段因果。”

  其实,这李玲莎化成怨鬼害人按道理说倒是不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想了断与她之间的情根而已。

  开通天眼,屋内的情况顿时大变。

  仿佛阴风呼啸,原本雪白的墙壁,现在上面都是血迹,还在流动,就连那中间挂着的奢华吊灯上,也都是血水,“滴答,滴答”,都落在郑龙他父亲端着的那个茶杯里,这些血水缓缓地流淌着,但自始至终,都是个“恨”字。

  屋里都门都无风自动,来来回回的摇晃,还发出“咯吱,咯吱”的诡异声响。

  我先是念金光咒、护身咒,然后勃然开始念出召鬼咒,这召鬼咒是个大类,其中著名的五鬼搬运术便属于此类当中,我这次念的,功效只是召唤近处的鬼魂而已。

  鬼魂就像是动物,在正常情况下,都有自己的领地。

  李玲莎怨气冲天,连害数人,在鬼里面,那也算是相当厉害的,她的地盘,想必别的鬼不敢盘踞。

  咒完。

  突然,有凄厉地尖叫声响起,李玲莎的身影从卧室内直飞到我面前。

  她恶狠狠地盯着我,眼里的血色深不见底,根本就看不见瞳孔,身上也满是血水,我看着她,强压住心中的害怕,有些凄然,不禁叹息,说:“李玲莎,你还认识我么?”

  李玲莎偏偏脑袋,像是记忆不全,好半响,才说:“我为什么感觉自己见过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杀气也是陡然大震,屋内哐当作响,那些血水眼看也都朝我汹涌过来,我没想到,李玲莎的厉鬼怨气竟然如此深重,凡是见过的人都想伤害。

  “大胆!”

  我爆喝,脚踏罡步,开始掐诀,就要指向李玲莎。

  其实,在我看来,这“大胆”一词,现在其实是法师们壮胆的普遍用词而已。

  没想到,李玲莎却是真的顿住,神情再度露出迷茫的模样,忽地,她的血红色眼睛开始忽白忽红的闪烁,带着哭腔说道:“黄山……你是黄山……你是来……找我的么?”

  她的眼神里,竟然流露出满是期盼的神色。

  我不答她,只是说:“李玲莎,收手吧,杀人太多,你迟早得魂飞魄散。”

  李玲莎惨白的脸上,突然露出温柔的笑容来,“你是在关心我么?”

  我默然不语。

  李玲莎又说:“黄山,我知道你恨我,觉得我不自爱,你知道么?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我之前是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遇见你之后,我是真的想和你好的,哪怕是真的只能做个小三,默默地陪在你的身边,得不到你太多的呵护,我也愿意,但是,我爸、我妈、我弟弟,你知道他们每个月要多少钱吗?你是学生,我也是学生,哪怕是我俩的钱加起来,也远远不够,可恨,可恨的是,那个人居然明知道自己有性病,还要和我发生关系,哈哈,我杀了他,我还杀了他的老婆和孩子,我要把每个和我发生过关系的男人的杀掉,只有你,黄山,我很遗憾,我最爱的是你,但唯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