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凝重地点头,有些紧张。

  然后,我喝了口白酒,纯为壮胆,长这么大,我虽然修炼法术日久,但还从未下过阴,不知道阴间是个什么情况,自然害怕,其次,则是暖身,阴物上身的时候,人的体温会急剧下降的,容易留下病根。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问米婆、经常过阴之人的身体都不太好的原因。

  眼瞧着那些孤魂野鬼在墙角里满怀期盼地看着我,我再度对爸爸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念咒,这咒是通阴之用,念完咒,我开始集中精神,大概是过去几分钟的样子,陡然,我觉得浑身发冷,我没敢睁开眼睛,看眼前还是有灰蒙蒙的景色出现。

  在这灰蒙蒙的雾气中,似乎隐隐有许多人存在。

  然后,我便人事不知,醒来时,冷得簌簌发抖,猛的,胸口发胀,“噗”的喷出口鲜血来,爸爸赶紧过来拍我的背,“山伢子,你冒事吧?”

  自从爷爷那次显灵之后,爸爸对我的态度也是大变。

  我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天眼的效果还并没有散去,我看到浑身有黑气冒出的爷爷就站在我的前面,一如往常那样的叹气,我笑道:“嗲嗲,你上来的?帮我把这几个孤魂野鬼带到阴间去吧,我答应他们的事。”

  爷爷是鬼差,那几个孤魂野鬼见到,现在已经是跪倒在地,连连哀声请求。

  “唉……”

  爷爷叹气,“山伢子,你太鲁莽了,我是鬼差,能量强大,你请我上身,对你自己有极大的伤害的。”

  这个倒是我不知道的,我这才恍然,难怪刚才我会吐血,而且胸口现在还隐隐发闷,精力不振,这就像是被鬼强行上身过后的模样,爷爷是鬼差,即便是我,也抵挡不住他身上阴气的侵袭。

  我笑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爷爷说:“也罢,也罢,你画符害你们对面的那个老板,也是当有此报应,你身为巫师,干这样的事情,那就等同于知法犯法,得这样的报应,倒也算不得太重,好了,我带他们回阴间,以后,你有什么事情,直接用通灵咒找我就是的,不要请我上身。”

  “好!”

  我点点头。

  然后,我便看到爷爷挥挥手,一股黑风弥漫,那些孤魂野鬼随着爷爷消失不见。

  我站起身,身体还有些虚,不禁有些摇晃,爸爸扶着我,问我:“山伢子,刚刚真的是你嗲嗲?”

  我讲:“是的啊,你冒跟他讲话?”

  爸爸讪讪笑,“讲了,你嗲嗲把我臭骂了一顿,要我以后对你跟你娘好些。”

  我心里直乐,我这爸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爷爷几句话。

  这事了结之后,小舅他们集体给我发放五千块钱的慰劳金,我没有客气,直接收下,然后带着最近几天有些沉闷的小铃回到学校,是小舅亲自开车送的。

  到学校的当晚,李玲莎就发信息给我,“能出来吗?我想你了。”

  我大半个月没见着李玲莎,也颇为想念这个绝美的女孩,于是直接回去过去说“可以”,然后才对在屋里看电视的小铃说:“小铃,郑龙他们找我,我出去趟啊,很快就回来。”

  小铃答应得很干脆,“恩,早些回来,注意安全啊!”

  到外面,我自然又免不得给郑龙报个信,免得他那边露出什么破绽,他有些犹犹豫豫的,被我骂几句后,这才答应,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这小子向来是个爽快人,不知道这次怎么变得这么的婆婆妈妈。

  最后,我才打电话给李玲莎,她接通电话就笑着问我说:“想我没有?”

  我实话实话,“还好!”

  “嘻嘻!”

  李玲莎甜甜地笑,“我在步步高,你快些过来吧!”

  我打的直接到步步高,在楼下肯德基处,再度看到李玲莎,她还是那么的漂亮,看到我,嘴角顿时荡漾起甜甜的笑容,我走过去,她猛地抱住我,我彷佛间可以听到自己,还有旁边经过的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李玲莎若在古代,那绝对是妲己式的人物。

  我从口袋里掏出个黑袋子,整整齐齐的,像块薄砖,我说:“李玲莎,这是一万五千块钱,你拿去给你爸妈治病吧!”

  李玲莎满是惊讶,“你哪来这么多钱?”

  我笑着说:“你别管,拿着就是。”

  她甜甜地笑,接过钱,凑过头来,就准备亲我的脸颊,然而,她却是猛的愣住。

  我感觉到她的模样有些古怪,转头看去,顿时心沉到谷底,小铃就在我身后大概五米远处看着我们,大眼睛里面已经噙满泪水。

  见我看她,小铃猛地转头,然后就朝着马路上跑去。

  “小铃!”

  更9新)最#,快上0@酷;S匠`G网u9

  我大喊,顾不得李玲莎,拔腿就朝着小铃追去。

  我们的动静,引得周围不少人开始朝着我指指点点,我却是满脑子空白,只剩下洒泪奔跑的小铃,再也容不下其他,连李玲莎,也被我暂时地忘却,在我的心里,李玲莎虽然是我爱的人,但她的分量,仍是比不过小铃的。

  小铃跑到马路旁边,直接拦辆的士,离开,只留下尾烟。

  “黄山!”李玲莎也追上来,喊我。

  我转头看她,然后也拦辆的士,头也不回地离开,让师傅跟着前面小铃坐着的那辆的士。

  还好,小铃并不像我所想的那么决绝,她打的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然后下车上楼,我也赶紧跟上去,开门,却是打不开,小铃就靠在门上,我喊她,她也不回应,只有隐隐的哭泣声从门缝里传出来。

  我猛的使劲,冲进去。

  小铃想跑,我直接抓住她的手,急切地说:“小铃,听我解释。”

  小铃猛的转头看我,很倔强,“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她都要亲你了,黄山,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你喜欢李玲莎,就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这么久?”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放开小铃的手。

  小铃挣扎不掉,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慌乱地摁着,眼泪“滴答”落在手机屏幕上。

  猛地,她把手机摔给我,我慌忙接住,在屏幕上,是我和李玲莎,不是她吻我,而是我和她牵手走在潇湘电影城里,很是甜蜜,原来,小铃从那时起便发现了我和李玲莎之间的事情了吗?

  我有些不知所措,小铃猛的挣开我的手,跑回到房间里。

  “砰!”

  房门被用力地砸上,留下我,木木地站在外面。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或许,这就是我应该为我花心而承受的苦果。

  我愣愣地坐到沙发上,看着小铃的手机发愣,突然,我发现,这张相片竟然是别人发的彩信,那个号码,是个陌生号码,没有署名,究竟是谁?在背后这么害我。

  我拨过去,是“嘟、嘟、嘟,你拨打的电话……”的声音。

  这让我更加肯定,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故意在害我,把我和李玲莎的相片发给小铃。

  大约十多分钟过去后,小铃仍未出来。

  李玲莎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样,我只是说没事,其后,郑龙又忽然打电话来,说有急事找我,我说我现在没空,他却是说叫我必须去,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和李玲莎有关。

  我走到小铃房间门口,敲门,许久,小铃也不开门。

  我叹气,把小铃的手机放到茶几上,然后默然转身出门,郑龙他们在茶楼等我,我到那里时,我的大学几个最要好的朋友都在,个个面色凝重。

  高飞、黄维昊、卢林勇、李承奥、范天文、郑龙。

  我问郑龙说:“找我什么事情?”

  郑龙把他的手机摆在桌子上,脸色难看,对我说:“你自己看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