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离世

  之后的几天,我都冒见到爷爷。

  背上的疼痛渐渐减小,我也能够勉强起床,头件事,就是走到镜子面前去照自己的背,我的背上,有九个黑色的因子,已经结疤,就像是和尚脑袋上的香疤,以奇异的方式排列,几乎占据我背上的每个角落。

  爷爷终于出现,来找我,头句话就问,“好些冒?”

  我其实背上还痛,但是怕爷爷担心,就讲,“好多的,一点都不痛的。”

  爷爷笑,“骗我,那些钉子我虽然施过法,但是这么快不可能会好,你还是快些去床上躺着咯,我等下给你熬几副药,快些好起来,我好教你梅山法。”

  我惊喜,“嗲嗲,你真的愿意教我梅山法啊?”

  爷爷点头,“当然,我不教你梅山法,你怎么去找蚩尤眼和猖兵号角啊?”

  我乖乖躺回到床上,笑,“冒事不,反正有嗲嗲你在,你可以帮我找不。”

  爷爷神色古怪,勉强笑笑,然后讲:“恩,嗲嗲陪你找,一定把你治好,好咯,你先躺着,我给你去熬药。”

  我讲:“嗲嗲,等下去咯,你先告诉我孟公大总管是哪个啊?”

  这几天,我心里就琢磨着梅山教的事,那些传说中的人物让我无比的憧憬,心里就跟猫挠似的发痒,只想快点晓得这孟公大总管到底是哪个,居然能炼制出十二大法器,肯定很厉害。

  4)看}正{!版+章节》上W酷+…匠C网~@

  爷爷本来要起身,听到我问,又坐回到床沿上,讲:“我们梅山教信奉的神很多,最出名的就是跟黄帝打仗的战神蚩尤,他是我们梅山教的主神,下面呢,又有定龙太子、白氏仙娘、翻坛倒峒张五郎、还有这孟公大总管等很多神,只是我们梅山教属巫教,地位比较低,除去蚩尤主神之外,其余的神都是下坛之神,下坛之神你懂不?”

  我摇摇头,“不懂!”

  爷爷又讲:“神龛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是上坛,是‘天地国亲师位’,中层是中坛,是空格,放香烛纸马,下层就是下坛,是土地神之位,我们梅山教的张五郎、孟公等神的神位仅仅列在土地神的前面,是‘地神之主’,你看看像雷神啊,财神啊,雨神啊,那些神都是有皇封的,是上坛神,摆在最上面,我们的神冒皇封,多是地主、家主、寨主、祖师、娘娘等等,是下坛之神,只能摆在下面。”

  说着,爷爷的脸上隐隐有叹息、无奈之色,我也很失落。

  接着,爷爷又讲到,“我供奉的那个倒立的神你见过吧,那就是我们梅山教的翻坛倒峒张五郎,有讲是五个人的,也有讲是十个人的,我也不太清楚,孟公大总管比张五郎要稍次,神像是个是个手执开山大斧的黑脸樵夫,称为‘孟公大总管’或‘孟公太尉’,是南蛮之后,神职是主管猖兵、山林及后勤保障工作,负责冶炼炉料和兵器的生产和供应,是梅山神里面最会冶炼兵器的人。”

  我点点头,又问:“嗲嗲,我们家属于十二大法中的哪一法啊?”

  爷爷摇头,“我也不清楚,我都是从祖传的那本梅山秘传法本里看的,上面十二大法的本事都有涉及,我也搞不懂我们属于哪法,反正我是比较喜欢水法,其他法都只是随意练练,我估计,我们屋里可能就是个野路子。”

  “哦……”我很失落地点头,我还以为我们家很厉害的。

  爷爷笑着摸摸我的脑袋,“好咯,不跟你讲的,我给你熬药去,梅山教的事,你以后自己去看那本书就是的,我都是在上面看的。”

  说着,爷爷就起身朝外面走,我心里,开始对学法满是憧憬。

  很快,爷爷就端着个碗进来,我喝完,背上的疼痛顿时消散不少,当时,我以为这真是爷爷给我熬的药,到自己开始学习梅山法之后,我才明白,这是爷爷用茶法里的方法给我开的退病住痛茶。

  大半个月过去,每天爷爷都会给我熬药,但是还没开始教我梅山教的法术,我背后的伤口渐渐痊愈,爷爷讲那些钉子他施过法,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只是,每晚十二点,我灵魂里那个王八精就会剧烈地冲击封印,让我头痛欲裂,疼痛感从灵魂深处汹涌出来,每次都痛得我浑身痉挛。

  妈妈看着我受苦,总是忍不住哭,但是爸爸却没有什么反应,我甚至还从他的眼睛里面隐隐感觉到股对我的恨意,让我胆寒,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无缘无故地开始恨我这个亲生儿子,但我也不敢问。

  这天黑早,爷爷把我拽起床,对我讲:“山伢子,快些去洗个澡咯,正式拜师,虽然你是我孙,但是这规矩废不得,我昨晚上已经念咒请诸位祖师道场,等下就给你度戒,把你引入到我们梅山教门下。”

  我瞬间兴奋,崩起床就去洗澡,凉水澡,清爽。

  洗完澡后,换上身干干净净的衣服,爷爷拉着我到他的房间里,翻坛倒峒张五郎的神像前面,要我三拜九叩过后,开始在我身上四处盖四元印,赐予我戒名“震山”,又赐我写有戒律的“阴阳牒”,还有一枚可用于调众神和阴兵驱鬼捉邪的上元印,由此,我正式加入梅山教,成为名梅山法师,以“济世”为宏愿,斩妖除邪,驱鬼祈神。

  这些弄完,爷爷又开始跳他的“草裙舞”,我想笑,但看他脸色严肃,就不敢笑。

  之后,爷爷开始教我修炼梅山教的法术,还把祖传的《梅山秘传法本》给我,他自己主修水法,其他法都只是粗通,但对我的期望很高,只是我还小,有很多法门里面的东西还练不得,他让我练习念咒、画符、手诀、罡步,还让我练习罗汉法里的怒目金刚功和铁法里面的铁牛工。

  铁法和罗汉法同属十二法门,铁法主要是抗打、寄打、藏身,罗汉法主要是抗打、攻击,还略带自身疗伤,有些相近,都是练身体的,为此,我被爷爷督促着每天五更起床,徒步绕着村子跑步,还要站桩、挨打,苦煞我也。

  不知不觉就临近八月底,初中开学的日期将近。

  爸爸妈妈只字未提开学的事,也没有再讲去宁县的事,似乎就想让我呆在爷爷的身边学法,我终究是个小孩,性子虽然坚毅,但也有限,这些天简直是苦不堪言,头次这么渴望开学,但是,他们不提,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八月二十七号,我准时起床,正准备去跑步,爷爷突然喊我去他的房间。

  他看着供奉翻坛倒峒张五郎的神坛,讲:“山伢子,虽然你是我孙,但是既然入得梅山教,那就也是我徒弟,这衣钵,还是要靠你传承下去,这神像,以后你要日夜供奉,那本梅山秘传法本你也要好好保存。”

  我讲:“爷爷,我还小吧,神像你先自己供奉不!”

  爷爷瞪我,讲:“早些供奉神像,有益于你和翻坛倒峒张五郎之间进行沟通,加强你的灵力跟念力修为,对你以后修炼神打、请神都有很大的帮助,我年纪大了,修为难再精进,你不同,你要记得努力修炼,去找到蚩尤眼跟猖兵号角,不然,你活不过三十岁呢!”

  “哦……”

  我乖乖点头,虔诚地在神像面前三拜九叩。

  爷爷又讲:“山伢子,要是你真的以后找到蚩尤眼跟猖兵号角,要记得先用蚩尤眼温养魂魄,等魂魄稳固起来,再去用猖兵号角镇压王八精,最好还要有厉害的大师在场。”

  “哦……”

  我还是点头,爷爷说的,肯定都是对的。

  爷爷突然露出笑容来,摸摸我的脑袋,讲:“好咯,你去跑步咯,修炼不能怠慢。”

  我继续往日的修炼课程,我没有想到,当我跑步回来的时候,爷爷却是已经和我诀别,爸爸妈妈都在爷爷的房间里哭嚎,见我进去,爸爸看向我,眼睛里的恨意不加掩饰,扔给我张发黄的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