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度鬼

  看来,爸爸也对妙计小和尚表示怀疑,这家伙虽然有板有眼的,看起来很是有佛性,但是毕竟年纪摆着这里,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爸爸难免会怀疑,想当年,爷爷那样的年纪,对付个僵尸还大费周章,这女鬼跟猫妖,绝对还要比张寡妇变的僵尸厉害。

  小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小衲……小僧修行之日尚短,自然没有实力去对付这猫妖和女鬼,但小僧的师傅不日就到,他佛法高深,施主不必担心,只是,小僧需要在施主这里暂住几日,不知可否?”

  爸爸连连点头,“可以的,可以的,你住在这里就是。”

  就这样,妙计小和尚就暂住在我家,晚上和我睡。

  我翻来覆去,想着袁梦杨的痛楚,睡不着觉,问小和尚,“小和尚,你师傅能够收服这女鬼和猫妖不?”

  小和尚讲:“那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那老头啥子时候可以回来哦!”

  我有些无语,不再跟这无耻的和尚讲话,吐完舌尖血,我元气受损,脑袋也有些晕,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过去,彷佛间感觉到小和尚坐起身,然后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念经的声音,这小和尚,腹黑归腹黑,做功课倒是蛮勤劳的。

  次日,五点,我准时醒来,小和尚还在打坐,几乎和我同时睁开眼睛,在这瞬间,我竟然有和他引为知己的感觉,我连忙甩头,把这个荒唐的念头驱逐出脑海,和这个腹黑的小和尚做朋友,迟早被他骗得连内裤都不剩。

  “啊……”

  这一甩头,却是让我不自禁的呻吟出声,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像是发高烧。

  小和尚说:“施主,你元气受损,还是花些时日静养比较好,免得留下隐患。”

  我瞪他,要不是这狗日的骗老子,我现在也不会这么病怏怏地躺在床上,等到爸妈也起床,他们见我还躺在床上,急急忙忙地叫我起床,我说明原因之后,他们又连连埋怨,妈妈说我非学这劳什子梅山法,还耽误学习,在她的眼里,学习始终是最首要的。

  没曾想,她这话却是惹得爸爸不高兴了,说梅山法怎么了,梅山法是他家祖传下来的精髓,然后,两人再度王八对绿豆,大眼瞪小眼,开骂,骂骂咧咧地出门,别说我,就是住在我家临近的那几家领导也已经习以为常,没人去管。

  邹科技和吴鑫源来喊我,见我躺在床上,主动包揽给老师请假的任务。

  就这样,元气受损的我在床上躺着,爹不亲、娘不爱的,只有小和尚这个腹黑货在这里陪着,心中顿时莫名的苦涩起来,想想别人家里的父母都那么爱自己的孩子,怎么到我这就不一样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修道之人的宿命。

  近午时分,爸妈就在厂里食堂吃饭,也不管我,给我来送饭的,是小铃那个丫头。

  她现在九岁,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涩年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虽然还没有长开,但也看得些出雏形,这丫头眉目间隐隐有些像罗寡妇,但更为精致许多,不难看出来,以后是个美人胚子。

  “山哥哥,你感冒了?”小铃丫头自己开门走进来讲道,手里提着饭盒。

  }。更*新/Y最快☆上\酷匠网》

  在我家全部来这宁县丰好鞋垫厂不久,戴严八和罗寡妇,不,现在应该叫罗玉兰,戴严八和罗玉兰结婚,随即就带着小铃这丫头也来到宁县,就在这丰好鞋垫厂附近开了个小餐馆,戴严八长相不行,但手艺不错,在乡下,黑白喜事都是他掌大勺。

  他们感激着我爷爷对他们的恩德,所以对我们家里人都很不错,小铃这丫头一如既往地黏我,凡是星期六、星期天或者别的假日,她都会从家里带戴严八亲手做的饭菜给我吃,说起来,我觉得和他们这家子之间更有亲人的感觉。

  我笑笑,说:“没事咧,就有点脑壳痛,哪个告诉你的?”

  小铃说:“黄伯伯告诉我的啊,他讲你死猪样的摊在床上,呵呵……”

  话到末尾,小铃这丫头自己就捂着嘴笑了起来,我是哭笑不得,我这爸爸也是的,哪有这样说自己崽的,不过算了,我也习惯了,他就是恨不得我死。

  “咦,你怎么今天没有去上学?”我问小铃道。

  小铃讲:“我早上听黄伯伯讲你不舒服,要我爸爸接我回来的啊,你快些吃饭啊,还有这个和尚哥哥的饭菜也在里面,我要回学校去上课的。”

  小铃说完,就甜笑着朝外面走去,娇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眼里。

  我感觉到眼眶有些湿润,小和尚双手合十,声音显得有些深沉,“阿弥陀佛……”

  “呵呵……”

  我擦了擦眼睛,看着手中的饭盒,傻笑,戴严八娶了罗玉兰之后,对罗玉兰和小铃都很好,小铃这“爸爸”叫得自然,罗玉兰又怀了一胎,看着他们一家子虽然不富裕,但这么温馨,我是打心底里的高兴,戴严八是个汉子,不枉爷爷当年耗阳气给他喊魂。

  我把饭盒分给小和尚,讲:“吃吧!”

  小和尚意味深长地看我,最终默默无语地接过饭盒,开吃,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也懒得问,反正日后也不想和这个腹黑的家伙打交道。

  饭后,小和尚很自然地收拾着饭盒和筷子,我说:“和尚,咱们去不去看前辈收服猫妖?”

  小和尚光头程亮,说:“施主,小衲法号妙计。”

  哟,这小和尚还有几分脾气,我哭笑不得,讲:“那妙计小和尚,咱们去看前辈收服猫妖么?”

  他正儿八经地双手合十,像宣喊佛号似的,说:“自然……”

  我勉力穿好衣服,小和尚扶着我站到窗户边上,在我家的窗户处,就可以看到那个恶鬼盘踞的十字路口,只是,我现在天眼未开,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元气大伤,又无法使用灵力开天眼,只得听小和尚的口述。

  他说着那些恶鬼还盘踞在那里,妖气和鬼气在阳光下都很粘稠。

  其实,像是这样的场景,即便是寻常人都感应得出来,只要进入那片地方就是,我想应该不少人曾有过这种感觉,走到某个地方,突然觉得阴冷些,而且不自禁地打颤,起鸡皮疙瘩,这人是万物之灵,对危险,也有着特别的嗅觉,阴气同样是感觉得到的,其中,又一小孩子的感应力为最,因为他们最纯净。

  直到大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才看到昨天的那个老头子缓步而来。

  他仍是穿着破棉袄,不过昨天见识到他的本事之后,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已经陡然拔高,哪怕是穿得寒酸,在我眼里,他仍是那么的高大,简直就是高不可攀,我在想,是不是真正的高人都是这么低调的。

  即便是白天,这个路口也是车流量稀少,其实,白天阳气盛的时候,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我和小和尚看着那老头气定神闲地走到那路口中央,就在中间的转盘坐着,做休息状,这转盘是最近县政府才建的,中间有个很大的铜牛,震邪用,不过,貌似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看着那老头坐在中间,不禁有些替他担心。

  他的本事是很强,但是小和尚说那路口处即使是在这正午时分也是黑气弥漫,足以说明,那猫妖和那女鬼的本事也非同小可,神秘的都是可怕的,我还真不肯定那老头能不能干掉他们。

  接着,我见到那老头坐在那里念念有词,敞开他的破棉袄,里面贴着很多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