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傅一航,请问尊姓大名。”

  “杀手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名字的。”

  “谁派你来的?”

  “无可奉告。”

  “来杀我?”

  “不是。”

  “我看也不像,否则你早就动手了。”

  “难道是威远镖局?”

  “你话太多了。”

  越是这样,傅一航越是好奇,对他来说眼前这人就是一个谜。

  “你还没吃饭吧!有没有兴趣与我小酌一杯?”傅一航想借此机会摸摸他的底。

  “没兴趣。”

  “相逢即是缘,我请客你消费。来来来。”傅一航连拉带哄说服他。

  那人有些不耐烦了,从背后取出三节棍,想要动武。

  “哦,打架呀!”傅一航笑着说,“要是我赢了,你就得陪我一起去。”

  “你要是输了,我可要杀了你。”

  傅一航毫不含糊,拔出破风刀对三节棍。

  “可以呀!”傅一航说,“不过跟我比还是差点。”

  那人三节棍也是一把好手,但是他拗断的技巧全被傅一航的破风克制住了,拜了下风,没办法同傅一航来到悦来客栈。

  “这悦来客栈的菜可是附近最好的,你别客气,放开了吃。”傅一航说,“出门在外别板着个脸,你这样会吓着别人的。”

  那人继续沉默,毫不理会这番言语。

  “其实杀手也分好的和坏的。我看兄弟你就属于好的。”

  那人听后,不禁笑出声来,“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说成好人。”

  “杀手杀人是任务,我看得出你是有原则的。”

  那人奇怪的看着傅一航,好奇竟有这样的人。周围的人听到杀手两字,吓得不敢往前。

  “我师父曾对我说‘黄昏之后是黑夜,而黑夜之后是黎明’我相信任何人都有变好的可能。”傅一航讲起道理来,“我从小是个孤儿,在外流浪,不学无术,用假骰子骗钱。多亏我师父,让我迷途知返,教我武艺,我才有今天。”

  那人听后,也想起了自己:从小父母被杀,跟着杀人如麻的义父,成为他复仇的工具。不禁黯然神伤。

  “很难得会有人跟我说这些。”那人说,“你是第一个,恐怕也是唯一一个。”

  傅一航举杯,说:“那我们为这‘第一’干了这杯。”

  那人此刻极其复杂,他也很欣赏眼前这人,但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朋友”,因为他的生活中没有朋友。

  吃完饭后,傅一航结了账,两人走出悦来客栈。

  那人放慢了脚步,回过头,对傅一航说:“请记住,我叫戚明星。”

  “你不是说杀手是不能告诉别人自己名字的吗?”傅一航大吃一惊,他根本没有预料到。

  mK酷匠c$网唯CB一}t正@#版◎,_I其他都是TW盗T版

  “是的,不过你不一样。”戚明星说着这话,神情一样的冷酷。

  戚明星走后,傅一航自言自语:“戚明星。”

  “爹,傅大哥他走了。”司马玉手拿一封书信,跑过来。

  司马新接过来看,纸上写着:庄主,玉儿,请恕我的不辞而别。这几日在贵庄给各位添麻烦了,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定会相见。玉儿,谢谢你送我的手帕,我真的很喜欢。傅一航敬上。

  “傅大哥不能就这样走的,我一定要去找他。”司马玉泪水滚动,正欲跑出去。

  正在这时,祁心诚走进来,两人相碰。

  祁心诚见司马玉如此慌张,便问:“小师妹,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呀?”

  “傅大哥走了,我要去找他。”

  祁心诚听了这话,很是不悦,相劝道:“他一个外人,要走就走呗。难道还要强留他住下吗?”

  “傅大哥不是外人。”说着跑了出去。祁心诚想拦却拦不住。

  司马新在一旁看着,待司马玉离开后,将祁心诚叫到身边。

  “阿诚,是不是你赶一航走的?”司马新问。

  祁心诚一听,吓破了胆,忙说:”师父,我没有。”

  “别以为师父年纪大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师父我看着长大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司马新教导说,“你呀!这次就算了,自己好好反省吧!”

  祁心诚认了错,从大堂走出去,但在心中已经对司马新充满了怨恨。司马新又叫几个徒弟去找傅一航。但这傅一航究竟去了哪里“堂主,你看那人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一人拿着图纸,对照前面的人。

  燕子飞仔细一看,果然是傅一航。

  “好你个傅一航,真是冤家路窄。这次我饶不了你。”燕子飞说着,突然想起老魔曾嘱咐不要擅自行动。

  “堂主,这傅一航杀了仇堂主和薛堂主,可不能放了他呀!”

  “当然,可是……”燕子飞犹豫着,“我们不如教训教训一下他。你们在这儿待着,看我的。”

  燕子飞一跃而起,身轻如燕,风一般从傅一航身边闪过,稍用手往傅一航腰间一碰,将他的银子全拿走了。傅一航只当是行人碰了一下,并不在意。

  燕子飞看着傅一航进了一家酒楼,心想:傅一航,你没了酒钱,看你怎么办。

  傅一航是个豪放人,一进去就说:“小二,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好菜全拿上来。”小二自是拿出招牌的酒菜来。

  傅一航酒足饭饱,招呼店小二结账。小二清点了一下,客气地说:“客官,一共二钱三分。”

  听到价钱,傅一航摸了摸腰间,正想拿钱来付,谁知钱袋却不见了。傅一航假装镇定,冲着小二笑着说:“呵,小二哥,这里是水月山庄,贵处是这里有名的酒楼。嗯……”

  “客官,一共是二钱三分。”小二也笑着说。

  “这水月山庄可是个好地方,我和那庄主还有几分交情。”傅一航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着继续说,“你们这儿酒菜不错。嗯……价钱嘛也公道。”

  小二有些不耐烦了:“客官,一共二钱三分银子。”

  “便宜,便宜。”

  “那银子呢?”

  “这样吧!替我挂上帐,我晚上还来吃,到时候一起付。”说完起身要走。

  小二当时就变了脸色:“好啊,看你贼眉贼眼的,就不是好东西,一餐不够你还想再来。”

  傅一航丢了钱,本来就着急,被这小二一通骂,哪还受得了,反驳道:“你怎么骂人呀?”

  “骂你?我还要打你呢!”

  “这位朋友的钱,我帮他付。”一位姑娘走来递上一两银子,“够不够?”

  傅一航看那女子,正是司马玉。

  “玉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傅大哥,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快和我一起回去吧!”

  “不,我不能和你回去。”

  “为什么?因为祁师兄他们吗?”

  “不,我四海为家,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司马玉一把抱住傅一航:“傅大哥,我喜欢你,我不能离开你。你既然不愿和我回水月山庄,那就让我陪你浪迹天涯吧!”

  傅一航听了司马玉这番告白,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所措。

  “玉儿姑娘,你,你别这样。”傅一航企图松开司马玉,谁知她抱得更紧了。

  “罢了罢了,我和你回去吧!”傅一航笑着对司马玉说,“总不能让你陪我流浪吧,你可是大小姐,我又怎么忍心呢?”

  司马玉听后笑了。就这样傅一航又回到了水月山庄。

  自从傅一航回到水月山庄,总能看到庄外有一个黑衣人在注视着水月山庄,傅一航知道那人正是前不久认识的戚明星。他依旧是那身打扮,脖子上挂着什么东西,像是有意遮掩,不想告诉别人自己真正的身份。

  “这位兄弟,为什么总盯着这里不放?”傅一航走过来。

  戚明星对傅一航没有丝毫戒备,冷冷地说:“是你呀!”

  傅一航客气地说:“上次好不尽兴,我们再找个地方痛饮几杯,如何?”

  戚明星有些犹豫,他不知道眼前这人的目的,是纯粹的喝酒,还是别有用心。他以沉默相对。转而他又想:何不如通过这人来进一步了解司马新的举动呢?

  “这不是傅一航这小子吗?他旁边那人是谁?鬼鬼祟祟的,一定有问题。看我告诉师父去。”

  傅一航和戚明星的对话全被祁心诚看见,“这下你可有把柄落在我手上了。”

  两人来到酒坊坐下,傅一航要来一坛佳酿,给戚明星满上。

  戚明星端起酒,问:“你很喜欢喝酒?”

  “你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的区别?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许多时候我们更需要酒。”

  戚明星喝了几口,神情依旧凝重,直言说:“你和威远镖局有什么关系?”

  “江湖之中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傅一航问,“你和威远镖局的人有过节?为什么要监视水月山庄?”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原因的。”戚明星又喝了几口酒,说:“一个杀手,是没有自由的,我也从来不奢求自由。小时候在北漠,记得父亲总问我想不想知道沙漠的尽头是什么?现在走出来了,却发现沙漠的尽头还是沙漠。”

  傅一航感到一丝悲凉,相劝道:“你越想忘记过去,其实你记得越深。都说酒能忘忧,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那该多好。”

  “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记性太好了。”戚明星陷入沉思,“我永远都忘不了我杀手的身份,只有杀人才能证明我的存在,也只有杀人时才能让我不再孤独。”

  “那之后呢?”傅一航道出戚明星的误区,“杀手的心是冷的,对手死后更是孤独,因为你没有感受到自身的正义,你也没有尝试爱过一个人。有时候一个擦肩而过的人,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戚明星看着傅一航。

  “因为我觉得你不像是坏人,至少骨子里不是。”

  “你就这么肯定?”

  傅一航点了点头说:“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走出阴影,我相信我们相遇是缘分。”

  “我一直认为杀手和普通人不一样,原来在真情面前,所有人都一样。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也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虽然我知道我们的情谊不会长远,我还会继续杀人。可是,这一刻,我觉得好暖。谢谢你的酒,它可真有用。”

  戚明星说完,拿起他的三节棍,走出酒坊,晚风拂过他的脸庞,一头散发飘逸。他从来没有这样放松过。

  现在已近黄昏,而在这个杀手心中才刚刚破晓,朝阳或好似朝阳一般发出光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