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明星等人屠杀江湖正义之士,已为天下所不容……

  “唉,这江湖又有一场血雨腥风。”

  “师傅,你唤我何事?”

  “徒儿,你跟随为师习武可有些年月了,如今你技艺有成,应当下山除暴安良。中原武林就有一场大乱,你自可闯荡一番,不过千万当心星宿派的人。”

  “一航谨遵师傅教诲,就此别过。”傅一航磕了几个头,下山去了。

  傅一航个性不羁,好游玩。行走在荒野之中,见到两个行迹怪异的人,偷偷摸摸的,像是在交谈什么。傅一航好奇,一跃而起,站在树枝上,静静的偷听。

  “怎么样,东西藏好了没有?”

  “全藏好了。”

  “嗯,沈大富家那个护院的功夫还不错,今晚我们见机行事。”

  “好,今晚二更动手,我来引开那个护院的,你得手之后向东走与我会和。”

  “嗯,现在离二更还早,我们先到镇上去,到时候好下手。”

  两人朝着小路往镇上走去。

  “哦,原来是两个贼人。”

  傅一航也来到镇上,看着那两人进了一家客栈,自己也走了进去。

  “小二,快来招呼大爷,大爷我吃饱喝足了,还要去做没有本钱的买卖呢!”傅一航故意大声说。

  *n酷匠网t!首%发$o

  那两人注意到,看了他一眼。

  “客官,你说笑了。”

  “谁跟你说笑。”傅一航说,“今天有些邪门。他奶奶的,你这儿有没有黄历,我倒要查查今天是不是不利偷盗。”

  那两人一听到偷盗两字,不觉一惊,放下筷子。

  “客官真会逗人,历书上真的记着有不利偷盗的吗?”小二不解的问。

  “没有吗?”

  “没有,绝对没有。”

  可是照我看,今天可不利偷盗。尤其二更是个恶时辰,如果非去干那没本钱的买卖。嘿,多半会……多半会见鬼。”

  那两人觉得蹊跷,急忙付了钱离开了。

  傅一航暗自笑了笑,看着他们离去。

  酒足饭饱之后,傅一航招呼小二过来,拿出一锭银子:“够了吗?”

  “客官,你给多了。”

  “小二,麻烦你替我找一条麻绳来,要两丈长,手指头那么粗。这锭银子嘛,我就不要了。”

  店小二找来一条麻绳,傅一航接过麻绳,走出了客栈。

  一更刚过,傅一航就在路上等候,他躲在树上,看见有一个走过来,傅一航认出他就是白天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待那人走近,傅一航撒手将麻绳抛出,缠住那人的脖颈。傅一航一手抓住绳子,从树上跳了下来,顺势将他悬挂在树上。

  “你要是再动一下,小心我削了你的耳朵。”

  那人仔细一看,惊讶得说:“原来是你。”

  “我早就说过今天不利偷盗。尤其是二更,你偏不听,还打着偷窃的主意。”

  “大侠饶命,小人王明,只是家中有八十岁的老母需要赡养。才做了偷盗的活。”

  傅一航听后不屑,冷笑着说:”真是奇怪,为什么总是八十岁,既不是七十九,又不是八十一。”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呀!”

  “我要你命何用,不过你偷来的钱我得拿走,你就在这树上好好反省吧!”说罢,拿走那人的包袱走了。

  第二日,傅一航将包袱里的金子悉数发给了当地的百姓,此后傅一航名声大震。

  傅一航骑着他的马,继续他的江湖生活。

  “给我打。”几个人一起殴打一个人。

  傅一航见了,急忙拦住,问:“这位兄弟犯了什么错,为何这样欺负他?”

  “这人输了钱不承认,还赖在这儿不走。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他。”

  “这位小哥,他们都不是好人,在色子上设机关,专欺负我们这外行人。”

  “你再敢胡说。来人,给我打。”

  傅一航一把将那帮人推开,将自己的钱都给了那位兄弟。

  “这些钱给你,好好生活,不要再赌了。”

  那人接过钱,忙着感谢。

  “等等。”傅一航从他手中将银子拿回来,用力从银子上掰下一块,“我还要留下一点。”

  傅一航转身问:“我可以进去赌一把吗?”

  “当然。请进。”

  “小哥,你别进去。天霞铺就是杀人的场子,你可千万别赌呀!”

  “多谢好意,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输的。”

  傅一航来到柜台前。

  “换筹码来。”

  “净重八钱。”

  傅一航拿过这八钱筹码,走了进去。

  “借过借过。”

  那和手正在叫:“想发财的快下注呀!”

  “慢着。”傅一航说,“没什么,初来乍到,想验验你骰子里头有没有鬼。”

  “胡说。”和手急了。

  “若是我胡说,给我验验又何妨呢?”

  和手犹豫了一下:“好,拿去验。”

  傅一航接过骰子,放在手心里掂量掂量,而左手悄悄地从兜里掏出自己的骰子,与原骰子调换了一下。

  “嗯,不像有鬼。”于是将骰子还给了和手。

  “我这儿只有八钱,以小赚大,就全压这儿,十二,固定。”

  “好,买定离手。来来来,开了。”

  和手数着:“三四一十二,以小赚大,买十二的小兄弟赢了。”

  傅一航接过筹码,说:“一赔十六,八钱银子嘛,就变成十二两八。来,再一起压在这十二点上。”

  “啊,又是三四一十二。”和手惊呆了,不敢相信。

  “这十二两八就变成了二百零四两八,这四两八就给你打赏,我只要这二百两。来,我全压十二点。”

  和手摇着骰子,冒了一身冷汗。这时全场的赌徒都聚集过来。

  “哈哈,我又赢了,一共三千二百两。”

  这时,楼上飞来三把飞刀,击碎了骰子。众人一看,一片哗然。

  “是水银。”

  傅一航佯装愤怒,大骂道:“好啊,你们居然在骰子里灌水银,我不赌了,快把三千二百两银子还我。”

  “阁下手法太高明了,念在你瞎了眼才混到我这儿来。打发你八钱银子,给我滚出天霞铺。”

  只见那人一身艳红,一副黑脸,摇着折扇,从楼梯上下来。他便是这儿的主人薛子义,是当地一霸,人们都叫他“薛四爷”。

  “你就是这儿管事的,快把我的三千二百两银子换成银票。”

  “看来你非要在这儿闹事,那我就好好教训你。”说着从扇子里发出一枚银针。

  傅一航翻了个身,躲过了,心想:这家伙还不好对付。这时,四周冲出一伙手持大刀的人,欲砍杀傅一航。那帮赌徒一看这种形式,吓得溜了出去。

  傅一航将桌子一翻,再跃到另一边,捡起桌上的竹片,朝那伙人扔去。那用竹片做成的筹码,借了傅一航的力道,像刀片一般刺入他们的身体,一个个怦然倒地。

  薛子义怒了,拾起地上的刀,与傅一航决斗。傅一航赤手空拳与薛子义交了几回合,略占下风。此时傅一航解开袖口,露出铁做成的护腕。薛子义绝不让傅一航有喘息的机会,横刀向傅一航砍去。傅俯身躲过,再将护腕靠近鞋底,鞋底里有一把刀片,护腕中也有一个口子,刀片插入刀口,成了杀人的利器。果然,傅一航一刀直入,杀人于无形。

  傅一航见薛子义死了,又将刀片放进鞋底,系上袖口,走了出去。

  这恶霸一除,傅一航更是声名在外,一发不可收。凭他袖口杀人的招数,便有了“袖里双刀”的外号。与此同时,星宿派也盯上了他。之前所杀的薛子义正是星宿老魔的门徒,星宿派有所行动了……

  “许三哥,我们上次走失的镖,还能找回来吗?”

  “小师妹,你放心。师父武艺高强,威远镖局声名显赫,又有江湖豪杰相助,那镖银一定会找回来的。”

  “是吗?可是飞鹰堡的人太可怕了,我怕父亲会有危险的。”

  这时,有两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哈哈哈,好漂亮的姑娘,这几天忙着抓仇人,好久没开荤了。今个我们哥俩要定你了。”

  “原来是星宿派的燕子飞和仇子煜,不过要欺负小妹,先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仇子煜也亮出了手中的剑,仇子煜号称“冷面二郎”,书生的面孔,却尽干些禽兽的勾当。那套剑法却不是浪得虚名,他出招极快,就像那月光,不经意间洒在了身上。没几个回合便杀死了对手。

  无巧不成书,此时的傅一航为躲避星宿派,藏身林中,听到打斗声,便飞过来观察。

  那女子见师兄被杀,痛哭流涕。而这两人更加放肆,以致用污秽的言语挑逗女子。

  傅一航实在听不下去了,从草丛中跳出:“看看你们,都把这位漂亮的姑娘说哭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是谁?”燕子飞问。

  “好说,好说。在下林间一游侠,专爱管这档子闲事。”

  “那得试试你的功夫。”

  傅一航与仇子煜打斗,几个回合下来。傅一航拦住仇子煜:“我让你们看一样东西。”说着,亮出了袖里双刀,“怎么样,怕了吧!”

  “你是傅一航。”仇子煜气愤地说。

  “正是。”

  “好啊,新仇旧账一起算。”燕子飞用力一鞭朝傅一航打去。

  傅一航快速躲开了,仇子煜在一剑向他刺去,傅一航用短刀隔打,仇子煜赶忙用剑击挡,三人相持不下。傅一航退到那具尸体旁,双脚控制了地上那把剑,用力一踢。仇子煜的剑已被傅用双刀夹住,不能脱身,一剑毙命。

  燕子飞见有一个同门被杀,惊慌逃走。

  “许三哥,你快醒醒,你不能死呀。”那女子抱着死去的师兄痛哭。

  傅一航走上前安慰:“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想开点吧!”

  傅一航望着仇子煜的尸体,问:“那两人是谁呀?感觉和我有什么过节。”

  “这人是冷面二郎仇子煜,逃走的人是千里追魂燕子飞,他们都是星宿派的。”

  “啊,又是星宿派。”这时傅一航脑中想起了师父的话。

  “徒儿,千万要当心星宿派的人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