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去,拿过手机,已经打开到相册页面,我翻看着,脸色愈来愈难看,心里也愈来愈难受,有几张相片上都有李玲莎,她和不同的男人搂肩,甚至,还有两张是和男人的床照,只是,从她的表情上看,她好似并不知情。

  我看着几个最好的兄弟,说:“你们怎么得来的相片?”

  郑龙说:“你离开的这个大半个月,李玲莎就开始在外面找人包养,而且个个都是上层社会的人,这些人,都是我认识的,这些相片是我们跟踪拍的,床照是他们自己发给我的,你也知道,我这个圈子里,经常会互相发这样的相片。”

  我把手机砸向他,猛地喝道:“那你给我解释解释,最后这张是什么意思?”

  最后那张相片上,是对着镜子照的,李玲莎像条狗,趴在雪白的床单上,葱指紧紧地抓在床单,浑身光溜溜的,黑丝散乱,只穿着黑色丝袜,很是性感,而在她的上面,却是郑龙,他脸色潮红,似乎正在使力。

  郑龙说:“没什么,只是互相交换下炮友而已,我有给她钱,两千块,还行。”

  我脸色阴沉至极,“郑龙,你还有把我当兄弟吗?”

  郑龙直视着我,“这样的女人,你难道还要珍惜她吗?”

  我默然,转身,“郑龙,我们两个不再是兄弟。”

  其余几个兄弟只是叹气,有的起身离开,有的坐在原处。

  我感觉自己特别的傻,居然会相信李玲莎这样的美女会真的喜欢上自己这个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男生,她,终究只是想从我手里骗钱而已。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房子里,恍惚间,仿佛看透许多东西。

  这个社会,是现实的,利益为先,黄山,你要看清楚你身边的人,更要看清楚自己。

  打开门,我发现茶几上小铃的手机已经不见,我敲她的门,门却是没有关,里面,空空的,除去我的东西之外,小铃什么都没有给我留下,这房间里,所有和她有联系的东西都已经消失不见,除开我。

  我瞬间疯了,跑到床边,凑到地上,但是,连小铃的头发丝都没有发现。

  她是知道我的本事的,把头发丝都清理干净,就是不想让我找到她吧!我正想着,这时候敲门声却是突然响了起来,我走到门口开门,来的人竟然是李玲莎,她眼圈红红的,对我说:“黄山,对不起,我去跟她解释。”

  我看到她,怒从心来,猛地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贱货!”

  “啪!”

  李玲莎怔怔地看着我,似乎有些疑惑。

  我冷笑,“李玲莎,你还想要瞒我吗?你骗我的钱还不够?还想要害得我怎么样?”

  李玲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流出眼泪,“你……都知道了?”

  我现在看着她的样子就觉得恶心,说道:“你滚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我猛地把门关上。

  自己,跌坐在门后,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流,门外,李玲莎敲门许久,最后,她说:“黄山,我是真正的喜欢你……”

  门底下,塞进来几沓薄薄的钱,然后,是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渐行渐远。

  这晚,我坐在门后,彻夜未眠,一夜间成长许多,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

  白天,我在房间里找了一整天,却仍是没有找到小铃的任何东西,我打电话给戴严八,他怒声臭骂我,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禽兽,从此之后,他们不会再和我们家有任何的往来,爸爸妈妈也是打电话骂我,骂得很凶,就差没有断绝关系。

  一夜之间,我众叛亲离。

  最b新;章节上P《酷{匠#网~

  人没死,生活就得继续,我开始边上学,边寻找小铃,只是,始终没有任何的消息,我也不敢回家,只能动用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人脉去寻找。

  上课,免不得就要碰到李玲莎,我没有再理她。

  她愧疚地看我,给我写纸条,发信息,甚至来找我,我都置之不理。

  如此,持续大半个月,李玲莎似乎不肯放弃,直到这天,她的踪影消失不见,班里闹得沸沸扬扬的,连整个学校都在传播,校花李玲莎在自己的宿舍上吊身亡,就挂在宿舍的电风扇上,她死后,电风扇和尸体还在诡异地无风转动。

  她的死,来得如此突然,我发现,我竟然还是难免心痛。

  我可以不理她,可以恨她,但还是做不到对她的生死都无动于衷,爱情就是这么没有理性。

  李玲莎的后事如何,我不知道,我心痛,但不代表我就会原谅她,我就像是个游魂,在这个城市里独来独往,好似自生自灭,与世无争。

  我只知道,李玲莎死后,有两个身形枯槁的老人,还有个脸色麻木的小孩,在老师的面前哭得死去活来,甚至几度晕厥,李玲莎这个女人,我不想多做评论,但她的孝顺,我自认为不如,可惜,她走错了路。

  时间,又过去两个多月。

  郑龙突然来找我,求我救他,我莫名其妙,但也并不想管他,他干出那样的事情,就不配再和我做兄弟,我不管李玲莎是什么样的女人,郑龙既然曾经是我兄弟,那就应该估计我的感受,不应该和李玲莎发生那样的关系。

  李玲莎可以说是为钱,为父母,那么他呢?他为了什么?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已!

  见我不肯,郑龙先是重金利诱,我不动于衷,直到他竟然是跪在我的面前,一个大汉子,哭得泪流满面,求着我救救他,救救他的家人,我的恻隐之心经不住开始活泛起来,无论如何,我和他没有兄弟之谊,也算是同学,他这样求我,我真做不到视而不见,或许,这就是我黄山最大的缺点,心太软。

  我问他说:“是怎么回事,你说说吧!”

  郑龙说:“李玲莎来找我了,在我的家里闹腾,鸡犬不宁,我原来那些和她发生过关系的朋友,现在也是大多都被她弄死,死得诡异,有自然而然撞到车上面去的,还有跳楼的,甚至,还有在自家的厨房里吃瓷碗硬生生吃死的。”

  我冷笑,“这样的事情,我帮不上你。”

  郑龙带着哭腔说道:“黄山,求求你,现在能帮得上我的也就你了,李玲莎生前只真心喜欢你,她之所以自杀,是因为被我朋友染上性病啊,现在,她的亡魂是来找我们报仇来了,求求你,你去劝劝她好不好?只有你才能劝通她的。”

  我盯着他,“你知道么?人死后化为厉鬼,会经过阴风洗涤,怨气会把她其余的情感都压制住,她只会干能够消除她怨气的事情,也就是杀死你们,我现在去给李玲莎说,根本就没用,甚至,她还认不认识我都说不定。”

  郑龙的脸色倏地惨白。

  原本,我以为郑龙会就这样作罢。

  没想到,当天他回去后,深夜又找到我,说让我无论如何都得试试。

  据我猜想,他应该是不久前又被李玲莎找上了,厉鬼害人,其实终究是害人害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在电话里对郑龙说:“那就试试吧,不过,你之前说的条件必须要履行,而且,我不包这件事情绝对能够成功。”

  郑龙直接说:“好,我马上过来接你。”

  只是十来分钟后,郑龙就开着宝马到我的楼下,我上车,他直接给我个大信封,我拆开,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五万块钱,这是他给我的报酬,既然不是兄弟,那就必须得明码标价,虽然郑龙并不知道我是法师,但是,我还是得按法师的价钱来收钱。

  郑龙发动车,说:“李玲莎刚刚又出现在我们家了。”

  我点点头,说:“你详细说说,什么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