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步步高的楼下,我见到李玲莎就站在肯德基的门前,是那么的惹眼,她好似是特意打扮过,化着淡妆,美艳到极致,顾盼间,让得周围经过的不少男人色授魂与,看到我初夏,她的脸上绽放出极为甜美的笑容。

  她迎上来,牵着我的手就说道:“你来啦?”

  之后,我和李玲莎去看电影,只是每人买了支原味甜筒,富人有富人的奢侈,穷人有穷人的浪漫。

  面对湛蓝大海,搂着恋人,乘着豪华游艇,是浪漫,拥卧绿色草坪,叼着草根,追着蝴蝶,也是种浪漫,浪漫的来源,大多不在于景色,而在于身边陪伴着你的人是谁。

  $X酷匠/网^:正G版首“发)y

  有小铃在身边,我感觉到的是温馨,陪着李玲莎,我感觉到的是浪漫。

  电影普普通通,我们始终手拉着手,觉得无比的有味道,到散场时,都还有些恋恋不舍,但是,我却不得不赶回家去,小铃还在家里等着我。

  徒步把李玲莎送到学校附近,在她不舍的眼神中,挥手再见。

  到家后,小铃并没有询问我,她是很相信我的,只是对我说:“山哥哥,刚刚伯母来电话了,说想让你抽时间回去趟。”

  她嘴里的伯母,自然就是我妈。

  现在我爸爸成功戒赌,全心全意地扑在修理厂,他们两个的感情再度恢复如初,也算是焕发第二春,听到小铃说她让我回去,我心里有些发紧,担心是她又和爸爸吵架,连忙问道:“她有说什么事情吗?”

  小铃瘪着嘴说:“伯母说修理厂丢了辆别克车,她们报警后警察都找不到,现在那个车主在找麻烦,你不是继承了黄爷爷的本事嘛,伯母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说:“不会是别的修理厂干的吧?”

  修理厂的行业在那个年头竞争已经开始激烈起来,城里人也大多不像咱们村子里的乡亲们那么实诚,耍些手段挤对手的生意那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我爸爸妈妈虽然都是本分人,但是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有些事情,说不准的。

  小铃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山哥哥,咱们回去吗?”

  我点点头,“恩,回去,明天就回去。”

  “好咧!”

  听到回家,小铃也很高兴,我们有许久没有回家了,小铃估计也是想戴严八和罗玉兰了。

  次日的清早,我和小铃就赶到汽车站,搭车回到宁县,我只是给李玲莎发了条短信,免得她不知道我的去向,发出去后,又连忙把记录删掉,虽然小铃从不翻看我的手机,但我觉得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要是小铃发现我和李玲莎之间的关系,后果不可预料。

  到宁县,小舅开车到汽车站接我们。

  修理厂的生意是不错的,我们又是宁县最先那批修理事故车的,赚钱不少,小舅买了车,我家里也还清了债,还付首付买了房,当时的房价还不像现在这么贵得吓人。

  在回修理厂的路上,我问小舅,“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舅说:“我们也不清楚,也是我们大意了,车子就停在外面,我们都没有去看,短短十几分钟就冒看见去了,现在找都找不到。”

  我问道:“没有摄像头?”

  小舅说:“路口子上倒是有几个,但是看不清楚偷车的人,现在警察都找不到。”

  我点点头,说:“那车往哪个方向去了?”

  小舅说:“不晓得,县里就几个路口有摄像头,我估计那车应该是出城的,他么的,也不晓得是哪个杂碎要整我们,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沸沸扬扬的,生意都差了不少。”

  说完,他又忙问我,“山伢子,你有没有办法?”

  我苦笑,“我们还是先回修理厂看看吧,我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

  小舅点点头,没再说话。

  我也沉默下来,握着小铃的手,在想着该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那辆被偷的别克车。

  既然连警察都还没有找到,就足以证明小偷是很有经验的,干这事情天衣无缝,要是用寻常的办法,我肯定也是抓瞎,我可不认为我的破案能力能够比警察还强,也就是说,我只有用特殊的手段才行。

  我黄山跟别人比起来,算是特殊的也就这身梅山法术了。

  回到修理厂,爸爸妈妈他们都围过来,显然现在是束手无策,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

  我说:“别着急,我先开天眼看看。”

  说着,我直接走到里间,也没让他们避开,从口袋里掏出两片柚子叶,念咒打开天眼,经历过袁梦杨的事情后,我几乎是时时都把这些吃饭的东西都在身上的。

  天眼开,世界顿时显得有些灰蒙蒙的,这是天眼里的世界。

  在街上,除去来来往往的车流和路人外,还有寥寥几个飘荡的孤魂野鬼,这些鬼,和袁梦杨还有我爸爸养的那只小鬼不同,他们只是徘徊在人间,并没有怨气的存在,也不会受到阳光的伤害,其实说起来他们倒是也挺可怜的,被鬼差遗忘,投胎往生的日子也不知道要延迟多久。

  我默念请亡魂咒,念力波及这小片区域,然后猛然喝道:“赦!”

  那些亡魂受到我的感应,朝我看来,然后漂浮过来,领头的是个白发老头,面容凄苦,问我说:“请问仙师召唤我们有什么事?”

  他们这些亡魂野鬼,对我们这种会法术的人还是很敬畏的。

  我说:“我问你们,可见到五日前有人曾在这里偷盗汽车,车牌号是湘AXXXXX。”

  爸爸妈妈还有舅舅他们都满是惊讶,不知道我在和谁说话,他们没有灵力,是看不到亡魂,也听不到亡魂说话的,只是这些亡魂法力浅薄,又没怨气,倒也不会冲撞他们,凡人也都有阳气护身的。

  白发老头说叽里呱啦地跟其他亡魂交流着。

  他们说的是鬼话,我也听不懂,就是“嗡嗡嗡”的声音,讨论好半响,那老头才说道:“仙师,有曾见过,您所说的那辆汽车是往西方去的。”

  我说:“好,你们替我前往西方,追寻那辆汽车。”

  他们有些犹豫,这些个孤魂野鬼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没点好处,想让他们干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又说道:“要是事成,事了之后,我请阴差带你们回地府轮回往生。”

  他们顿时就跪倒在地,“多谢仙师!”

  然后,便化为几道旋风,消失不见,我转头对爸爸他们说:“好了,我已经让这里的孤魂野鬼帮忙去寻找了,他们常年游离在这片地方,应该能找到的,我们在这里等消息就是。”

  世界上的孤魂野鬼何止千千万,他们几乎无处不在,是最强大的信息网。

  妈妈说道:“山伢子,那查得出来是哪个偷的不?”

  我笑,“呵呵,等这些鬼回来,问下他们就是的,应该查得出来。”

  这些亡魂的速度极快,交流也快,只是盏茶的时间,那些亡魂再度出现在我面前,白发老头说:“仙师,那汽车现在停在城外三十五里的荒山上。”

  我点头,说:“好,速速带我前去。”

  然后,我让小舅开车载着我们,那些亡魂在我们前面带路,我则是给小舅指引方向,看着漂浮在汽车前面的亡魂,这阵势,简直比警察开道还牛。

  一路出城,跟在这些孤魂野鬼的后面,向着他们所说的荒山驶去。

  转过几个山坳坳,几乎是穷山恶水,都见不到人影,只有寥寥几个红砖楼房,还好路比较宽,虽然不平整,但车也能开得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