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后的头个月假,我回到家,小铃亲自下厨,请我去她家吃饭。

  她的手艺是极好的,每次都能让我吃得极饱,然后在她家休息大半个小时才能回家,不然肚子撑着不舒服,每次,小铃都会笑我是饿死鬼投胎,我说是她菜做得好吃,她就甜甜地笑,说下次再做给我吃,她这么说,我心中就会生出想娶她的感觉。

  次日清早,戴严八依言送我和小铃回村子,罗玉兰则是看着小餐馆。

  吴思位家里已经装好固定电话,就挂在墙上,知道我们要回去的消息,很开心,徒步到村里唯一热闹些的街道上接我们,其实说是街道,还真不如县里最偏僻的角落,只是有不少寻常的小店铺而已。

  即便如此,村子也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发展挺快的。

  戴严八送我们到村子里后,就急着赶回宁县去照顾生意,他告诉我们,我们想回去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他到时候再来接我们,不得不说,他真是个细心到细腻程度的男人,难怪罗玉兰最终会选择跟着他这个长相很挫的单身汉。

  男人,最让女人迷恋的,还是内涵,绝不是外表。

  在乡下,我外公外婆还住在这里,我们也不愁没有地方住,我带着小铃去看他们,他们也不惊讶,完全把小铃当成外孙媳妇看待,在乡下,我现在这个年纪结婚虽然还有些早,但谈恋爱可不算早,这与城里截然不同。

  我也不去解释,乐得让他们如此,免得他们以后催促我去找女朋友。

  是夜,外公外婆才晚上七点就回到房间睡觉,乡下人都睡得早,七点多的时候外面就是乌漆麻黑的,亮着灯的人家不多,最多是闪着电视机的光,我习惯晚睡,想学习梅山秘传法本,又没带在身上,只能集中念力,修炼天眼。

  小铃赖在我的房间里看电视,见我练功,也不打扰我,但我感觉得到她时不时地在偷瞄我,这个小妮子,我真弄不懂,她到底是看上我哪点,我长相算不得帅,脾气也算不得好,家庭情况也不算好,真是自己都看不上自己。

  八点多,有人敲门。

  我睁开眼睛,小铃在看着我,我说:“别应声,等外面喊门。”

  乡里面古怪的事情多,鬼敲门的传说从不知道多少辈前起就开始流传在村子里,老人都说,晚上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或是陌生人喊门,都是不能够轻易应答,更不能随便去开门的,外面很有可能是鬼。

  “黄山伢子,开门噻!”吴思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听得真切,这才站起身,去给他开门,只瞧他手里提着个铁筒子,里面还有个竹子做的大概比半个手臂稍长些的钳子,前面有齿,这是用来夹鳝鱼的,一夹一个准,我小时候也玩过,不过现在季节不对,估计是抓不到多少。

  我把我的想法说给吴思位听,他不以为然,对自己的技艺有充分的信心。

  他从小就喜欢在田里打滚,山里来,水里去的,干这些事情我还真差他差得远,见他这么自信,而且又是番心意,抓鳝鱼给我吃,我没好意思再泼凉水,换上他特意给我准备的套鞋,就对小铃说:“铃妹子,我跟吴思位去田里捉黄鳝,晚些回来噢!”

  “我也要去!”小铃嘟着嘴唇对我说道,很是可爱。

  我讲:“田里泥巴邋遢的,你去搞么子(干什么)?”

  小铃突然有些委屈,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说:“可是,可是我害怕……”

  我是哭笑不得,拿她没有半点办法,这么妹子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平素我给她说鬼故事,她晚上都会吓得不敢关灯睡觉的,真把她留在房间里,估计会怕得不行。

  我只得又把套鞋脱下来给小铃,说:“穿上!”

  小铃看着我,“那你怎么搞?”

  我很不在乎地说:“打赤脚就是的,好大个事。”

  吴思位却是摆手,讲:“那不行咧,这晚上田里可能会有蛇呢!”

  小铃也没有去穿我脱下来的套鞋,我笑笑,说:“现在什么季节咯,有蛇也不得出来不,放心咯,冒事咧,小铃你快点穿好套鞋咯!”

  “哦!”

  小铃乖乖点头,开始穿套鞋。

  吴思位也没有再劝告我,这个季节,却是很少有蛇出现,当然,黄鳝也很少。

  其实,我之所以完全不担心被蛇咬,是有原因的,我们梅山教十二大法中,有蛇法,能制住蛇,让蛇不咬自己,练到高深处,操控蛇都不是问题,我现在虽然没有达到那个地步,但防蛇咬的本事还是有的。

  准备妥当,我们三个开始出门,这乡下的夜晚,清新,但也冷飕飕的。

  %看正nX版章/节上j酷KD匠网c3

  吴思位打着手电,拿着钳子,我则是提着桶子,走在田埂上,小铃紧紧地贴在我的身边,拉着我的衣摆子,俏脸上隐隐有些兴奋,更多的是害怕。

  我看她模样想笑,这妮子,胆子真的是小到极点。

  看到水多些的田,我们就下去,吴思位手电筒在田里照来照去,偶尔也能夹到黄鳝,挖黄鳝的洞也偶有收获,只是收获不多,远远及不得燥热的夏天,我记得小时候,有很多青蛙叫的闷热晚上,到田里面夹黄鳝,那就和捡差不多,到处都是,而且只要用手电照着,它们基本上就不会怎么动弹。

  在田野里转悠到晚上十一点多,收获甚少。

  吴思位向来自诩是这方面的高手,脸上有些挂不住,说:“他大爷的,这别天气,连黄鳝都懒得出来,搞这么半天,一餐都不够恰(吃)。”

  我看着好笑,他这明摆是在给自己台阶下。

  我和吴思位从小玩到大,我还是清楚他的性格的,比较要面子,他有心捞顿黄鳝给我吃,我也不好让他觉得丢脸,趁他和小铃不注意的时候,在自己手掌心上匆匆画符,心里默念三峒梅山咒,“奉请梅山大法主,梅山法主大将军,头戴五雷随心印,眼观雷火透天门,朝在阳间行正教,晚回坛内点神兵,点起阴兵千千万,又点阳兵万万千,阴阳两路相和合,活拿生捉显威灵,上洞梅山胡大王,手拿弩剑镇乾坤,中洞梅山李大王,游山步猎捉生虫,下洞梅山赵大王,手拿渔叉下长江,吾今念动梅山咒,三硐梅山亲降灵!”

  这咒,是属梅山十二法中,猎法之列的咒语。

  梅山翻坛祖师张五郎传说原身就是个猎户,狩猎本事极强,在古代,最初信奉梅山教的人大多都是猎户,后来才逐渐的发展壮大,成为民间大派,猎法的名气可能不如水法大,但是,绝对是梅山教最为擅长的法术,没有其余教派可比。

  本来这梅山猎法需要经过很多个步骤,知晓梅山猎法的猎人出门打猎之前就要在祖师面前叩请,询问翻坛祖师或是梅山的猖兵弟子、其余神圣,要去哪座山头,哪个湖泊,才能找到野物,出门的时候,首先要吹唤筒三声,以带猖兵和猎犬,然后要变神,又俗称化身,我没有试过,但从咒语上看,就是请神上身,化身为神,带来梅山猖兵,出门捕猎。

  打猎的过程里,又分为化猎犬、化铳、封山、和神、抹扦、山中收草禁、打倒畜牲不见寻血、分山、遇水搭桥、使人打鸟不死、打虎打豹大变神、围山、在山中过夜、收虎猖收花狐猖、枷锁邪神、打精治邪之法等等。

  这里,我不详细叙述出来,咒语也不公布,不常年供奉祖师的人使用也不会奏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