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鹰学成之后,越西鸿派他们南下杀的几个人,正是金枪手陶德标,鬼见愁王安和九通神徐逸之,当年的仇恨,越西鸿终不能善罢甘休。除天鹰护法留在越西鸿左右,其余十一人均来到了中原。

  “早就想来中原走走,在大漠呆了那么久,还从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

  “大哥,可不是吗?这中原比北漠好太多了。真不明白义父为何非要到大漠去。”

  “方老弟,这里数你最小,也数你最闹,在外办事可要留个心眼,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可管不了你。”老大阎霖告诫道。

  “知道了,大哥,你总是这样。”

  众人行走在在街上,多多少少说着话,唯有一人,面部僵硬,不苟言笑,两手交叉得走着。

  “九哥,难得出来,高兴一点吗。”戚灵星看着那个人说。

  “老十,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九这人,他一心只想杀人,哪会对这繁华景象在意。”白鹰辛松说。

  这沉默之人,便是黑鹰戚明星,一身傲气。

  “我们现在牵着马匹,拿着兵刃,招摇过街,太引人注意了。我们应该先找个客栈安顿下来,那些事情还需从长计议。”戚明星不紧不慢的说。

  大伙儿都夸戚明星想得周全,找来一家客栈准备安顿下来。

  “几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

  “几位楼上请。”

  在这时,不远处的饭桌上发生了争吵。

  “二位爷,你们还没有付钱呢!”

  “没付钱?哈哈哈,你也不打听打听,谁人不知道我星宿派。你还敢问我们要钱,你这家店还要不要开了。”那人肆无忌惮的说,“我们走。”

  店主拿他们没办法,两人大摇大摆得走了出去。这一切戚明星都看在眼里。

  夜晚,阎霖召集众兄弟来到他的房间。

  “义父训练我们的目的是为他杀人,他指名道姓要除掉那三个人,我们绝不能让他失望。”阎霖说吕旭问:“他们三个人不知道藏在哪里,如何杀得?”

  众人应声:“说的是呀。”

  戚明星提出看法:“金枪手陶德标征南立下功劳,已是显赫身外,找到他不难。徐逸之游侠一个,家住岭南,打鱼为生,也不难找。至于那鬼见愁王安嘛,和徐逸之是至交,王左使提到过的,他也应该在岭南之地。“阎霖听了戚明星的建议,分成三组,各自截杀。彭道生,仇高成和连金明去打探陶德标。戚明星,戚灵星,方辉和范伦去杀徐逸之。其余的四人去寻找王安。

  “哥,岭南距离此地甚远,我们必须尽早出发。”戚灵星说。

  “好,那我们四人就连夜出发。”

  于是几人带好自己的家伙,驾着马,迅速出发了。

  戚明星一行人来到江南,却发现范伦不见了。

  “范四哥哪去了。”戚明星问。

  “没见到呀,一大清早就不知踪影。”方辉奇怪的说,“我们还是去找找吧。”

  “啊——杀人了。”

  戚灵星找来一个人问发生什么事情。

  “前面赌馆里杀人了,输了钱不肯认,与赌客发生争执,一连杀了好几个人,太可怕了。”

  “啊!不会是……”话音未落,戚灵星便冲了过去。

  闹事的正是范伦,戚灵星见范伦一刀劈碎了赌桌,再一刀正准备向人砍去,连忙从腰间飞出一把飞刀,挡了范伦的刀。范伦这才回过神,将手中的刀扔了。戚灵星从血泊中走来,一把拉住了范伦。

  “你都干了些什么,快走。”

  “老十,人们都说赌场是人间天堂,是发财的好去处。我第一次来也好奇,想着玩他几局。他娘的,他们设套赢我的钱,老子最恨不过了,想教训他们一下。他们却不知死活,说我闹事。我抢过对方的刀,一片屠杀,好不痛快。”

  “四哥,我们还有计划在身,不能再闹出什么事来。这次就算了,下一次再有,我一定告诉义父。”

  “可别呀,义父要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再说说陶德标这边。

  “陶府,一定就是这儿了。”

  他们几人躲在小巷中,看着前面的府邸。

  “彭兄,这里数你轻功最好,你先进去探个究竟。”

  “好的。”说罢,彭道生将暗器别在腰间,踩着墙壁,腾空跃到屋檐上。休迅飞凫,飘忽若神,他移步换影的身法,无尾无形。几番窜跃,没多久,彭道生就回来了。

  “怎么样?”仇高成问。

  “我们晚上就行动。”彭道生回答。

  “陶德标号称金枪手,功夫应该不错,他又有些门徒,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等大哥回来再作打算吧!”连金明怕出意外,故出此言。

  “我已经查到陶德标的房间,晚上我们悄悄行事,陶德标必死。”

  G酷匠w网&首◎发;Z

  话分两头,戚明星等人来到江河旁,望见一渔夫,身披蓑衣,正在垂钓,便走过去。

  “你这老头真怪,鱼竿不放钩,怎么能钓到鱼。”方辉问。

  渔夫指了指鱼篓中的两条鱼,说:“老叟钓鱼,为的是平心静气,有了这两条鱼,我既饿不死,又何必残害其他?几位戾气太重,自然看不出这垂钓的奥秘。”

  戚明星上前,说:“有如此心境,你一定是九通神徐逸之了。”

  “虚名在外,我荒野一闲人,只图清静罢了。”

  “我们今天来这里问你讨一样东西,可否将你的人头留下!”

  顿时,天地仿佛静止,树影静止了,江水静止了,天地也静止了。

  “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徐逸之看到他们胸前挂着的鹰牌,“你们是飞鹰堡的,是越西鸿派你们来的吧!你们动手吧!”徐逸之知道求生无望,闭上了眼。

  范伦拔出他的双刀,刀光照映在水面上。“呼!”只见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江中水。他们又用徐的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天鹰标记,离开了。

  江面又恢复了平静,落日的余晖覆盖不了那一滩鲜血。

  天,黑了。夜,深了。

  一条长绳飞了过来,绳头的铁爪扣住了檐角,夜里翻墙的功夫,正是仇高成的绝活。连金明跟着仇高成顺着绳子来到陶德标的住所。彭道生凭借高超的轻功,先进去埋伏起来。仇高成移开一片瓦,拔出血月弯刀,从屋顶上注视着陶德标,伺机下手。

  彭道生躲在暗处,从腰间拔出梨花钉,这梨花钉是彭苦练而成的独门暗器,百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一盏茶的工夫,府里的人都倒地身亡。陶德标听到外面有动静,赶忙起身。

  “啊!”仇高成从上面跳了下来,拦住陶德标。陶德标急忙回身,抽出他的金枪。

  仇高成挥刀向陶德标头顶砍来,陶横举金枪,用力一推,把仇挡了回去。而后陶手腕一转,那枪头游龙走凤般,向仇小腹刺去。怎料仇轻功了得,轻轻一跃,跳到陶身后,稳稳落地。就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挥刀向陶的小腿砍去。陶早有预备,一转身,用枪杆重击仇高成。

  连金明见仇高成不敌陶德标,急忙跃下,腾跃之中,拔出剑,划了陶德标一道。陶怒火中烧,持枪挑开连的剑,枪头忽地转而向连金明脖颈刺去。连不慌不忙,双手握住剑把,一剑变两剑。这就是鸳鸯剑,一剑架开陶又快又狠的枪,一剑刺中陶的胸膛。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陶德标身受重伤,哽咽着说。

  仇高成再起身补刀,将陶砍成两半。陶德标一世英豪就这样死去。

  彭杀光了府中的所有人,也赶到了这,看到陶已经被干掉了。用血在墙上画上天鹰标记。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我们先回客栈等他们吧!”

  三批杀手陆续来到客栈。

  “大哥,你们杀了王安了吗?”戚明星问。

  “真是奇了怪了。”阎霖说,“我们问了好些人,找到他的住所,那王安像是早有准备,不知溜到哪里去了。我们四人找了好久人没有一点消息。”

  “可是依义父的脾气,我们恐怕难逃处罚了。”

  这时外面传来声响。

  “你们都听说了吗?陶员外前日全家都被杀了,真是太惨了。”

  “是呀,听说是飞鹰堡的人干的。陶老爷武艺高强,竟落得如此下场。”

  阎霖听后说:“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赶快离开才行。”

  十一人收拾了东西,骑马赶回飞鹰堡。

  “等等,你们看前面。”吕旭远远望见一伙人,旗帜上写着“威远镖局”。

  “原来是押镖的。”辛松问,“怎么了。”

  “我们没杀得王安,义父一定会责怪我们。呵呵,如今我们若能劫下这一批财宝,也好赎罪。”吕旭解释说。

  阎霖同意了,戚明星和众人上前拦住了威远镖局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

  “留下这批货物。嗯……顺便将你们的命也留下吧!”戚明星放出狠话。

  众人一听,那还得了,毕竟威远镖局不是好欺负的。拔出长刀一通厮杀。那伙人自然不是对手,一个个惨遭毒手,鲜血横流,货物也被抢走。

  威远镖局的总镖头是司马新,在江湖上有一名号。他带人从后面赶到,看见小路上的几具尸体,财物全被劫走了。再看到那令人胆寒的天鹰记号。

  “越——西——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