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救了我。”女子擦了擦眼泪,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傅一航。”

  “原来你就是傅一航。”女子说,“听说你救灾民,闹赌场,还杀了恶霸薛子义。是不是真的?”

  “习得武艺,自然要匡扶正义。这些事实在不足挂齿。”

  “你可真是个好人。但你杀了仇子煜,星宿派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是没有地方可去,就和我一起回威远镖局吧。也好借机会报答你的搭救之恩。”

  傅一航想了想,也别无他法,正好借此机会去会会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司马新。

  “那就打扰了。多谢……嗯,不知姑娘芳名。”

  “你就叫我玉儿吧!”

  两人骑马离开了丛林。

  少室山上,少林寺外。

  “我……我……我要见圆德大师。”那人浑身是血,手中紧握着一本书。话音刚落便昏死过去。

  圆德方丈急忙走出来,看到那人倒在台阶上,再看他一身穿着,知道是点苍派的,连忙让弟子将他抬进去。

  几天的照料之后,那人终于醒了。

  “你终于醒了。”

  “你是圆德大师?”

  “老衲正是。”圆德问,“这位施主,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痛哭起来,捂住伤口,拿出一本书,是一本秘笈,上面写着“七星刺血大法”。圆德知道这本书的来历,不觉心神不安起来,想不到这本书又重出江湖了。

  “完了,全完了,点苍派全完了。”那人说着,流下来眼泪。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这本七星刺血大法原是点苍派前掌门一阳子所创,内藏“迷花点穴手法”和“七绝重手”两门点苍派绝学。一阳子又精通人体经脉,靠刺激人体中的百会,耳门,风池,膻中,气海,神阙和心俞七道穴位激发潜能,将功力提升数倍。一阳子将这门功夫称为“七星刺血大法”。练此功夫必先舍弃自身的半条命,再加上穴位轻重拿捏不准,极易走火入魔。因此,这本秘笈被点苍派历代掌门禁止。但又因为里面有太多点苍派失传的武功,不忍毁掉,就放在禁地“冲霄阁”里面,任何进入冲霄阁的点苍派弟子,都要被逐出师门。

  独向苍天横冷箭,傲世人间笑红尘。

  世事难料,点苍派大弟子马武军起了歹心,为了武功快速提高,无视戒规,只身一人潜入冲霄阁偷取七星刺血大法。他拿着秘笈,躲在僻静的地方练习,功力果然大进。其实历代弟子偷学的事情发生过不少次,大多无疾而终,全因为练习这门功夫导致武功尽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越到后来越没有人有这个念头,冲霄阁的把守也松了许多。

  马武军的天赋是很高的,照着秘笈练习了好几日。其间难免经脉错乱,但他凭借自己的内力,生生的抑制住了。可是多次的脉络交接,再加上内力相压,导致他气血逆流,终于走火入魔。

  掌门柳伧轩听到叫声,和一帮弟子赶过来,看到徒儿这副模样,又看到旁边的七星刺血大法,知道大祸将至。连忙点了马武军的穴道,设法让他平静下来。谁知马武军竟然冲破穴关,完全失去了理智,冲了出去。

  柳伧轩大惊,命点苍派众人拦住马武军。马武军毫不示弱,面对同门丝毫不留情面,点苍派弟子被他杀害殆尽。柳伧轩看着已经身负重伤的阿威,命他带着七星刺血大法赶快离去,把这本秘笈交于少林圆德方丈,切莫落入恶人之手。

  柳伧轩保护阿威离开,留下自己与马武军决斗。可此时的马武军功力已经提升了三倍有余,柳伧轩不是对手,被马用七绝重手一掌毙命。而后,马武军的心脉崩裂,七窍流血身亡。

  阿威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全都告知圆德大师。

  “善哉,善哉。柳掌门与老衲交情甚深,想不到却……”圆德闭目,为柳伧轩哀悼。

  “大师,我师父托我将这秘笈交于少林寺保管。恳请大师切莫让此书落入贼人之手,我在这儿替我师父谢过了。”

  “施主请起。此事关系中原武林的安危,老衲定当不负重托。”

  星宿宫内……

  “飞儿,这么就你一个人?老二呢?”

  说话这人正是星宿老魔方星龙,那人足有六尺,一头飘逸的白发,左边脸深受毒害,丑陋无比。故又名“方老怪”。而下跪这人便是燕子飞。

  “师父,老二他,他被傅一航杀了。”

  “什么?又是这傅一航。想我堂堂星宿派四大高手,竟被这小子害了两个。我岂能容他。”方星龙说着,一掌击碎了石桌,怒斥道,“星宿派弟子何在?”

  “在。”下面众人应声。

  “你们下山,不惜一切代价,给我除掉傅一航。”

  “是。”

  “慢着。”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人,相貌俊秀,一身白袍。

  “少主。”

  此人是方星龙的独子,江湖人称“小太岁”的方子兴。曾与燕子飞等人结拜,排行老三。四大高手中有他一个。

  “我儿何事?”

  “爹,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禀告。”

  “何事?”

  “昨日点苍派在一日之内被灭了,其中一人全身经脉爆裂而死。”

  “什么?难道是……”方星龙不禁兴奋起来。

  “没错。”方子兴回答,“那杀人的招数正是七星刺血大法。”

  “没想到柳伧轩这家伙没有将它毁掉。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方星龙收回了之前的命令,转而让方子兴继续探听七星刺血大法的下落。

  “师父,那两位师弟的仇就不报了吗?”

  “飞儿,你不用心急。这仇我们一定要报,但这七星刺血大法我更是势在必得。你给我盯紧傅一航,那笔仇咱们今后慢慢算。你千万不可单独行动,知道吗?”

  “是,师父。”

  北漠,飞鹰堡内……

  “义父,我们回来了。”

  “好,这次的任务完成的怎样?”

  大哥阎霖回话说:“金枪手陶德标和九通神徐逸之都已经被我们几个杀了,可惜那鬼见愁王安不知了踪影。”

  越西鸿听后大怒:“我要你等何用,区区小事都办不成,还有脸来见我。还不快滚。”

  “义父息怒。”戚明星求道,“我们虽然没有除掉王安,但我们给义父您带来了这个。”说着,让属下将劫来的珍宝抬了上来。

  果然是宝贝,越西鸿脸上泛着喜悦的笑容。但他再看见撕落在地的封条,上面写着“威远镖局”四个大字,神情一下凝重起来。显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

  “怎么会是威远镖局的呢?”杨右使在一旁发问。

  酷}%匠%1网X永久免)~费…*看?《小《e说Iy

  “义父,有什么问题吗?”白鹰辛松问。

  “你们初入江湖,不知里面的利害关系。现在威远镖局在中原武林的地位如日中天。你们劫了他保的镖,可要惹上麻烦喽!”越西鸿跟他们说。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将这批财宝归还?”

  “到了我越西鸿手里的东西,哪还有归还的道理。这样,老九,你再去一趟中原,留意司马新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样,迅速来告知我。”

  “是。”戚明星接过命令。

  “看来我飞鹰堡要在中原立足,就先要搬开司马新这块绊脚石。”越西鸿自言自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