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猎法中的咒语还有符咒、手诀,我也是头次尝试,以前倒是看见过爷爷使用过几次,只是捞些黄鳝,倒也不用太大的派场,起坛、化身什么的都可以省去,只要集中念力念咒即可,爷爷屡试屡成,不晓得我的效果怎么样。

  “嘿,这里有条大的!”吴思位突然喊道,然后急匆匆地往前面走。

  我跟在他的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烂泥田里,看着他红光满面还带些得意地把黄鳝夹道桶子里,心里竟然是有些淡淡的满足感,法术,不论高深浅显,只要能够达成我心中所想,那就是好法术。

  其后,吴思位接连发现不少黄鳝,喜得笑容满面,小铃频繁地古怪看我。

  我知道她是瞧出端倪出来的,她本来就知道我爷爷有大本事,也晓得我是我爷爷徒弟的事情,这些黄鳝突然和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这样古怪,以小铃的机灵,不至于想不到是我,只是,她没有揭穿我的把戏而已。

  说实在的,看到这些黄鳝冒出来,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高兴不是因为捞到这么多黄鳝,可以饱尝顿“爆炒黄鳝”,而是因为我使用梅山猎法成功,我学习梅山法术这么久,连法术都很少用,这样的小成功也足以让我大喜,想当年,爷爷施法抓黄鳝的时候,连黄鳝隐藏在哪里都知道,基本上把手伸到泥土里面就能揪出条来,从不落空,百发百中,我虽然没到那境界,但能够让黄鳝出泥,也不算丢他的脸。

  大半个小时后,我提着小半桶黄鳝,开始和吴思位还有小铃打道回府。

  在路上,吴思位就吹嘘,“怎么样?我抓黄鳝还是有一手吧?哈哈,这下够你吃的。”

  我心里暖洋洋的,又觉得好笑,点点脑袋,“恩,厉害!”

  吴思位笑得开心,到他家里,我把桶子递给他,这黄鳝还需要用清水吐吐泥才行,他接过桶子,讲:“明天中午到我家里恰饭咯,搞黄鳝恰,这里够两三餐的,明天晚上我再去捉些回来,让你带到城里去恰。”

  我拍拍他的肩膀,“不用咧,就拿剩下的把我就可以的。”

  吴思位也没勉强,提着桶子朝屋里走,我外婆家离他家还有上百米远的距离,我牵着小铃也向外婆家里走去,夜里冷风凉飕飕的,这妮子和我越贴越紧,也不晓得她是真冷呢,还是故意的,不过,她这两年发育得当真不错。

  想当年,小荷才露尖尖角,看现在,已经发育成为小馒头。

  “啊,有蛇!”

  正在我美滋滋地享受着小铃胸前柔软的美妙触感的时候,小铃突然尖叫起来,然后几乎整个人都挂在我的身上,这情形,不像是碰到蛇,倒像是碰到鬼,这季节,还有蛇出来溜达,有些古怪。

  这是条竹叶青,在我们乡下,比较常见,但毒性很强。

  我双指成剑,直指向那条蛇,嘴里念出梅山蛇法里的趋蛇咒,这咒语比较简单,也不需要太强的灵力,我完全能够驾驭,那蛇灰溜溜地离开,许久后,我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招蛇的原因。

  小铃丫头从我身上下来,脸色有些红,羞答答地讲:“山哥哥你真厉害。”

  我摸摸脑袋,“还好,还好,学了点皮毛。”

  小铃又讲:“山哥哥,要是我以后遇到鬼,你可以保护我不?”

  看着她娇小可人的模样,我大男子气概勃然上升,挺起胸膛,“那必须的,要是有鬼物想伤害你,除非走我的尸体上飘过去还差不多。”

  ,=最zd新0J章…#节5上V酷sJ匠网4

  小铃甜甜地笑。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突然又阴风扫过,凉飕飕的。

  小铃不自禁地抱紧我,而我,则是紧紧盯着前面,感觉告诉我,有什么东西在接近我,这他么的,真是人走霉运,喝凉水都塞牙,刚刚说道鬼物,现在就真的有鬼物出现,难道,上天要真的让我刚刚的话应验?让鬼魂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我心里不禁嘀咕道:“老天爷啊,我就是开开玩笑,您老人家可别当真啊!”

  这时,那阴风突然凝聚,露出个人影来。

  我彻底地愣住,“嗲嗲……”

  爷爷笑着看我,浑身黑色的衣服,像是古装,但又不完全相同,衣袖宽大,无风飘荡,除去阴气之外,还显得有些飘逸,爷爷说:“山伢子,你这个畜生,回来也不去我的坟上祭拜祭拜?”

  我不禁摸摸脑袋,“呵呵,准备明天去看呢!”

  虽然明明知道爷爷已经死亡,但是他在我脑子里时而慈祥,时而严厉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爷爷可以说是我最亲近的人,是他带着我长大的,所以,我虽然在见到他的瞬间有些心悸,但很快又安稳下来,很高兴,我知道,爷爷即便是变成鬼,也是不会害我的。

  爷爷忽地飘到我面前。

  “唉哟……”

  随即,我便感觉到脑袋剧透,却又万分的温馨,故意委屈说道:“嗲嗲,你打我干么子?”

  爷爷嘴角的笑容一直存在,说道:“让你长个教训,记得以后常去老子的坟上祭拜老子,阴间的消费不低,你们不多烧点纸钱,我和你娭毑(奶奶)怎么过日子?”

  我无语,我敢发誓,我们家给爷爷和奶奶烧的纸钱绝对不比别家少。

  不过,我瞬间又反应过来,问道:“娭毑也在阴间?”

  “恩!”

  爷爷点点头,“你娭毑现在和我住在下面,还有两百多年的阴寿。”

  我听这话,总感觉怪怪的,阴间的灵魂有寿命这我是知道的,只是,爷爷这么说奶奶还有两百多年的阴寿,我总感觉好像是在等我们去阴间齐聚似的,我说道:“那你还有好久的寿命?对了,嗲嗲,鬼魂不是灵体不?你怎么可以打到我?”

  爷爷得意洋洋地说:“老子是阴差,当然不是普通的鬼魂可以比拟的。”

  “阴差?嗲嗲你怎么做阴差了?”我惊讶问道。

  至于小铃,她现在已经是被吓得窝在我的怀里,素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摆,爷爷好笑地看她,然后说:“孙媳妇,你见到我就是这样的表现啊?”

  小铃战战兢兢地从我怀里抬起头,瞥爷爷一眼,然后又赶紧躲在我怀里。

  她这副模样,让我和爷爷都不见有些啼笑皆非,这不就是把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么?

  扯过几句闲话,爷爷终于是给我说正事,“山伢子,近段时间注意下你屋里伢(爸爸)。”

  “恩?”

  我先是诧异,然后赌气说道:“为什么?我哪里还能管得住他?”

  爸爸最近嗜赌成性,全家人都劝不通,我这个不被他待见的儿子,更是连这话茬子都不能提,不然非得受他的冷眼,除此之外,我心里也隐隐对爸爸有些怨气,感觉他太过自私,不顾家人,这么大个人,连点自制力都没有,不想搭理他。

  爷爷一如往常般地叹息。

  他说:“你伢没见过么子世面,被周围的环境影响是很正常的,本来我在阳间也算做过些善事,一辈子本本分分,阎王念我仁厚,把我留在阴间做鬼差,也算能给你们积阴德,本来你们能抵消点恶果的,但是你里伢偷养小鬼,方法不当,实在是伤天害理,要是再这样下去,连老子都罩不住他,迟早是个鬼消人亡的下场,要么,就是被小鬼反噬。”

  我瞪着眼睛,“我里伢养小鬼?”

  爷爷说的话,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爸爸从没有跟爷爷学过梅山法,怎么会知道养小鬼的法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