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鬼火

  施法持续有半个多小时,事后,我们再度回到罗寡妇的家里。

  罗寡妇正在殷勤地给戴严八擦着脸,那模样,就跟个小媳妇似的,嘴里还在哭哭啼啼地嘀咕,“严八诶,你快些醒来咯,等你醒来,我就嫁给你好不好?你不会这样不负责任吧?我和小铃还怎么活咯!”

  “咳、咳!”

  爷爷走到门口,咳嗽两声。

  罗寡妇见我们进来,慌张地用衣袖子擦着脸,但还是忍不住急匆匆地走到爷爷面前,问:“黄嗲,怎么样?魂招回来冒?”

  爷爷笑笑,讲:“莫急,应该冒么子问题。”

  说着,他朝着床上的戴严八走过去,我看得出来,爷爷的脚步有些虚浮,当时我不懂,现在才清楚,使用招魂术,需要道行高深,我爷爷的道行并不怎么样,强行施展,其实对身体已经造成伤害。

  戴严八还躺在床上,爷爷掀开他的眼皮,瞧了几眼。

  突然,爷爷单手连挥,在戴严八的脑袋上写写画画,在画符,很快,然后猛的一声,“赦!”

  巧了,戴严八竟然真的悠悠醒转,开始迷离迷糊的,好半响没回神。

  然后,他的脸色陡然苍白,看向我们,牙齿打颤,嘴里呼喊道:“王八精……王八精……有妖怪啊……”

  爷爷面相上露出惊异,问道:“戴严八,你看到那王八精了?”

  戴严八还在胡乱地嘀咕,等了好半响才平静下来,讲,“黄嗲,我看到那个王八精了,昨天晚上,我在路上走,看到了我自己在跑,还看到你们在斗法,后来……后来我自己走到了红亮桥下面那个山沟沟里,我看到个超大的王八,然后眼前就全部变成黑色的了,方向都分不清,乌黑的,就看见那个王八精,我就跑,作死的跑,那个王八精不晓得怎么的,也冒来追我……”

  “你看到那王八精了?确定在红亮桥下面?”爷爷激动地问道。

  戴严八点点头,“冒错,绝对就是在红亮桥,我记得清楚,只是,我刚刚不是还在跑不?怎么到了罗姐家里?”

  \☆酷)匠'I网Ok唯一{正.v版,7其他都是盗:H版

  我抢言道:“跑个屁,那是你的地魂,胆小鬼。”

  乡下人,大多都对魂魄离体有所了解,俗称的“受吓”、“撞煞”,都有可能引起魂离体,戴严八抹了抹虚汗,有些不好意思,爷爷瞪我,讲:“走,我们去红亮桥下面看看,罗玉兰你在这里照看着戴严八。”

  罗寡妇有些害羞地点点头,戴严八色授魂与,这个饥渴的汉子。

  其实现在戴严八跟常人无异,需要照顾个屁,爷爷要罗寡妇照看他,估计就是想给他们两个营造个氛围而已,要不然,他也不会把罗寡妇那才五岁的女儿小铃都带到红亮桥下面去。

  小铃这丫头嘴巴甜,长得也乖巧,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甜甜地喊“山哥哥、山哥哥”,我也乐意带她,要是别的小孩子,我还真不一定乐意让爷爷带他们下去,一个个调皮捣蛋的,就像飞天蜈蚣,尽捣乱。

  红亮桥两边是山,中间是条小河,景色不错,但我很少来耍。

  之所以对这地方有些忌惮,是经常听小伙伴们说这里闹鬼,有死人骨头,晚上有人听到这里有哭喊声,还有人见到鬼火,曾经胆大包天的我还和小伙伴们来探过险,真的见到骨头之后,就不怎么敢来了。

  我是越想越怕,越怕就越靠近爷爷,捏着他的道袍,颤声问:“嗲嗲,这里闹鬼呢!”

  爷爷拍我的脑袋,讲:“放屁,少说点乱七八糟的家伙,要是这里闹鬼,那未必会到现在还没有人出事?”

  我不服气,讲:“那吴思位还见过鬼火从这里飘荡到他屋那边呢!”

  吴思位是我的小伙伴,就住在我外婆那边,离得近,不过几里路而已,我家地势高,直接站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他的家,那时候,我们要召集小伙伴,直接站在家里喊就是的,直到现在,他跟我的关系都还相当不错。

  爷爷叹息,又打我的脑袋,“莫乱瞎咧咧!”

  我摸摸脑袋,没有再讲话,其实,那鬼火是真有的,只是不晓得爷爷为什么好像有些避讳,见我被打,小铃在旁边娇笑,幸灾乐祸,让我无语。

  大清早的,湿气逼人,爷爷带着我们在山里蹿。

  我也不晓得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就是觉得红亮桥这附近的山格外的古怪、阴冷,明明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但是总感觉寂静得吓人。

  我问爷爷,“嗲嗲,则王八精藏在哪里?”

  爷爷冒回答我,直到几乎把这整片都看个遍,才讲:“我也不能具体推测出来它藏在哪里,不过肯定就在这片地方,红亮桥本来就是我们村子里阴气最重的地方,只是,这里的阴气应该还不能让王八精复原,我担就担心这里还隐藏着么子极阴之地啊,阴中之阴,又达不到阴极化阳的地步,要是让它复原,只怕又会有些麻烦。”

  爸爸就讲,“那不能够把它找出来?”

  爷爷讲:“我刚刚看的,没得办法,我们梅山教本就不擅长寻龙走脉,勘探风水,算的,就先这样吧,只要它出来害人,就把它降伏就是的,我们梅山教寻龙走脉的本事不行,这驱妖打怪那还是冒得么子多话讲的。”

  爷爷都这么讲,于是我们只得作罢,回家。

  吃过午饭之后,我和爷爷又跑到张寡妇的家里,草草把张寡妇安葬掉,然后经得组大队队长的同意,把张寡妇的烂茅草屋一把火烧了了事,看着那水库里面的水倒映出来的滚滚浓烟,我总感觉,像是有个狰狞的面孔在对着我笑。

  之后的两年,村里很平静,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我也是正常上学,几次跟爷爷提及想要跟他学梅山法的事情,但都被他拒绝,问他原因,他有不告诉我,让我好生郁闷,至于王八精的事情,也渐渐地被我们忘却。

  爷爷倒是经常去红亮桥探查,但始终都没有发现王八精的踪迹。

  零零年,乡下开始兴起“入城风”,很多青年男女开始进城打工,我爸爸妈妈也开始蠢蠢欲动,我叔叔读书出去,当时已经在宁县法院上班,大姑家则是在宁县开间小餐馆,有叔叔带熟人过去,生意不错,小姑也在不久前嫁到湘潭市,老公是个村长,家里也就我爸爸混得最差,他们也都支持爸爸去县里发展。

  我就是个累赘,屋里经过好几次商量,最终决定把我也带去宁县。

  我正巧是小学毕业,升初中的阶段,在宁县教学质量也好些,说起来对我的未来是很有好处的,只是我不开心,在乡下呆得久,我早就熟悉这里的草草木木,我舍不得这里的山水,更舍不得我的小伙伴们。

  恰巧,这个时候,村子里却是再度产生恐慌。

  在城里打工的小伙子李家二娃从城里回来,夜里出去捉黄鳝,彻夜未归,次日的早上,被去田里灌溉的村民发现,直挺挺地躺在田里,双眼暴睁,满是惊恐之色,拳头抓得紧紧的,脸上极尽害怕。

  爷爷作为村子里唯一的法师,当时就被焦急的乡亲们喊过去看。

  我也跟在他的后面,在田里见到李家二娃的尸体,死不瞑目,爷爷翻看他的眼睛,好半响,脸色越来越凝重,我们都问他怎么回事,他讲:“看他的死相,不是遇到鬼就是遇到妖怪,只怕是那只王八精复原的。”

  有村民讲:“会不会是吴家坪那里的两只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 说:

  贴吧来的在下面留个言吧~~眼熟一下。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