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抓人

  那些孤魂野鬼停下身子,指着堆砌的高高的茅草,“仙师,那汽车就在里面。”

  我点点头,然后对小舅他们说:“车就在这草里。”

  说着,我们忙不迭地把这些茅草拨开,果然,里面露出黑色的别克汽车来,爸爸妈妈还有小舅都很是高兴,小舅说:“山伢子,你还真是神了。”

  我只是笑笑,神的不是我,只是这些亡魂野鬼而已。

  可以这么说,在这片小县城里,还真是少有这些孤魂野鬼调查不出来的事情。

  我们让拖车来把别克汽车运回修理厂,然后自己也赶回去,那些孤魂野鬼都亦步亦趋地跟在旁边,脸色很是期盼,但又隐隐有些害怕,我知道他们的想法,笑道:“放心,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定然会做到,不然我也会欠下你们的因果,有损功德。”

  “多谢仙师!”

  他们千谢万谢,扣头膜拜。

  小舅他们忙着联系那个车主,我则是对白发老头说道:“有没有看到是哪个人偷的车?”

  白发老头很是不好意思地说:“仙师,我们终日流连在外,见过的东西实在太多,也……也就没怎么注意,记不住他的样子……”

  我摆摆手,说:“也罢,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是……”

  众亡魂野鬼作揖,然后乖乖地漂浮在这里,也不离开。

  我走到那辆找回来的别克车旁边,左瞧右瞧,然后拉开驾驶位的车门,在里面仔仔细细地寻找着,小铃见我这怪模怪样的,在我身边问我道:“山哥哥,你在找什么啊?”

  我说:“找看看那偷车贼有没有留下头发什么的。”

  头发也是人身体的构造组成部分,在我们巫家的说法里,每个人的头发都有其独特的味道,正是依靠这点,我们有法术可以用头发追踪到那头发的主人,甚至,拿那人常穿的衣服都可以,只是,那偷车贼肯定不会把衣服留在车里的。

  小铃听我这么说,也没多问,只是趴在副驾驶位置上帮我找到。

  要么怎么说女人的眼睛都比男人的尖呢,小铃没两分钟就捏着跟头发给我,说:“山哥哥,你看看这是不是?”

  我接过她手里那根短短的头发,不过半指长,心里有些高兴。

  我小舅是球头,就有点头发茬子,没这么长的头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头发应该就是那个偷车贼的,我立马拿着这根头发跑进里屋,然后从我的包里(爷爷传下来的那个黑色绣八卦的)掏出张符纸,还有朱砂、毛笔。

  画符是个技术活,首先得基于“诚”、“信”,诚则灵,信则明,其次,还得练心、练静,心静则杂念尽除,邪念无以生,恶意无从起,再就是练感应,说拜谢就是冥想,也可以称之为假想,就是感觉神佛就在四周,或者与自己融为一体,咱们画符就是奉神明的命令,是替天行道。

  主要操作时,又讲究和一气呵成,一口气含而不吐。

  我此次画的是追魂符,也就是追寻别人气机,达到寻人目的的符,这符虽然不难,但用途极大,所以各家都是当作宝法来对待,很少外传,知道的人不多,恰巧,我《梅山秘传法本》的符篆录里就有此符,而且有详细用法及介绍。

  这追魂符,需要连续制符,在土地庙连烧七日才行,因为土地就是这方圆世界的最小的,也是与我们最贴近的神,相当于村长,而我们这些会法术的人,就相当于村民,村民有事,大多都是直接找村长,而不会去找县长什么的。

  那些孤魂野鬼仍然站在那里,见我画符篆,大骇,纷纷躲开。

  我挥挥手,说:“没事,只是追魂符而已,不会对你们有什么伤害。”

  他们这才稍稍放心,害怕而又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画符,我也不管他们,只是宁心静气开始画符,许久之后,才制成七张追魂符,我问那白发老头说:“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土地庙吗?”

  白发老头说:“在城郊乡的有座山上有。”

  我点点头,然后揣着刚画好的追魂符,走出屋去,给小舅一说,让他开车带着我到个黑白喜事用品店买过钱纸香烛,之后便让那些孤魂野鬼领我前去那个土地庙,土地虽然是地神,神位低微,但毕竟是神,我们还是学要恭敬些的。

  再者这有钱能使鬼推磨,请别人办事还不给好处,要是土地不理我,我怎么办?

  到土地庙之后,我虔诚拜过,敬过香烛纸钱,然后才开始焚烧我画的追魂符,烧之前,我已经把它折为千纸鹤的样子,据《梅山秘传法本》里说,七天焚烧完毕后,这些符纸的灰便会化为鹤的模样前去追寻那气息的女人,折鹤为鹤,折鸟为鸟,折只老鼠满地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暂时也就会折千纸鹤。

  酷$匠)8网:正H版`首{发

  因这符要烧七天,所以我也回不得学校,于是只有让李玲莎帮我请假。

  她听我说要请七天假后,有些不高兴,说我是不是在故意躲她,这实在是让我哭笑不得,要躲我早就躲了,哪里会等到现在,而且,我现在也基本上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情,和李玲莎的感情越来越深,放不下小铃的同时,我又何尝放得下她呢?

  挂掉电话后,我和李玲莎的心里都难免有些不愉快。

  这导致之后的几天我们的联系都明显要比往常小,让我奇怪的是,小铃这最后的两天竟然也很少理我,这让我很是疑惑,同时心里也有些隐隐的担心,担心小铃是不是发现了我和李玲莎之间的关系,但是,这应该不太可能啊!

  终于,在第七日,我在土地庙前焚烧完第七张追魂符。

  在天眼的作用下,我看到最后这张追魂符燃烧完后,竟然是真的渐渐凝成个千纸鹤形的灵体,然后缓缓地朝着县里的方向飞去,我自己难得跋山涉水,赶紧让那几个这几天都随在我身边的孤魂野鬼都跟了上去。

  等到我回到县里,那些孤魂野鬼已经回来禀报,说已经找到那头发的主人。

  我赶紧把这事跟小舅他们说,然后让这些亡魂带路,带我们去找那头发的主人,很快,我们便在县里的步行街见到那个小偷,要么说贼眉鼠眼,这职业相还真是有的,当我看到那家伙的第一眼,就几乎确定他就是偷车的贼。

  首先,他长得贼眉鼠眼,其次,他的手插在别人的挎包里。

  我觉得有些好笑,这家伙倒也算是个偷行奇才,大到汽车,小到钱包,简直就是无所不偷嘛!

  我几步蹿过去,在他还没有从那被他盯上的女人的挎包里掏出东西时,猛地把他的手抓住,我是个练家子,这几下使出来是行云流水,根本俄就容不得他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惊骇莫名地看着我,那那个女人也反应过来。

  她看到这小偷的手还插在她的包里,尖叫道:“啊……小偷啊……”

  这女的倒也凶猛,惊讶完毕,开始大发雌威,劈头盖脸地怒骂这小偷不说,甚至还拳打脚踢的,当她想用自己的高跟鞋来踢这小偷的命根子时,我实在是看不过去,挡住,说道:“美女,发泄完脾气就算了吧,我是警察,还要带他回局子里去。”

  小偷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那女的也不再大骂,哼哼两声就扭屁股离去。

  我拽着这小偷,他哭嚎:“大哥,我这是第一次啊,实在是逼得没有办法啦,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说着,他还偷偷地塞两百块钱到我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