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已过去半月之久,在这期间苏辰在剑老的指导下顺利完成了结丹境灵丹阶段的修行,成功衍生出水属性。

  未能如愿以偿诞生出木属性,这让他郁闷不已,不过他并未气馁,开始攻克第三阶段,玄丹期。

  不过这个阶段有点儿难度,而且半个月的修炼,他已经达到了结丹境的圆满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桎梏迈入武元境,所以时间上非常紧迫。

  就在某一日,正在朝着玄丹期努力迈进的他,突然引来浑厚的天地精气,源源不断,蜂拥般灌进了他的灵脉当中。

  “糟糕!”

  苏辰脸色惊变,他竟然是要突破到武元境了。

  “剑老怎么办?”

  他有些惊慌,急忙求助于剑老,还没有开辟出木属性他心有不甘。

  “如果你不能压制住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破而后立!”

  “啊?”

  剑老的话他没有听懂,故而疑惑不解。

  “所谓破而后立就是散掉结丹境圆满的功力,将你打回结丹境初期,这样一来你就有足够的时间研究玄丹期了,不过这个方法存在一定的风险,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你全身灵脉崩溃,变成废人!”

  “这么严重?”

  苏辰怔住了,这个方法的风险未免也太可怕了,稍有不慎变成废人?为了成为炼丹师而冒这个风险,值得吗?

  他一时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抉择,纠结半天也愣是没能做出决定。

  炼丹师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只要有机会估计没有人愿意错过,他自然也不想放弃,但他同样害怕自己变成普通人,那这几个月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胆怯便会退缩,退缩便会放弃,放弃就是失败!”

  就在他骑虎难下的时候,剑老只淡淡说了这十八个字。

  苏辰把这句话反复默念,细细品味其中真谛,许久他才面露坚毅神色,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

  剑老见状已知他心中所想,不由得会心一笑:“虽然有这方面的风险,但是并不会太大,毕竟有我在,你不用太过担心。”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彻底打消了苏辰最后一丝顾虑。

  练功虽难散攻容易,剑老只是在他的灵脉中随便动了一下手脚,他瞬间就感到自己的力量在飞速递减,直至倒退到了结丹境初期,期间并未发生什么意外,这让他欣喜不已。

  “不用急着高兴,虽然没有发生最可怕的意外,但是从现在开始,一年之内你的修为都再难进寸步,就算是借助外力都没用!”

  “啥?一年寸步难进?”

  剑老的话恍如一记晴天霹雳,将他劈了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地。

  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世间万物,有得必有失,虽然你会浪费掉一年的修炼时间,但是你可以趁机淬炼结丹境不是吗?一年的时间足够你冲击到金丹期了。”

  剑老缓缓说道,听他这语气好像并没有那么严重,苏辰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算了,这一年的时间就让自己沉淀一下吧,如果能在结丹境冲击到金丹期,那这一年的时间倒也不会浪费。”

  这何止是不会浪费啊,简直就是赚大了好吗?金丹期那是什么概念?不敢想象。

  集五行神力于一身,是无数修道者梦寐以求的事,古往今来能够达到这个地步的修道者估计也就一手之数。

  如果别人遇到这样的机遇,别说是用一年的时间来交换,就算是花五年十年甚至是二十年估计都没人会拒绝。

  苏辰现在并不知道五行神力究竟有多么逆天,所以才会觉得有些不划算,当他日后体验过五行神力的力量之后就会感慨今日的决定究竟是多么明智的选择了。

  “天呐,那是什么?好气派,好威武!”

  “这难不成是某个名门望族的天才出游?可真气派啊!”

  宣阳城内一片喧沸,街上行人纷纷驻足抬头仰望虚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震撼与惊奇。

  “嘶昂...”

  一声似龙吟般的兽吼声震破苍穹,传遍整个宣阳城,声势浩荡。

  苏辰也被这一声吼声惊醒,行至窗外抬头仰望,只见天空上腾飞着九头神龙,龙气弥漫,威武非凡。

  苏辰见状惊骇不已,在他眼中神龙那是传说中的圣兽,只存在于传说中而已,不曾想在这天宇大陆上竟然真的有龙存在。

  “不对,不是真的神龙。”

  当他仔细一看时才发现,那九条‘神龙’并非正品,而是形似神龙的生物而已,学名称之为蛟龙。

  据说蛟龙渡劫之后便可真正的进化成远古神龙,不过这也只是传闻而已,真实性有多少不得而知。

  不过即使是蛟龙也异常稀珍,非超级势力不可拥有。

  那九头蛟龙的尾巴后面牵着一顶玉辇,足有普通房屋那般大小,气派非凡。

  用蛟龙拉车着实惊掉了众人的下巴。

  如此稀珍的灵兽居然用来拉车?这主人该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不敢想象。

  “馨儿,你不来瞧瞧热闹吗?”

  苏辰惊叹之余,也不忘了让她来瞧一瞧这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象。

  这是话落半天,南宫馨儿都没有任何动静,昊辰不由得转过身瞧了瞧她。

  只见她正趴在桌子上怔怔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馨儿?你怎么了?”

  孤昊辰走近她的身旁问了一句。

  “啊?”

  “没...没什么!”

  她有些慌张的回应了一句,目光涣散。

  “馨儿,非得让我亲自来请你回家吗?”

  就在这时,虚空上的玉辇中突然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苏辰闻声先是一愣,旋即问道:“你认识他们?”

  南宫馨儿并未出声,不过从她的表情中就能够知道答案了。

  “哎,我要走了,傻小子,你可不要想我哦!”

  “嗯,我会记住你的,希望有一天你会来找我!”

  她显得有些落寞,撇下这句话之后便缓步走了出去。

  苏辰神情一怔,行至窗前望着那少女袅娜至玉辇中。

  蛟龙腾空,带着玉辇消失在天际。

  这一刻,他心情有些低落,不知为何,竟是有些患得患失。

  相处了一段时间就这么匆匆离开,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哎,没想到那小妞的家世如此不凡,如今她也离开了,我也该继续我的旅程了。”

  他叹了一口气,目光再次射向天际...南宫馨儿离开数日,又一群人找上门来,乃是神月门的弟子,为首之人便是那王岳山。

  苏辰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不过他却清楚来者不善,从他们那挑衅的眼神中就不难看出。

  王岳山一脸阴狠的盯着面前这个少年,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他寒声问道:“你来自娄水镇?”

  苏辰闻言稍显诧异,心想着这个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来自哪里?难道...尽管心中有了猜测,他还是故作疑惑的问道:“是又怎样?上次打不过我跑去调查我的底细,今日找上门来是想与我一较高下吗?那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放弃吧,别自取其辱了。”

  “哼,很好,数月之前你在娄水镇干过什么坏事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王岳山冷哼一声,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体内的神力隐隐变得骚动起来,谁都能够感觉到他正在压制一股滔天之怒。

  “果然是王老儿的儿子吗,真是巧了!”

  苏辰心中冷笑连连,嘴上却道:“我这人从来不干坏事,但是喜欢收拾一些干坏事的人,王公子,你觉得他们该收拾吗?”说罢还对他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

  “你他娘的找死!”

  王岳山勃然大怒,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一拳直接砸向了苏辰的面门,声势威猛。

  “哼,你抢了我的台词。”

  苏辰一声冷哼,不甘示弱迎拳而上。

  他并没有动用属性神力,因为他不想把自己的真实修为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即使如此也够王岳山好受的了,再怎么说他也今非昔比,当初在凝气七层的时候几乎都能与他比肩,更何况是现在。

  一拳轰出,神力狂喷。

  王岳山脸色巨变,慌忙闪退。

  “结丹境?怎么可能?”

  当初第一次交锋这个家伙不过才凝气七层而已,如今过去不到一月,怎么就已经突破至结丹境了?

  u-酷。◇匠网唯一!正版s7,其#n他G都。*是盗版XJ

  他惊骇不已,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如此恐怕的晋级速度冠绝古今,堪称妖孽。

  如果他知道这还是苏辰散攻之后的境界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嘿嘿,不是说我找死吗?那你躲什么?难道还不敢跟我正面刚一波吗?”

  苏辰咧嘴一笑,骤然加强攻势,一时间,王岳山只能狼狈躲窜。

  “你他娘的好阴险,当初隐藏实力?”

  他一边闪躲一边破口大骂。

  苏辰并不解释,只是一个劲的对他狂轰乱劈。

  “嗷!”

  一拳击中王岳山的脑袋,令他惨嚎一声,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强上,鲜血撒了一地。

  “真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一点儿,对不起哈!”

  “噗!”

  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昏死过去。

  跟他一起来的两个神月门弟子见状面面相觑,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不明所以。

  他们本是受长老之命来请昊辰到神月门一叙,却不料王岳山与他一见面就厮打在了一起,可惜不过数个回合就以落败收场,颜面尽失。

  刚才的战斗被他们尽收眼底,苏辰所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让他们感到深深的恐惧,这个家伙年纪不大,但修为却是如此恐怖,难怪会受到龙长老的青睐。

  两人心中想着嘴上说道:“小兄弟,我们是奉了神月门龙长老之命请你前去一叙,他老人家有意收你为徒,加入神月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