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除去害怕,就是害怕,爷爷不在身边,我是万分的没有底气。

  见王八精飘过来,我转身就跑,然而这黑暗似乎没有尽头,我跑出去很远,都没有见到任何东西,最终被这超大的王八给追到,它几乎有三个我这么大,追上我,吧唧一口咬在我的腿上,我反射性地惨叫。

  随即,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痛楚。

  它咬得很紧,我再也飘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一口一口蚕食我的身体。

  一口……

  一口……

  又一口……

  很快,我就只剩下个脑袋,居然还没死。

  我在想,看来我是真的只剩下魂魄的,没想到,我死后魂魄还要被这该死的王八精吃掉,落得个魂飞魄撒的下场,也不晓得我黄山上辈子是造的什么孽,这辈子要承受这么悲惨的苦果。

  就在我心中绝望的时候,黑暗中开始出现亮光,就像阳光,一束束的。

  一束,两束……

  王八精剧烈地颤抖,松开嘴,我就剩下个脑袋,飘在空中,不明所以。

  直到出现第九束光,这些光束突然全部扭曲起来,向着王八精缠绕过去,然后,也缠绕住我的脑袋,把我扯向那王八精,我惊骇不已,不知道这是哪里杀出来的半路程咬金。

  脑袋离王八精越来越近,我真正体会到临死的感觉。

  然后,有很强的压迫感,就像有人在用绳子捆我和王八精,把我和它捆到一起,然后死命地勒,就这样,我的脑袋竟然是渐渐地和王八精的身体融合到一起,然后,它的脑袋消失不见,变成我的脑袋,下面,却是它的身体。

  我隐隐感觉自己似乎魂魄无忧,但是,人的脑袋,王八身体,我还真不如魂飞魄散。

  不晓得过去好久,我感觉那些光束还在勒我,让我有窒息的感觉。

  “咳……咳……”

  我不禁咳出声来,突然感觉身体不再轻飘飘的,眼前漆黑,睁开眼睛,爷爷就站在我的旁边,我躺在床上,爸爸脸色凝重,妈妈哭哭啼啼,爷爷在拍我的脸,“山伢子,山伢子……”

  我心中狂喜,我没死,只是,我又发现爷爷的脸色苍白得很,还有很多虚汗。

  我顾不得自己,问爷爷道:“嗲嗲,你怎么的?”

  话说出口,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这么的虚弱,正要爬起身,刚动弹,就感觉到背后剧痛,就像是下面有钉床,刺到肉里,痛得我想哭脸,再也不敢动弹。

  爷爷露出个笑容,讲:“我冒事,你感觉么子样?”

  他的声音也虚弱得很,整个人都还有些摇摇晃晃,我当时小学毕业,也懂些事,自然是看得出来他肯定有事,但他不讲,我也没办法,只能说:“嗲嗲,我的背后怎么会这么痛啊?是不是被王八精害的啊?我刚刚看到王八精的,他吃得我就剩下个脑壳。”

  酷)匠F网正e版E首发{:

  爷爷摸摸我的脑袋,“没事呢!那只是你的魂魄而已,王八精想抢你的身体。”

  “那那些光束又是怎么回事啊?”我又问道。

  爷爷慈祥的笑容顿时凝固,妈妈突然扑上来,抱着我就哭,“我可怜的山伢子咧,你怎么这么小就要经受这样的孽咯!我就你这么个崽,你要娘还怎么活咯!”

  “啊……”

  被妈妈抱着,牵动背后的伤口,剧痛,我不禁惨叫。

  妈妈忙不迭地放开我,爸爸眉头紧锁,我还是看着爷爷,“嗲嗲,你怎么不讲话?”

  爷爷叹气,对我讲:“山伢子,要是我讲你会死,你怕不怕?”

  我愣住,不害怕那是假的,即便刚刚经历过死的感觉,但我还是怕,只是,爷爷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不愿意让他觉得我懦弱,我摇摇头,讲:“不怕,我刚刚都被王八精吃得就剩下个脑袋的,还怕么子死。”

  爷爷牵强地笑,夸我,“我孙伢子是个男子汉。”

  “呵呵……”

  我傻傻地笑。

  这时,爸爸却是突然开口,“伢老倌(爸爸),真的告诉山伢子啊?”

  爷爷讲:“反正是要面对的,又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的,但山伢子从小就聪明伶俐,胆子又大,灵根早开,是个修梅山的人才,要是机缘好,可能真的能够找到那两样家伙也讲不定。”

  我听到这里,忙问:“嗲嗲,你讲么子啊?”

  爷爷讲:“刚刚你在晒谷坪被王八精冲撞,有个高人把你救了回来,你的魂魄都快散了,事出突然,王八精就是想要你的命,我也冒得么子办法,只能够用我们梅山教的九钉镇魂法把王八精跟你的魂魄绑在一起,这要在你背上钉九根入骨的铜钉,所以你现在才会背痛,九钉镇魂法虽然厉害,但是这只王八精的魂魄实在是太强大,我估计也封印不住它太久,要是让它挣脱出来,你的魂魄还是会让他吞掉,魂飞魄,除非你找到我们梅山教的两样法宝。。”

  原来,九束光就是九颗钉子。

  听到爷爷的话,我转头四顾,却是没见到那个被爷爷称为高人的老头,爷爷知道我在想什么,说道:“那个前辈早就走了,他说你和他有缘,日后还会有机会相见的。”

  我点点头,有些失望,我还在想,爷爷不教我法术,我能不能拜那个老头为师的,现在人家都走了,我这个如意算盘显然是落空了。

  微微叹息两声,我才又问道:“,嗲嗲,你讲找两样法宝,是么子家伙啊?”

  背后的九根钉子,我现在也管不得,连命都要没了,还在乎个屁的钉子,况且,我绝对相信爷爷是不会害我的,莫说九根,就是九十根,九百根,我也不会怪他。

  爷爷讲:“在我们家祖传的那本梅山秘传法本里面,最后的几页写的,梅山教有十二大法器,分别是由梅山十二大法的正宗传人掌管,据说是当年梅山教掌管西南红岩溪迷魂峒的孟公大总管制作出来的法器,药法掌管的蚩尤眼可以温养魂魄,水法掌管的猖兵号角,只要你可以找到这两样法器,就可以把王八精镇压住,分离它的魂魄。”

  说完这句,爷爷还小声的嘀咕,“也不晓得这王八精从哪里集全的魄。”

  确实,按理说,王八精当时被爷爷重创,魂魄不全,没理由这么快恢复才对的,最近两年村子里和附近村子也没有出现什么有人被鬼物夺走魂魄的事情,王八精竟然能够凑齐三魂七魄,实在古怪。

  梅山九溪十八峒大坛,分阴阳双法,又称文武,阴法主为亡灵开路、印七、拜忏、踩灯、做牛角道场、玉皇会、千人会、万人缘、倒白虎、开财门等,阳法主为打邪家(驱鬼)、偷魄抢魂、保胎、求嗣、送子、求雨、推寨(又称“洗寨”)、上刀梯、捞油锅、冲傩还愿。

  阴阳双法下面,又分上山打猎、塘中捕鱼、田里抓鳅等本事的游山涉猎之术,祭拜天地先祖、解囊、欺负、迁坛、收禁、招魂收鬼、赶尸的行香走火之术,驱邪、打妖灭怪的打精治邪之术。

  到最末尾,才分华佗法、雪山法、铁法、水法、蛇法、猖法、药法、猎法、傩戏法、罗汉法、茶法、神打(伤)法这十二大法,这些法里,几乎囊括武、道、巫、医、祭祀、狩猎、控兽等诸多领域,极为贴近人们的生活。

  我早就对梅山教充满兴趣,竟然没有问法器的事,而是问爷爷,“嗲嗲,孟公大总管是哪个啊?”

  爷爷却是笑着说道:“你先把身体养好,我以后再跟你讲。”

  说完,他就转身,朝门外走,脚步虚浮,我仿佛间看到爷爷在转身的瞬间,嘴角有缕猩红的鲜血溢出来,我心里发紧,满是愧疚,爷爷肯定是为救我才这样的,九钉镇魂法,听起来就不是寻常的道术,爷爷道行不高,肯定是被伤了元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