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还算是说得委婉,这下海做鸡,何止不是个好工作,绝对地会把李玲莎的人生都给毁掉,像她这样校花级的美女,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来这样的地方,哪怕是找个老板傍着,也绝对比这强。

  见她不说话,我又问道:“你是不是缺钱?”

  李玲莎看着我,犹豫过后,点点头,“恩……我爸爸生病,急需要钱。”

  我压根没有怀疑,直接把钱包掏出来,把里面的钱都拿给她,有两千多块,这都是小铃给我的,我对她讲:“别干这种工作,要是缺钱,你就跟我说,我想办法帮你。”

  “谢谢……”

  李玲莎接过钱,对我道谢。

  然后,我们没有再进去那个发廊,而是同行离开,我说送她回学校,她甜甜地笑,没有拒绝,兴许是我帮她的原因,她今天对我格外的热络些,没有以往那种忽远忽近的感觉,让我心里很是高兴,当然,也很苦恼。

  在回学校的路上,她给我说了她家里的情况。

  我听完,觉得她真是蛮苦命的,爸爸妈妈都有病,爸爸是尿毒症,妈妈更是乳腺癌,都是需要花大钱救治的病,更主要的是,她还有个弟弟,正在上初中,那是她家的命根子,但是却是个不知进取的顽劣少年,只知道攀比、打架、花钱,什么都不懂。

  李玲莎同时干着三份兼职,坚持读书,还要负担家里,收入根本就不够,她是没有办法才想到干这行的,说着说着,她竟然是嘤嘤哭泣起来,我看着她梨花带雨的,真的心痛得很,犹豫过后,还是把她搂在怀里,我骗自己说,“这只是同情她,不是背叛小铃……”

  李玲莎没有挣扎,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哭得哗啦啦的。

  回到我和小铃租的房子里之后,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小铃,我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告诉她的好,是女人都有嫉妒心,我怕这种事情越说越说不清楚,而且,我自己心里也确实有些做贼心虚,更不敢告诉她。

  之后,我又连续给过李玲莎三千多块,都是小铃给我,我省吃俭用下来的。

  她和我之间越来越热络,不少同学看着眼红,这人多嘴杂,我在学校里那几个死党又都是嘴上不把门,喜欢开玩笑的货色,去我家里蹭饭的时候,经常拿我和李玲莎开玩笑,小铃开始不信,后来听得多,也开始有些怀疑。

  这女人要调查男人出轨,智商瞬间堪比爱恩斯坦。

  小铃从经济上调查出端倪来,开始对我进行审问,我没有办法,只得把事情如实告诉她。

  当时,小铃是这样问我的,“山哥哥,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李玲莎?”

  我看着小铃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心中充满愧疚,说道:“小铃,你别听他们瞎说,那都是他们逗你的,我和李玲莎之间没什么的。”

  “那你把钱给她是怎么回事?”小铃是个认死理的人,紧接着问道。

  我叹气,说:“那天晚上我在外面跑步,看到李玲莎进去那种地方找工作,我就跟过去喊她,她是我同学,不总不能看着她入歧途,是吧?她把她家里的情况告诉我,她爸爸是尿毒症,妈妈乳腺癌,还有个弟弟在读初中,也是个不成器的家伙,我觉得她作孽,就把身上的钱给她了,后来找你拿钱,也都给她了,我就是怕你误会,才冒跟你讲。”

  小铃的脸色这才好看些,但仍是不放心,问我道:“山哥哥,你真的不喜欢她?”

  我点点头,“恩,放心咯,好咯,看电视吧!”

  小铃乖乖地坐在我旁边看电视,脸上又有笑容洋溢出来,而我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要说我不喜欢李玲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能骗过小铃,但是骗不过自己,李玲莎是我头个爱上的女孩。

  过去好久,小铃突然对我讲:“山哥哥,她真的好可怜的,我卡里还有八千块钱,明天去取五千块钱给她好不?我还可以问我爸爸妈妈借点,咱们帮人就帮到底,是吧?”

  我心中感动至极,小铃就是这么个善良到极致的女孩。

  我突然有些不敢直视她的脸,只是点头说:“恩,小铃,你真好。”

  临近十二点,小铃已经睡着,我坐在床上打坐,看着小铃玲珑有致的娇躯,天知道我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不过红尘练心,这样,反倒是让我的念力修为进展反而快上不少,连带着灵力都是大涨。

  陡然,那王八精又开始冲击封印,这些年,愈发的厉害。

  我脸色顿时惨白,额头开始有虚汗冒出来,我痛得想打滚,但是怕吵醒小铃,只能忍着,牙齿咬得紧紧的,身上的青筋根根爆裂出来,我还是忍不住,开始发出痛哼声。

  小铃的睡眠浅,也知道我每天晚上差不多这个时候就会发病。

  她睁开眼睛,连忙穿着拖鞋去给我泡茶,然后还抱住我,像是带小孩子似的,把我搂在怀里,说:“山哥哥,一下子就不痛的,你再忍忍。”

  我想,要不是小铃每晚都这么陪着我,只怕我已经忍不住这痛苦而自杀。

  看着她那满脸紧张、心疼的样子,我更是觉得愧对她,心中想着明天把钱交给李玲莎,日后就跟她划清界限,只做普通的朋友,绝对不能有更进步的发展,我黄山这辈子,就要娶小铃为妻。

  次日,小铃真的去取了那五千块钱,还让她爸爸戴严八打了五千块钱到卡上,足足一万块,把我叫到校门口,把钱递给我,说:“山哥哥,你拿去给李玲莎吧,要是有空,就请她回家来吃饭,也可以给她省点饭钱。”

  在这刻,我心中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辜负小铃。

  我想,像是小铃这样的女孩,是没有哪个人去忍心伤害她的,我黄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小铃接着去上班,我转身走回到教室里,直接走到李玲莎的面前,把那一万块钱递给她,之前,我都是偷偷给她钱的,现在我不想那么做,我想用行动来告诉别人和自己,我黄山是光明正大地帮助李玲莎,而不是对她有什么龌龊念头。

  李玲莎接过钱,很是惊讶,“黄山,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X最WY新7章c节_%上《(酷u匠网^

  我说:“哦,这是我女朋友给我的,她说让我交给你,还让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我说出这番话,真是下了莫大的勇气,因为这番话说出口,就代表着,我和李玲莎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可能,我觉得心脏在抽搐,我是真爱李玲莎的,但是,要我在她和小铃直接选,我却只能选择小铃,我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不能对不起小铃。

  李玲莎樱桃小嘴微张,半响都没有说出话来。

  许久后,她把握在手里的钱递给我,说:“这钱我不能要。”

  我问道:“为什么?”

  她只是直视着我,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现,说:“我就是不要。”

  看着她这倔强的言语,我瞬间懂得她的心思,心中顿时苦恼纠结得很,周围的同学看我们的眼神也很是古怪起来,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收回钱,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这整天,我都是魂不守舍的。

  我是喜欢李玲莎的,原来觉得她对我没什么意思,也就勉强还放得下。

  但是,现在李玲莎的表现却是那么直白地告诉我,她对我也有意思,这让我心中再度燃起火焰,又放不下她来,理智上,我告诉自己要和李玲莎划清界限,一心一意对待小铃,但是情感上,那种和李玲莎好的冲动,怎么也压抑不住。

  下课后,回到房子里面,小铃下班回家,问我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女神的情节,是后面的大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