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乌云就像压在头顶上,水库的水已经蔓延上来,堤坝都被冲垮不少,张寡妇捡到的王八就是从这水库里冲出去的,这水库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早已经存在,也不晓得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妖怪。

  爷爷牵着我,跟我讲:“把戴严八的魂召回来,就把张寡妇的屋烧咯!”

  我爸爸就问他,“烧了搞么子?”

  爷爷讲:“这屋的风水不行。”

  风水一说,我听爷爷提及过,但是不懂,瞪着乌溜的黑眼珠子看他,他说:“本来是个好风水局,前面是水,后面靠山,屋子的地势也高,只是,唉,是穷山恶水,这整片地方的风水都不太好,张寡妇的屋子又倒映在水里,更加的不吉利。”

  我似懂非懂,但是张寡妇家搬到这里之后连遭不幸倒是真的。

  据我所知,她家是从更偏僻的山沟沟里搬出来的,原来有五口人,只是,在这里住过十多年后,大儿子稀里糊涂地死在山里,小儿子也是无缘无故地发疯,就溺死在这水库里,小儿子本来有个媳妇,在他死后,就跟别人跑了,连孩子都一起带走了,那之后,张寡妇就成了孤身一人。

  本来以为她命硬,没想到还是没逃过去。

  听爷爷这么说,我还真陡然觉得这地方可怕起来。

  自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到这水库里洗过澡,平常时候,哪怕是白天,我也是能不来就尽量不来,我还记得叔叔在之后也给我提及过这里,那是春节闲聊的时候,他说他小时候,在张寡妇家这片的山里放牛的时候,还看见过个穿着古衣的老头子。

  乡下空旷,一眼看去就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我、爷爷、爸爸三个人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水洼里,到处寻找戴严八的踪迹,碰到有好奇的乡亲问我们干什么,我们就说戴严八发疯,在找他,他们也帮着一起找。

  只是,戴严八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找了小半天都没找到。

  这事情说来也搞笑,就在我以为戴严八是不是晚上掉到水库或者池塘里已经淹死的时候,村里的罗寡妇找上我们,讲戴严八躲在她的床底下,死活都不肯出来,我差点笑死,戴严八这个色鬼,失了魂都还记得找罗寡妇,看来是真对罗寡妇有意思,要不然,就是他经常去罗寡妇家。

  其实在我看来,戴严八和罗寡妇倒也般配,戴严八丑是丑点,但起码还勤快,罗寡妇虽然带着个小女孩子,长相平平,但胜在奶子大,想当年,罗寡妇那对凶器不知道让多少村子的年轻力壮的汉子们偷偷咽过口水。

  再者,戴严八对罗寡妇那点觊觎的心思,村里边人人都心里清楚,两人讲不定都已经滚过床单了,只是这么拖着拖着,也不结婚什么的,大家都不清楚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想法,按理说,罗寡妇守寡这么久,跟着这戴严八,也没人会讲什么闲话。

  《o看t正版vQ章节S√上√酷匠@G网DK

  闲话不扯,我们听到罗寡妇的话后,就急匆匆地跑到罗寡妇家里。

  “呜……呜……”

  刚打开她的房门,就听到戴严八的声音,在那里哼唧哼唧,从床底下传出来的。

  爷爷就问罗寡妇,“他怎么进来的?你晚上睡觉不锁门的啊?”

  罗寡妇脸色顿时有些红,凶器颤巍巍的,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以为他找我有事呢!”

  我旁边,爸爸憋着笑,脸都憋红了,晚上来找有事,除去滚床单之外,绝无他想。

  “现在怎么办?”我对爷爷说道,当时我还不懂这些龌龊的事情,所以心思还都在戴严八和王八精的身上,罗寡妇和戴严八之间有什么苟且,关我屁事,在我看来,去别人家玩很正常嘛,就是关系好而已。

  爷爷眉头紧锁,“只怕有些麻烦呐,我先给他收收惊试下咯!”

  讲完,爷爷就要罗寡妇还有我爸爸出去,只把我留在里面,他对我讲:“山伢子,等下我施法的时候你要莫出声,晓得吧?”

  我乖乖地点头。

  随即,就见到爷爷把神志不清戴严八从床底下拉出来,叽里呱啦地念了通咒语,戴严八双眼无神,嘴唇发白,但却是乖乖地没有反抗,爷爷左手摸着戴严八的脑袋顶,右手在他的额前画符,来来回回就是“雨”、“渐”、“耳”三个字在重叠,反正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一边画符,他还一边念咒,咒语念完时,他的符也已经画完,只见他对着自己的手掌连哈了三口气,又在戴严八的额头扫了三下,大喝一声,“归!”

  但是,戴严八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仍是双目无神的痴呆模样。

  我见到这样的情况,知道不对劲,问爷爷,“怎么回事啊?”

  爷爷叹气,讲:“戴严八的地魂脱离肉体,只怕是受到的什么阻碍,收惊术不起效用,看样子要用招魂术才行,山伢子,你喊你爸爸去把我供奉的祖师请来,我要开坛作法。”

  “好!”

  我点头,隐隐有些兴奋。

  开坛作法,那可是大场面,我爷爷是梅山教的,信奉翻坛祖师张五郎,那是个倒立的神,听说还是太上老君的女婿,在梅山教中,他能够和开派祖师定龙太子,梅山之祖蚩尤战神齐名,端得是法力通天。

  常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包括“天魂、地魂、人魂”,古称“胎光、爽灵、幽精”,天魂为阳,地魂为阴,人魂又为阳,人死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地,人魂徘徊在墓穴之侧,这地魂迷失,比人魂迷失更要难得招回来,迷失得久,还有被阴差捉拿的危险。

  魄呢,其实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主管人的肉体生理,所以人死而魄散,在密藏中,魄即是位于人体从头顶到胯下会阴穴的中脉之上的七个脉轮,七个能量场,天冲魄在顶轮,灵慧魄在眉心轮,气魄在喉轮,力魄在心轮上,并同时与双手心和双脚心相连,中枢魄在脐轮,精魄在生殖轮,英魄在海底轮。

  魄是人体独有,很难离体,就像钥匙与锁孔,人的魄,是不可能寄存在别人身上的。

  话说,我让爸爸回去把祖师请来,还让他带上爷爷的道袍等家伙什,随即,又和罗寡妇等人一起,帮忙抬桌子,准备鸡、鱼、肉、果等贡品,等我们准备妥当,爸爸早已经过来,爷爷把翻坛祖师摆在法坛之下,穿着道袍,准备作法。

  这招魂开设法坛的位置也有讲究,需在村前的十字路口。

  法师施法,常人都不能离得太近,我们纷纷站开些,避免撞煞,只见爷爷列请各位祖师仙师之后,手持铜铃为震邪法器,开始抽羊癫疯般的手舞足蹈,像跳草裙舞,嘴里念念有词,呼喊:“屋前屋后失了魂,屋檐童子送回来;庙前庙后失了魂,城隍菩萨送回来;河岸塘边失了魂,河神水官送回来;山林崖头失了魂,山门土地送回来……”

  爷爷跳着跳着,还喝了口符水,然后喷吐出去。

  “呼……”

  符水珠子经过那两支蜡烛的时候,猛的燃烧起来,就像是爷爷在喷火,看得我目瞪口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开始弥生学习梅山法术的心思,当时年纪小,只是觉得这东西新奇,要是现在,我倒是宁愿不学习这些法术,那样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