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双手仍然是朝天直伸着,面部僵硬,眼神狰狞恶毒,我人小鬼大,扑上去握着那把桃木剑就往下面插,当时,闻到张寡妇身体上的臭气,差点把我熏晕过去。

  但是,这桃木剑太没用,插在张寡妇身上就像插在木板上,钉不进去。

  我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憋着口气,脑袋都发胀,张金贵想直立起来,往上面拱,我还没发育完全,力气小,根本就压不住。

  还好,唱孝歌子的,还有我爸爸及时来帮忙,三个人握着那把桃木剑,死命往下面捅去。

  “嗤……”

  剑破肉的声音,桃木剑只留下小截在外面,几乎把张寡妇捅个底儿穿。

  “啊……嗬……”

  张寡妇嘶吼,突然爆发出巨力,把我们三个人都挣开,直立起来,我看这样还摆不平他,吓得哭脸,全身,就连裆里的小鸟都簌簌发抖。

  就在这时,张寡妇突然扑倒在地上,不再动弹,有阵凉风从我们身边刮过。

  “呼……”

  我看到爷爷松了口气,知道张寡妇应该被摆平的,只是这家伙也真是的,枉我原来逢年过节还过来拿几颗糖给她吃,张奶奶,张奶奶喊得亲热,她倒是好,死了还要这么来吓我们,真是个白眼狼。

  爸爸是个孝子,顾不得理我,跑到爷爷身边,扶起他,问:“伢(爸爸),你冒事吧?”

  爷爷摇摇头,缓了几口气,走到张寡妇尸体旁,叹气,说:“冒事,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咯,张寡妇尸变有些异常,我怕还会有什么变化。”

  我听得小心脏都扑通跳,还有变化,那不是必死无疑啊!

  我走到爷爷面前,问:“爷爷,张奶奶到底怎么尸变的啊?你不是说着尸变是要尸体埋在极阴的养尸地才会发生的事不?”

  爷爷摸摸我的脑袋,“山伢子胆色不错。”

  我顿时挺起胸膛,万分骄傲,爷爷又讲:“尸变分为很多种,养尸地只是其一,还有吸收到阳气,比如猫、人、狗,都有可能让尸体尸变,另外一种,就是有妖邪入体,我怀疑张寡妇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看着爷爷,“你不会是说那只老王八吧?”

  爷爷说:“等天亮就晓得,好咯,你也莫问的,让我休息下。”

  现在,爷爷就是我心目中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话,我绝对听从,所以我乖乖地不问,还把他扶到椅子上坐着,然后盯着张寡妇的尸体,我在想,张寡妇的眼神之所以能够那样狠毒,是不是就是因为他是妖邪入体的原因。

  早就听说王八这种活得很久的动物有灵,容易成妖,看来是真的,听爷爷讲,在河上摆渡的船夫有三条规矩,一不拉棺材明器,二不拉活人寡妇独一人,三不拉十斤王八九斤鳖,这第三条,就是讲年老的乌龟王八有灵性,轻易得罪不得。

  张寡妇敢吃这脸盆大的王八,也真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头次见到尸变,我是又害怕又好奇又紧张,开始的睡意也烟消云散,盯着张金贵的尸体发呆,他现在的样子,似乎跟其他的死尸没么子区别,只是背上那根冒出尖来的桃木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知不觉,就听到鸡叫声。

  乡下天亮得早,鸡叫得更早,我看向屋外面,天色还是暗暗的,只有朦朦胧胧的光,根本就透不过那凌晨的湿气,爷爷准时醒来,站起身,围着张寡妇的尸体看,脸色阴沉,讲:“鸡鸣都没有么子变化,坏了,那只王八精肯定跑了。”

  我突然想起那阵阴风,就讲:“张奶奶死的时候,有真凉风,是不是王八精?”

  爷爷一拍大腿,“哎呀,你们怎么不早讲?”

  我觉得委屈,嘟囔道:“我又不晓得那是王八精……”

  爷爷叹气,“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那只王八精就算冒死,也肯定是受到不轻的伤,近段时间应该是不能够出来害人的。”

  爷爷说着,蹲下身子把遮在张寡妇脸色的苫脸纸揭开,露出张寡妇的脸,满是皱纹,惨白惨白的,不再像之前那样隐隐泛出青色,嘴唇乌紫,和普通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两样。

  爷爷又翻开张寡妇的眼皮子看,瞳孔重新变为乌黑的,只是,那眼白怎么看都有些不对的样子,但是我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反正就是心里的感觉,感觉那眼白像是可以把人吞噬进去似的,对,空洞,就是空洞。

  爷爷查看良久,叹息说:“造孽啊,张大妹子魂飞魄散了。”

  周围围着的村民都大惊失色,七嘴八舌地问爷爷该怎么办,那只王八精还会不会祸害别人。

  爷爷叹息,摇摇头,讲:“短时间内倒是不用担心,那王八精的残魂虽然逃走,但它即便没有烟消云散,也肯定是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是出来害不得人的,除非它能够找到个上好的阴地疗养。”

  我说:“那咱们这里有阴地吗?”

  虽然我对妖怪什么的很好奇,但是打心底里不愿意那王八精去而复返,那家伙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这次就让得爷爷受伤,那下次那还得了。

  爷爷又是摇头,“我虽然修习梅山水法,但是道行不够,而且,我们梅山法本就不擅长勘察地形,那是麻衣的长项,所以,我们这附近有没有极阴之地我也不太清楚,表面上的我都还勉强能看得出来,怕就怕那些地下隐藏的阴地啊……”

  梅山教是我爷爷所属的教派,号称“南蛮第一教”,据说很牛。

  梅山水法,则是梅山十二大法中最为深奥的法术,也是精髓所在,可以用于治病、退煞、消灾、收猖、表演、防身、抗打、攻击、斗法、收魂、招魂等等。

  当时爷爷也没有教我梅山术,所以,关于梅山教的消息我也只知道一星半点。

  “行了!”爷爷突然站起身来,说:“杨万生,你们留在这里把张寡妇的尸体搬回到棺材里,我跟我崽还有山伢子去找戴严八。”

  我想其戴严八开始狼狈逃窜的样子,瞧不起他,嘀咕道:“找他搞么子?胆子细得跟老鼠一样。”

  我这话出口,周围有两个村民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们的胆子,比戴严八还小。

  爷爷拍我的脑袋瓜子,没好气道:“你懂个屁,戴严八那是被吓走的魂,已经神志不清的,要是不快些去找他,给他招魂,他讲不定就会这么真的疯掉去。”

  我这才明白过来,我就讲当时戴严八怎么跟疯了似的,连牙齿砸掉都不管,原来是被吓走的魂,魂魄被吓走一类的事情,在我们乡下到还算常见,算不得多古怪。

  爷爷讲完,就拉着我,带着我爸爸朝外面走。

  “黄嗲……”

  刚走到门口,杨伯伯就喊我爷爷,我们回头,发现几个乡亲都眼巴巴地看着我爷爷。

  我爷爷就问:“还有么子事?”

  杨伯伯心有余悸地指着张寡妇的尸体,讲:“她……她不会再诈尸吧?”

  我爷爷哭笑不得,“都讲了那王八精已经受重创的,你们就放心咯,不会有事的。”

  “哦!”

  杨伯伯点头,但脸上还是有些担心,也对,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怕,明摆着的死尸,突然弹起来,常人都难以接受,我现在看张寡妇的尸体都还有些心里发毛。

  Be最#新H章节C上酷'匠AZ网

  同时,我心里还有些隐隐的兴奋,这是我头次见到灵异事件,觉得果然刺激,我没有想到的是,王八精这件事情,却是对我的人生产生了那么大的影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修改版,这是精修版啊,看到错别字提醒下我啊,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