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就认为男子汉不应该哭,但是现在,我却是止不住的嚎啕大哭。

  之后,我找到袁梦杨的父母,把实情告诉他们,他们悲痛之余,也诧异我的本事,我给他们说,以后我会给他们养老,他们连连说不用,不停地道谢,眼里的悲苦,连我这个初中小孩都看得出来。

  我开始更加勤于修炼法术,主修水法,辅修铁法、罗汉法等。

  初中毕业,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叔叔找关系,爸妈花钱,把我送到县一中上学,为此,爸妈两个没少埋怨我,我不厌其烦,每次都直冲冲地问他们说,“我没要你们送我去一中,是你们自己非要我去的。”

  况且,在我看来,我成绩下降,绝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不和睦,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家庭不和睦,对家庭里的每个成员都是有影响的,他们日吵夜吵,就差没有让我疯掉,我哪里会有什么心思搞学习。

  争吵的源头,是因为爸爸嗜赌,愈发的严重。

  我也给他画过戒赌符,也给他施过断赌咒,但都没效,这个中原因,除去我道行浅薄之外,跟他泥足深陷,不愿意戒毒也有关系,他死不悔改,便是连神仙也没法子的。

  听说,给我买学校的钱是找叔叔家借的,我家之前的积蓄都已经被爸爸给输掉,就这样,在全家人都不开心的情况下,我进入宁县最好的高中上学,邹科技和吴鑫源则是在三中,普普通通的高中,都是寄宿制,我们联系得也就少了,只是放假时能够聚聚。

  零四年的寒假,我呆在家。

  寻常,除去必须的修炼功课之外,其余时间多是搞学习,偶尔和邹科技、吴鑫源,还有高中的朋友出去聚聚,爸爸嗜赌,家里的经济情况愈来愈差,我也没好意思往家里要钱,只是心里难免有些不满,屡次劝告爸爸,但他屡教不改,全家人给他上政治课,封锁他的经济都没有用。

  有天,我们的房间外面墙壁上被涂上许多颜料,都是“还钱!”。

  除此之外,还有恐吓我妈妈。

  爸爸是副厂长,这样对工厂的影响是极其恶劣的,老板亲自警告他,说爸爸再不戒赌,就不要怪他不念及同乡情分,炒爸爸的鱿鱼,其实,这都是我叔叔,还有妈妈私下给老板说的,只为给爸爸戒赌。

  本以为爸爸会有所改变,但没好上半个月,他再度变回原样。

  那些讨债的已经不仅仅只是在墙壁上乱写乱画,而是直接闯上门来,把爸爸痛揍,还把他摁在桌子上,说要砍掉他的手指,看着爸爸卑躬屈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地求饶,我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失望,还是痛恨?亦或,是无奈。

  他终究是我的亲生父亲,骨肉相连,我看不得他被人欺负。

  修习罗汉法和铁法长达四年的我,功夫对付这些地痞流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眼看着他们往我爸爸身上吐口水,还踹他,打他的耳光,妈妈在旁边无力的哭泣,去拉开他们,却被他们推倒在地上,还说些淫秽的话,我终是忍不住出手。

  其实,我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身上怀着这些本事的。

  我没有使用法术,只是用本身的功夫,就把来我家闹事的四个混混揍得屁滚尿流,边说着狠话,边狼狈地逃离我家门口,看着他们离开,我没有再去理惊魂未定的爸爸,直接躺到床上睡觉,那晚,他仍旧是和妈妈吵架。

  然后,闹离婚,又是全家惊动,亲戚们劝阻成功。

  他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些年,磕磕绊绊的,也算是走了过来,都离不开对方,这样的闹剧,已经发生过许多次,我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每次我都只是当个观众,也不发言,亲戚里有说我不懂事的,我也不反驳,他们到底还是不清楚我家里的事,也不了解我。

  更新3最快*上l酷AF匠J网s

  之后的半个月,爸爸似乎真的痛下决心戒赌,除去上班之外,连门都很少出。

  妈妈和她的争吵也日渐停息,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爸爸一反常态的不仅仅只有这个,他还突然极力鼓励我学习爷爷传下来的本事,甚至每天都会和我共同研究梅山秘传法本,他跟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有些地方,他的见解还真是让我茅塞顿开。

  那些讨债的没有放弃来要债,我们全家东拼西凑,还清爸爸欠的三万块钱,他们才平息下来,这些人就是狗脸,没还债的时候,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还完债,他们立刻就能露出笑脸,还让我爸爸以后再有周转不开的时候再去找他们,然后,被我轰出去。

  寒假过去,这个寒假里,这个春节,是我过得最舒心的,和睦。

  开学那天,爸妈上班,是戴严八送的我,他和罗玉兰开小餐馆赚了些钱,小铃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现在也能挣些钱,家庭日渐富裕,买了个面包车,小铃自然也是要跟来的,这么些年过去,这个丫头仍然喜欢腻着我。

  我是感激他们这家子的,我爸爸还债的事,他们倾力帮忙,拿出了所有积蓄。

  “山哥,认真读书啊,等你放月假我给你做爆炒黄鳝吃,吴思位抓黄鳝厉害,他说给你留几斤。”到宿舍楼门口,戴严八把车停下,小铃边给我拿着行李,边甜甜笑着对我说道。

  我心里暖洋洋的,用力点头,“好,等我放月假,回去看那个小兔崽子去!”

  “我送你们去!”戴严八主动应承道,他现在有车,在咱们那村子里是数得上名号的老板,回乡下有面子,他也常常带着罗寡妇出去看看,对此,我只是心里笑笑,是人都有虚荣心的,更何况戴严八之前落魄潦倒,现在发迹,想要显摆显摆,是人之常情。

  我不管这些,他一家子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这就足够。

  小铃和戴严八帮着我提行李,执意把我送到宿舍里面,寝室的几个同学都已经到齐,见到小铃,就开始打趣,“黄山,又带你的小女朋友来了啊?”

  我只是笑笑,小铃忸怩地红脸,嗔了他们一口,逃难似的放下东西就走。

  戴严八在旁边呵呵傻乐,又嘱咐我要好好照顾自己,还说要是没钱花就找他,寝室里的同学说我真是有个好岳父,戴严八笑得更欢,他和罗玉兰都很中意我,想要把小铃许给我,这是我早就清楚的事情。

  待得戴严八也下楼后,我才对寝室里的几个混蛋怒骂,“滚,少给老子胡咧咧,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人不服气,“你叫嚣个锤子,你小女朋友和你岳父都没介意,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放心咯,我们不会告诉老师的。”

  在高中,谈爱属于早恋,我实在是拿这些个混蛋没有办法,唯有置之不理。

  其实,我心里现在真对小铃没有什么想法,始终都是把她当妹妹看待,感激她对我的好,也知道她喜欢我,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得,我对她没有感觉,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想,等我到该结婚的时候,兴许这想法会改变的。

  小铃,绝对会是个贤惠的好老婆,娶她,是福气。

  学校的日子,平平淡淡,有学生早恋,有学生打架,有学生爬围墙出去上网,我都没有参与,只是读着自己的书,就像是闷葫芦,但还是有几个很铁的兄弟,不都是寝室里的,但都是班级上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