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以为他要发飙的时候,却是听见他从口袋里掏出张报纸来,乱舞一气,然后拿出打火机直接烧了,在报纸里,还夹着许多的纸钱,完全焚烧完后,那些纸钱打着卷,这是被鬼收走的表现,要是不打卷,证明鬼不接受。

  老头烧完报纸,自顾自地站起身,然后又缓慢地踏着奇异的步伐,嘴里念念有词。

  小和尚很是惊讶地说:“妖气和鬼气竟然在慢慢的消散!”

  在行外人看来,这老头或许就是在闲庭信步,而在我们看来,这步伐简直就是深得天罡步中的精髓,起码,我现在肯定不能走得这么自如,还差得远,这老头,果然不简单。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妙计小和尚,咱们下去看看。”

  “好勒!”

  妙计小和尚显然也是心中好奇,很爽快地点头,然后竟然是直接俯身,把我背在背上,朝着楼下蹿去,别看这家伙年纪不大,力气可大得很,那大菜碗的饭倒也不算白痴,还不算个纯饭桶。

  在少许人的诧异眼神中,小和尚背着我健步如飞地蹿到那路口,但没敢过去,就在附近处等着那老头过来,我心里隐隐有个念头,想拜这老头为师傅,修炼之道,没得人领路,就好比摸石头过河,进展缓慢。

  大概又过去十来分钟,老头终于停止步伐,又烧了两张符,然后甩甩手,朝我们走过来,对我和妙计小和尚说:“行了,猫妖和那女鬼都已经度化了,那些亡魂也已经有阴差接她去地府轮回了。”

  我看看小和尚,小和尚说:“阿弥陀佛!”

  我讲:“可惜,那肇事的人冒找到,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人才对。”

  老头笑笑,讲:“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造下的孽,是逃不掉的。”

  说着,他从怀里又掏出张报纸递给我,我翻开看,在背面的中间,有张占幅不小的图画,有辆汽车翻倒在高速路的斜坡下面,面目全非,车牌是“湘AXXXXX”,标题是“某某高速,面包车失控,撞坏高速护栏,车主身亡。”

  我疑惑看向老头,问道:“这是?”

  老头说:“这就是那个肇事的车主。”

  我大为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

  老头捏捏手指,说道:“我自然有我的本事。”

  我心里更为意动,想拜这老头为师的念头压抑不住,开口道:“前辈,你可以收我为徒吗?”

  老头说:“随缘吧,如果你与我有师徒缘分,日后自会再见。”

  老头子很有高人风范,说完就直接告辞离开,让我的话直接闷在肚子里,说不出口,只得叹息,他走后,我问小和尚,“那些亡魂怎么样了?”

  小和尚说:“都不见了,应该也被超度了吧!”

  我这才放心,袁梦杨死的时候,我没能够救她,现在能让她的魂魄回归地府,也算是对得起我和她之间的友谊,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并不像是我和小和尚想的这么简单,袁梦杨的魂魄,也没有回归地府,连老头子都走了眼。

  女鬼、猫妖被收服,小和尚也告辞离开,我身体恢复些后,继续上学。

  然而,只是短短的半个月,学校里传出各种闹鬼的传言,最多的是关于三楼女厕所的,我们的教室就在三楼,听班上的女同学说,有时候厕所里的灯会无缘无故地闪,那些水龙头还会流出来许多头发,甚至还有说看到白衣女鬼的,就是出车祸的袁梦杨。

  我心中半信半疑,不敢肯定是袁梦杨,但也感觉得到这学校是真的闹鬼。

  如此,又过去段时间,初二生地会考临近,这是会影响日后中考成绩的,学校开始组织同学们在学校里上晚自习,我成绩优异,作为班主,当仁不让地被老师安排在晚自习后锁门关灯。

  也正是这样,我才会再度遇到袁梦杨,准确的说,是她的鬼魂。

  最近,关于鬼的传闻闹得越来越凶的,但还好没有出现什么有同学被伤害的事情,学校也就把它压了下来,没让人传播出去,甚至连法师都没有请,比较学校还是要保持坚信科学的态度的。

  这天晚上,冷气逼人,下晚自习的铃声响,同学们争相跑出教室。

  我慢悠悠地收拾好书包,待人走完,又复习了一阵,这才背着书包去关灯。

  我关掉开关,教室里忽地黑暗起来,但这日光灯似乎接触不良似的,随即开始忽明忽暗地闪烁,教室里也是忽明忽暗,我心里咕噜,最近听到那么多关于闹鬼的事情,由不得我不多份心,而且我身具灵力,对鬼物的感应比常人灵敏,明显感到有鬼气在接近我。

  我佯装镇定,走到教室外面,里面的灯还在闪,发出“嗤嗤……”的声音。

  我默念金光咒,锁好门便朝着楼梯间走,心里默念金光咒沪深,然而,在楼梯间,我走下去五楼,却是还没有到一楼,而我们的教室,只是在三楼,我心里冒出个词来,“鬼打墙!”

  鬼打墙,是民间经常发生的诡异事件,法力小的鬼都可以做到。

  通常,在我们梅山教的方法里,要破这鬼打墙,就是直接转九十度的角走,只是,在这楼梯间里,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走九十度,直接撞墙,我实在是没那个勇气,我还做不到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那个层次。

  听着“嗤啦、嗤啦”的声音,再加上灯光闪烁,我实在不愿意再这这里耗下去,那些小伙伴们又都已经离开,连个作伴的人都没有,这刻,我真是恨死我们那个班主任,给我派这样的鬼差事,他自己不敢留在这里,就让我去做。

  “草你么的,离老子远点,草你家里祖宗……”

  我直接脱下裤子,对着楼梯间的墙角撒了泡尿,嘴里大骂着,这是我们乡下的土方法。

  还别说,这方法真是有用,我这泡尿撒完,灯不闪了,古怪的声音也没有了,周围黑黑的,静悄悄的,我松了口气,看看周围,墙壁上还挂着“二楼”的牌子,我抬脚就朝下面走,刚到拐角处,却看到前面有个白色的人影。

  长发披肩,穿着白色的衣服,朦朦胧胧的,是袁梦杨。

  此时,我并没有开天眼,能看见她,这是她的意思,鬼的影响就是种电波,她现在散发的电波与我的脑电波相符合,我自然能看到她,她对着我笑,难得的温柔,但是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渗人。

  我念着静心咒,好半响才平静下来,问道:“梦杨,你是来找我的吗?”

  袁梦杨说:“我不想死,我想要读书,我还想要读书……”

  她语速很慢,很空洞,也没有回音,我说:“可是,你已经死了……”

  袁梦杨说:“阎王不收我……我要找个替身,黄山,你帮不帮我?”

  我脸色冷下来,“你都已经死了,还想害人,这种事情,我不会帮你的。”

  袁梦杨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狂吼,凄厉,“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就来陪我吧,我在这里好冷,好孤独啊……”

  2l酷#@匠`网(;永8`久!免-费看pW小9H说

  说着,她就朝我飘来,双脚不沾地,不,根本就没有脚。

  我猛地退后两步,我心里很清楚,现在的袁梦杨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袁梦杨,厉鬼日夜经过阴风洗涤,怨念会愈来愈大,良知被吞噬,被怨念掌控。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我踏着罡步,掐着金刚指,四指弯曲,中指直伸,嘴里呼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