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西鸿为了躲避朝廷的追捕,带着随从一路北上。一路上贴满了捉拿他的告示,越西鸿只好和他的随从乔装成乞丐的样子掩人耳目。

  )酷匠zx网g首4发

  “大人,现在只好在这里停留一晚了。”

  前方有一破旧的寺庙,四周一片寂静,不见一个人影。

  “此处甚好,先歇息一晚,明日再作打算。”说罢,众人便随越西鸿一同走了进去。

  越西鸿刚踏过门槛,隐约发现帘布后有一人影,立刻翻身一跃,伸手正要擒拿,那人也似有察觉,拿帘布相挡,顺势多开,越西鸿再一记飞脚,直踹那人胸膛。越西鸿定神一看,认出那人便是王羽。王羽也认得西鸿,忙喊道:”西鸿,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那日被徐逸之和王安掳去,受尽折磨,侥幸逃了出来,为的便是再追随兄弟。无路可走,便在此露宿,谁想会在这儿与兄弟相遇。”

  越西鸿见到王羽,很是不悦:”哼,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我有今天全都拜你所赐。你还有脸来见我吗?““那件事的确错在愚兄,但并非我所愿,为兄的实在对不住,兄弟千万要不计前嫌呀!““我这人一向是有仇必报,只要你留下一只手,往事就既往不咎。”

  王羽听得,大为震惊:“你当真不顾结拜之情?“越西鸿显然全不在意,拿过一把利刃放在王羽面前,毫无反悔之意:”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替你。”

  王羽见越势在必行,强笑道:“也罢,也罢。”接过越手中的刀,一时间手起刀落,将自己的左臂砍了下来。只见王羽面容苍白,全身痛得直打哆嗦,双眼也已发红,怒视着越西鸿,不一会儿便昏死过去。

  “你们快给他包扎好,千万不能让他死了,这家伙今后没准还有用处。”

  随从们吓得不敢吱声,乖乖的按照越的吩咐给王羽包扎好。

  在这破庙里修整几日后,王羽的伤势也大为好转。此时王羽心中恨透了越西鸿,但他明白事到如今也只有跟随越这一条出路了,他强行克制自己的情绪。

  “越老弟,现在官府悬赏捉拿我们,此地不可久留呀。听闻北漠有一飞鹰堡,堡主苍鹰广交豪杰,你我可去投靠。身在北漠,朝廷也奈何不了我们。不知兄弟意下如何?“其实越西鸿早有此打算,与王羽不谋而合,自然立刻动身。

  临近北漠,天气也越发干燥,一路上粮食也吃得差不多了,四处也没有一处酒家,许多人都死在这一片荒漠之中,唯独越西鸿,王羽和越的一个随从玄奕。

  一日,王羽见越西鸿正在吃着肉,心中好似疑惑,上前问:“这荒漠之中,你哪来的肉。”

  越西鸿不作回答,用手指了指玄奕的衣物。王羽大为震惊,“难道这是……““没错,这就是玄奕的肉,只要我活下去,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死。”越西鸿看着王羽,那眼神凶恶的可怕,透过那双凶恶的眼睛,王羽看到了卑微的自己。

  “玄奕跟了你那么多年,你,你怎么忍心?““下人始终是下人,我只要他一条命,有什么忍心不忍心的。这些留给你,吃完还要赶路呢?“说完,转身离开了。

  看着越西鸿的背影,王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明白,眼前的人就是一头魔鬼。

  经过多天的跋涉,他们看见前方不远处挂了一面旗帜,上面写着“飞鹰堡”三个大字。

  “想必这就是飞鹰堡了。”二人相伴走了进去。

  “你们是什么人?来飞鹰堡干什么?“两个手下拦住说。

  “听说飞鹰堡堡主广纳英豪,我们两特地前来投靠。”

  “请进。”手下将越西鸿和王羽带入正堂。

  苍鹰见越西鸿和王羽手上空空,便问:”你们可有投名状?“王羽看出了苍鹰的意图,问道:“堡主需要何物?我们兄弟二人定当竭尽全力。”

  “飞鹰堡招人,非勇猛忠诚之士莫属,你们若有心加入,可取他人首级,以表明效力之心。”

  越西鸿听后,问:“取一人头并不难,不知堡主要的是谁的头?”

  “西北一窟鬼的首级你们可摘得?“王羽不解,“为何但要此人的首级?”

  “你们有所不知,想我飞鹰堡一向以劫掠为生,干的是不要命的活儿,生活的也自由。可恨这西北一窟鬼总跟我飞鹰堡干上,见首不见尾,专偷我们劫来的财物,着实可恨。无奈这西北一窟鬼轻功了得,几次让他逃脱。你们谁能替我除掉这西北一窟鬼,我愿将我这堡主之位让与他坐。”

  越西鸿这小算盘可抓住了这次机会。“堡主可愿借我一干人马,我保证拿来西北一窟鬼的首级。”

  苍鹰见到越西鸿如此信心满满,自然痛快的答应了。

  越西鸿命令这些人扮成商客,故意张扬,一路嬉笑,时不时的夸耀箱子里的财物,引西北一窟鬼上钩。

  只见一阵黑影闪过,几位手下一齐倒地不醒。越西鸿知道这是西北一窟鬼,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紧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狂笑,那声音阴气十足,让人悚然。忽然有一黑影闪过,直逼越西鸿而来。越西鸿也非等闲,立马从箱子下抽出一把刀,向那黑影砍去。霎时间,黑影一分为二。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人物。

  “什么鬼东西,在这里吓人,看我拿了你。”说罢,越西鸿腾身一跃,向着一鬼砍去。另一鬼连忙抛出一钢索,往越西鸿的胸口打去。越赶忙回身,提起大刀挑开那人的钢索,再一把手紧握住钢索。那人想夺过来,力量却不及越西鸿。那同伙见势,拔出短刃,刺向越西鸿。越一手拿住钢索,一跃而起,狠狠的一脚踹开了那人手中的兵刃,再顺势一记重拳,将那人打出十步开外。

  西北一窟鬼的兵刃被击落,便从腰间抽出三枚毒镖,向越西鸿发去。越西鸿将身子一侧,轻松的躲过了。而那毒镖正正的刺在另一鬼的身上,倒地而死。西北一窟鬼看见自己的哥哥就这样死了,心生胆怯,正欲逃走。说时迟,那时快,越西鸿一钢索擒住了那鬼。

  越西鸿提着这两鬼的首级,来见堡主。正在苍鹰喜出望外之际,越西鸿说道:“如今我杀了西北一窟鬼,堡主可否说话算数,让我做这一堡之主。”

  苍鹰知道此人来者不善,万不可让他长留再飞鹰堡。吩咐下属准备一千两黄金给越西鸿和王羽,打发他两回去。越西鸿顿时间变了颜色,直呼苍鹰为黄口小人,拔出利刃刺向苍鹰。苍鹰慌忙之中直呼救命,手下纷纷赶来中堂,却发现苍蝇已经一命呜呼。

  众人问越西鸿原委,越西鸿说:“此人心术不正,见我杀了西北一窟鬼,怕我居功自傲,有害他的地位,便想打发我回去。你我都是朝廷捉拿之人,已是没有回头路了。我便一怒之下杀了堡主。”

  众人随听出血端疑,却也知道越西鸿不是好惹的,几番谈论之下也不再提此事了。

  “不过,堡主一死,飞鹰堡少了当家的,群龙无首,这怎么行呢?““我觉得越兄弟该做这飞鹰堡堡主,前堡主曾说谁杀了西北一窟鬼,谁就做飞鹰堡堡主。今日越兄弟为飞鹰堡除此大害,堡主之位实至名归。”王羽说。

  众人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人选,越西鸿便坐上了堡主的宝座。而这位野心家,下一步又会有怎样的打算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