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

  我点点头,心虚之下,也不再多说,只是说:“那快点上床睡觉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恩……”

  小铃点点头。

  我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小铃很快进来,穿着可爱的睡衣,躺在我的身边,伸手揽着我,问我说:“山哥哥,你真的不喜欢那个李玲莎么?”

  我默默她光洁的额头,说:“放心吧,睡觉哈!”

  “恩!”

  小铃乖乖点头,甜甜地露出个笑脸,闭上眼睛,睫毛眨啊眨的,惹人怜爱。

  我看着她的俏脸,虽然及不得李玲莎,但也绝对是个美女,心里真是万分鄙视自己,有这样的女朋友还不够,还去勾搭李玲莎,黄山,你真是禽兽不如,你这样,对得起小铃吗?还对得起你自己当初的誓言吗?

  这晚,我仍是失眠。

  每每想到小铃对我的好,想到我当初的誓言,我就不敢面对她,次日黑早就起床,做完修炼功课,趁着小铃还没有起床就跑到学校里,我怕她早上再问我关于李玲莎的事情,只有选择逃避。

  到教室,只有少数几个爱学习的同学在那里自习。

  大学课少,老师也很少管同学,学习主要还是靠自己勤奋,有的同学在大学里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而有的同学,却是只能学会玩电脑、泡妞。

  我看到李玲莎也在里面,她朝我笑笑,我点点头,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到近前,我看到桌子上放着早餐,一瓶牛奶,还有两个包子,我惊讶地看向李玲莎,她对我甜甜地笑,用口型说道:“吃吧……”

  我有些受宠若惊,脑子里却是想起小铃那无微不至地照顾,现在,李玲莎也这样,更让我在她们之间艰难地徘徊起来,我甚至在想,兴许,李玲莎说的,真是个好办法,只是,我黄山何德何能,敢妄想同时拥有这样两个极好的女孩。

  我吃着早餐,脑子里胡思乱想,满是胡乱的念头和苦恼。

  李玲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面前,柔声问我说:“味道怎么样?”

  更新!P最◇快o上酷vv匠网

  我愣愣地点头,“还行!”

  李玲莎笑,“只是还行吗?那我明天换个早餐店给你带,这早餐奶的味道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李玲莎,以后还是不要给我带早餐了吧!”

  李玲莎的笑容有些凝固,瘪着红唇,说道:“怕你女朋友知道吗?”

  我说:“也不全是,小铃每天都会给我做早餐的,你这样,浪费钱不是?”

  “哦……”

  李玲莎有些委屈地点头。

  可是,之后的日子里,李玲莎却还是天天给我带早餐,我说什么都没用。

  这实在是让我苦不堪言,小铃很会照顾人,每天早上都给我准备丰盛的早餐,我心虚,怕她发现异常,所以次次都是吃得精光,到学校,我不想再吃,但看着李玲莎那关怀的眼神,又不得不选择吃下去。

  每次,当李玲莎看到我吃完早餐,露出甜甜的笑脸时,我就是肚子发胀。

  这样,让得我的运动量剧增,不运动根本就不能消化,而李玲莎和我之间的异常,也开始被更多的同学注意到,在学校里,有不少关于我们两个的流言蜚语,这都是因为李玲莎是学校最为漂亮的女生,她引起的注意实在太多。

  小铃看我看得越来越近,甚至还私下让我的大学朋友们监视我。

  这些个家伙都和我贴心得很,直接把这事告诉我,还笑我,说我脚踏两只船,不过,我从他们的话语里,听出来更多的还是羡慕嫉妒恨,这些个家伙,自己没本事泡到李玲莎,看着我泡到,自然眼酸。

  当然,事实上,我并没有把我和李玲莎之间的关系告诉他们。

  首先,我同时和两个女人交往并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其次,李玲莎做小三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最后,我们这事还万万不能让小铃知道,所以,虽然李玲莎和我之间表现得格外亲密,但始终都没有承认过和对方是男女朋友关系。

  让我稍稍心安的是,我并没有和两个女孩发生关系,这样,起码没祸害她们。

  李玲莎信守她的话,并没有和小铃争宠的意思,只是偶尔也会和我抱怨,说我没有时间陪她,两个人说些情话、牵个小手都要躲着,和地下党似的,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说:“李玲莎,如果你觉得累的话,我们还是分开吧,这样对你公平些。”

  我这样说,她就瞪我,然后默然不语。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是包不住火的。

  爱情就像是花朵,没有激情和甜蜜的滋润,难免会枯萎,李玲莎的抱怨越来越多,这天,我在家,陪着小铃吃过晚饭,她腻在我的怀里看电视,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掏出来看,是条信息,李玲莎发的。

  还好,小铃看电视看得认真,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我说:“小铃,你先站起来,我去上个厕所。”

  “哦……”

  她应声,然后乖乖地离开我的怀里,坐到旁边的位置上。

  我拿着手机到厕所里,心中难免在想李玲莎为什么要发信息给我,往常的晚上,她绝对是不会给我发信息的,因为她知道我和小铃晚上是呆在一起。

  她发的是,“能够出来陪陪我吗?”

  我有些苦恼,回复到,“现在小铃在这里呢!”

  李玲莎回复,“就这一次,好吗?”

  看着“好吗”这两个字眼,我仿佛可以看到李玲莎那充满期盼,甚至是乞求的绝美面孔,我呆愣半响,最终还是回复道:“好吧!”

  从厕所里出来,我对小铃说:“小铃,郑龙他们找我有点事,我出去趟啊!”

  郑龙是我大学同班同学,关系很是亲近的几个之一,是个富二代,这些家伙没少来我家蹭饭,小铃也认识他们,虽然性生活放荡点,但也还算个有原则的人,所以小铃也放心我和他们交往。

  小铃看向我,点点头,说:“好,记得早些回来哦,路上小心。”

  我点点头,有些愧疚地走到外面,到楼下,拿出电话给郑龙拨过去,他接通,我说道:“郑龙,你在干嘛呢?”

  郑龙说:“没干嘛啊,开这车在外面瞎晃悠呢,怎么了?”

  这家伙家里有钱得过分,据说资产有几个亿,在他们县城里都是名列前茅的,他爸爸专门给他买了辆宝马代步,这家伙平时没事就开着车出去泡妞,换女伴就和换衣服似的,还连带着另外两个兄弟也被他给带坏,天天出去泡吧找妞。

  我说:“要是等下小铃打电话给你,你就说我和你们在一起啊!”

  郑龙笑,“怎么?和你的小莎莎约会去?”

  我没好气地笑,“滚蛋,我和她之间清白得很啊,你可别乱说,她找我有事而已。”

  “得了吧!”

  郑龙很是鄙夷地嗔我,“我玩过的女人比你吃过的猪肉还多,你和李玲莎之间的猫腻我还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跟我们借钱,不也都是给李玲莎嘛,要是没点猫腻,你会这么做?”

  这家伙口若悬河,说个没完没了。

  我赶紧打断他,“行了,啰嗦个屁啊,照我说的去办就是。”

  他嘟囔两声,说:“小铃是个好姑娘,你可别对不起她,黄山,李玲莎真的不适合你,听兄弟的劝,找个机会和她分开吧!”

  我没有说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郑龙他们没少劝我和李玲莎分开,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曾隐隐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没当我提及这件事情的时候,李玲莎就只是委屈地看我,也不说话,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当然,也很舍不得,这是我必须承认的事情。

  打的直接到湘潭市的潇湘电影城,李玲莎就在这里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