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鬼除魔,对于鬼物,不论是道、佛、巫、蛊其中哪家,对付鬼物通常都是超度,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便是十恶不赦的恶鬼,也大多都是被镇压封印,只有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才会将鬼打得魂飞魄散。

  我点点头,说:“怎么超度?”

  爷爷留给我的梅山秘传法本里,倒是有些驱鬼、除妖的咒语,还有方法,但是,我也从来没有真正尝试过,心里根本就没底,看着这小和尚蛮淡定的,自然而然地也就把他当成了主心骨。

  小和尚说:“施主在旁帮小衲念你们道家的金光咒即可。”

  我脸色有些不好看,生硬地说:“我是梅山教的,属巫教,不是道教。”

  小和尚有些压抑,然后双手合十,说:“噢,原来是巫教的朋友,梅山教的大名,小衲也曾听说过,既然如此,那施主就念你梅山教的超度法语即可。”

  他说完,当即盘膝而坐,从怀里掏出本经书摊在腿上,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在天眼的效果下,我可以看到他身上渐渐绽放出金色的佛光来,和那些鬼气是如此的泾渭分明,见他这么快就进入正题,我也不好再耽搁,连忙盘坐下来,两遍清心诀收敛心神,脑袋里开始想着翻坛倒峒张五郎的神像,嘴里念金光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浩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鬼神隐名。洞慧交彻,五气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

  √(更07新最*快?上酷4匠|i网

  念着念着,忽然,我听到耳边有凉风吹过,睁开眼睛,差点吓死。

  有道红色雾气就盘旋在我和小和尚的身周,红得妖异,与此同时,还有许多的野猫朝我们围过来,绿色的眼珠子,甚是恐怖,说实话,从小到大,我都不太喜欢猫这种动物,虽说可爱是可爱,但我总觉得它们的身上有种阴森森的味道。

  小和尚也明显察觉到不对,睁开眼睛,怒骂,“小衲操了,竟然是、是妖物!”

  我目瞪口呆,这小和尚原来始终都没有搞清楚状况,他么的,原来也是个和我差不多的半吊子,在天眼之下,诸灵气皆有光芒,妖气也是灵气之一,大多是为红色,这盘绕在我们身边的,很明显就是妖气,看浓度,这妖物不凡。

  只是不晓得,这妖怪比起王八精来怎么样,王八精至今都还是我心腹大患。

  我问小和尚,“小和尚,这妖怪在哪里?”

  小和尚自顾自地骂,“哦弥他个陀佛,小衲竟然走眼了,这该死的猫妖,这些猫不是猫妖,但绝对有猫妖隐藏在附近,我说这些怨鬼怎么在这里聚而不散,好似被囚禁,原来是猫妖在作祟。”

  “咦,不对……”

  刚说完,他又质疑自己的话,“这黑红二气混杂,应当有鬼物是和这猫妖狼狈为奸才是,只是,那鬼物在哪里?这些鬼魂都只是普通的亡魂而已,理应只是这猫妖用来提供阴气的而已,背后肯定还有只厉鬼。”

  他叼着棒棒糖嘀嘀咕咕的,也不理我。

  我差点破口大骂,连连驱赶这些朝我们疯狂扑过来的野猫,这些家伙受猫妖驱使,当真是凶猛得很,赶都赶不走。

  “戾戾……”

  有奇怪的声音响起,交叉路口中央那片阴气最为浓重的地方,突然露出两个影子来,白色人影,黑发及腰,正是那个最初被轧死的女人,在她的脚边,还有只尾巴向上直立,满脸恶像的发幽幽绿光的猫。

  我不禁惊呼出声,“这是那只和那个女人同时被轧死的猫!”

  小和尚也终于开始施展拳脚驱赶这些野猫,他的身手很好,绝对在我之上,他骂咧道:“小衲操了,人、猫都是极具灵性的动物,同时含怨而死,相辅相成,竟然是同时化为邪物,小衲这回惨也,该死的老头,访什么老友,小衲这回估计得去西天陪伴佛祖了。”

  我驱赶着野猫,看那女鬼和猫妖,心里颤颤,问小和尚,“那现在怎么办?”

  小和尚突然冒出句四川腔来,说:“我怎么晓得噻,我们佛家擅长度鬼滴,这驱妖是你们梅山教擅长的本事噻!”

  我张张嘴,怒骂,“小和尚你个乌龟王八蛋,没点本事你在这里充个屁的大头蒜!”

  没错,咱们梅山教是擅长驱妖,只是,我这趟出来,本就只为调查调查情况,压根就没想把这些鬼灭掉,更不知道这里有妖,什么法器都没带,光有个上元印,我现在还不会使,好吧,其实我压根就没有什么法器。

  仿佛是为印证小和尚的话,那女鬼和猫妖同时朝着我们冲来,厉叫,还未到近前,那妖鬼二气就已经把我们笼罩在内,我顿时就像陷在水里,有很大的阻力,拳脚都有些施展不开,眼瞧着,那女鬼和猫妖就离我们越来越近。

  小和尚大喊,“施主,快用舌尖血。”

  我猛地醒悟,连忙咬破舌头,眼泪水飞溅,这可不是一般的疼,是非常疼。

  舌尖血是人体精血,人类作为万物之灵,精血的辟邪作用比黑狗血、鸡血都还要强不少,所以往往在电影、电视、传说中,都会有道士用舌尖血对付妖物、鬼怪,其实,这是真的,尤其以处男的舌尖血最为有用,我们道家通常称“童子”,初中的我,是个实实在在的童子。

  “噗……”

  舌尖血用来画符威力极大,只是时间紧迫,我也只能就这么朝着那两道黑红之气吐去,心疼得紧啊,这舌尖血含着灵气,这口血吐出去,伤我的身体元气不说,估计还得让我这个把月辛辛苦苦修得的灵力给报销了。

  “嗤……”

  有硫酸腐蚀地板的声音,那两道黑红之气猛的退却,我仿佛还听到嘶吼声,那马路中央的八个亡魂都纷纷看向我,包括袁梦杨,她似乎还保留着人性,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留恋和痛楚,还有乞求。

  看来,袁梦杨他们的处境真的很不好。

  我吐完舌尖血,把妖鬼二气逼退,那女鬼和猫妖也停顿在那里,我连忙大喊:“小和尚,快跑!”

  本来,我以为这家伙也会用舌尖血,但看向他才知道,这家伙只是在念“唵、齿、临。”

  我那个去,这个阴险狡诈的和尚,骗着我吐舌尖血,他自己只是在这里念什么文殊菩萨护身咒,我差点没气炸,真恨不得把这小和尚推到那黑红之气上面去。

  小和尚丝毫不为自己的作为感到惭愧,还很是关心地拉我,“施主,撤!”

  不用他喊,我也知道要趁着这个机会撤,好不容易用舌尖血逼退那两道妖气,还不撤,我估计就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然而,那女鬼和猫妖似乎并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

  那道黑红色妖鬼之气再度缠绕上来,我和小和尚两人才来得及跑出几步,就再度被缠绕上,速度瞬间就变慢下来,我心里暗骂,都是这该死的小和尚,害我也陷在这里。

  “再来口舌尖血!”小和尚大喊道,宝相庄严。

  我怒骂,“滚你么的,你自己不会吐啊,老子就是死在这里也不用舌尖血了!”

  咬舌头的感觉,想必大家都知道,平时吃饭不小心咬着舌头都能痛出眼泪来,这要逼出口舌尖血,比那还要疼痛数倍,简直就是堪比满清十大酷刑的痛楚,用我们这边的话说,就是比死还难受。

  小和尚面色有些讪讪,拿我没有办法,狠狠心,还是决定咬自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