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方面,剑老也没办法给他太多的帮助,所以他必须要独自去完成这个大境界的跨越。

  有元气丹辅助,凝结丹田无疑要容易许多,难就难再属性衍生。

  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就已经完成了元丹期的步骤,紧接着便是开辟属性之力。

  “恪守心神,衍生属性虽说不是人力能够左右,但意志往往能够产生一些微弱的影响。”

  剑老在适当的时候提醒着他。

  苏辰闻言立马屏息凝神,意念游走丹田,此时他的丹田就像是一块等待开荒的土地,需要他为这块初生土地播种生机。

  就在这时,虚空戒轻颤,剑老那模糊的身影浮现了出来,与此同时他一指点出,一缕微弱的神力夹杂着一丝炽热传进了苏辰的感官。

  “用心去感受我这一丝火属性神力,去找那火属性的本源之力!”

  剑老严肃的说道。

  苏辰不敢怠慢,遵从他的方式全身心投入到了那一缕火属性神力的感知当中。

  火属性因子很模糊,但他还是在隐约间有了些许明悟,他想要将那一丝奇妙的感觉牢牢抓住,但并未成功。

  它似乎水无孔不入,似空气无处不在,却又让人难以捕捉。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他终于有了些许模糊的感觉,丹田中传来一阵细微的波动。

  这种感觉与剑老所释放出来的那一缕火属性神力相差无几。

  苏辰心中一喜,看来自己在元丹期所衍生的属性就是火属性无疑了。

  剑老似乎也有所察觉,满意的点头道:“不错,才两个时辰而已,就已经完成了元丹期的所有步骤,只要你能够在进入武元境之前达到灵丹期衍生出木属性就可以尝试炼丹了。”

  “在进入武元境之前吗?那我得加快速度了!”

  苏辰嘀咕了一声,连忙尝试着进入灵丹期。

  不过很长时间都没能有所收获,他不得不暂时放弃,修炼一途最忌急功近利,容易走火入魔。

  而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南宫馨儿的倩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她脸色苍白且嘴角还有些殷红的血迹,明显是受了伤。

  苏辰见状连忙问道:“你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询问的同时,他上前将南宫馨儿扶到了床上。

  “你还说?不是让你在那儿等我吗?你干嘛先跑了?”

  她有些愠怒,俏脸上尽显痛苦之色。

  苏辰老脸一红,心中也暗暗自责。

  “对不起,我见你半天没回来,还以为你离开了,所以...”

  “算了,也不能怪你,都是那个可恶的魔女,等我养好了伤定要再与她一较长短。”

  “......”

  南宫馨儿从纳戒中拿出一枚丹药含入口中,随即盘坐而下调息伤势。

  苏辰并未离开,坐在一旁为她护法。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巨响,房门轰然粉碎,一位黑裙女子出现在了房间内。

  此女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面容姣好,玉肌雪肤,一双大长腿在那黑纱裙下若隐若现,甚是诱人。

  她的美几乎不逊色南宫馨儿,只不过此时她的俏脸上布满了寒霜,而且浑身带着浓郁的煞气,眼神冷漠的看着南宫馨儿,至于苏辰则完全被她无视。

  苏辰感到有些郁闷,虽说自己的长相比不上潘安宋玉,但怎么说也是一个不可不扣的大帅哥吧,被一位凶狠的美女无视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他也没打算调侃此女,虽然美若天仙,但明显来者不善,而且不难看出,这个女子就是打伤南宫馨儿的那个人。

  苏辰不得不提高了警惕,冷声问道:“来者何人?还不速速报上名来?若是就此离去,本少侠便不与你计较,如若不然休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然而黑裙女子根本就没有甩他,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哎,原来你眼里只有她!”

  苏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黑裙女子闻言微微一怔,不过很快脸上又显现出冷厉之色。倒是南宫馨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看样子服用了那枚丹药之后,她的伤势恢复了不少。

  “哈哈,真是没想到啊,堂堂魔教圣女居然被一个傻小子给调戏了,苏韵,你心中有何感想?”

  “啥?魔教圣女?”

  苏辰惊住了,他哪里想到眼前这个黑裙少女竟然是魔教的圣女?那岂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毕竟魔教里面那都是以魔成道的修道者。

  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玄阳王也是以魔成道,可他却言一生从来滥杀无辜,关于他的种种恶行不过都是江湖传言罢了。

  他倒是好奇南宫馨儿怎么会招惹到魔教的圣女,而且不难看出两人的关系并非只是仇人那般简单。

  “哼,不过只是一个逞口舌之利的登徒子罢了,等了解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之后,我自然会让他乖乖的闭上嘴巴。”

  苏韵寒声说道,根本不以为意。

  “你就这么想杀我?难道你就不怕南宫家的人追杀你吗?”

  南宫馨儿也收起了嬉闹之心,神情严肃的与苏韵对峙。

  “我既然敢杀你岂会畏惧南宫家?况且是你南宫家对不起我,今日宰了你,想必你南宫家一定会痛心疾首,悲恨交加吧,哈哈!”

  苏韵冷笑了一声,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之色。

  “我说过你根本不清楚那件事的缘由,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胡乱猜测的吗?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想杀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南宫馨儿紧咬着贝齿,美眸死死盯着苏韵,体内的神力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苏辰有所感觉,心中微惊,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南宫馨儿的实力,竟然是一名武元境的强者,天赋恐怖如斯,要知道她才十六岁啊,比起自己都还要小一岁,然而修为比自己还要强,不得不服。

  “她都这么厉害了,能将她打伤的苏韵岂不是更强?”

  两人的年纪相仿,修为一个比一个恐怖,昊辰的自信心严重受到打击。

  果然,当南宫馨儿准备一战的时候,苏韵也将自己的气势释放了出来,顿时一股强大的威压席卷全场,武元境强者无疑。

  从气息观来,应该处于武元境一层巅峰,半只脚迈进了武元二层,与南宫馨儿差不多,可她有伤在身,明显不会是苏韵的对手。

  果然,刚一交锋,南宫馨儿就处于下风,嘴角又有丝丝鲜血溢出,伤了内在。

  ◎酷匠aq网唯'一正版,E其k他%◇都是ZO盗;E版$b

  苏辰见状,果断出手阻止,不管怎么说也相处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了,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殒命。

  拔出纯阳剑飞速甩出数道剑气直奔苏韵,他的加入直接就切断了两女之间的争斗。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只要我在场,就不会允许你们生死大战。”

  这一刻,他的语气有些淡漠,似变了一个人似的,南宫馨儿一时间都愣住了,苏韵更是怒目而视。

  “哼,自不量力,敢管本姑娘的闲事,你有几条命可以死?”

  “一条命,但是不可以死,而你也不一定能够杀死我,所以这个闲事我今天还管定了。”

  “呵呵,想英雄救美?那就拿出你的本事来吧。”

  苏韵一声轻喝,剑指苏辰,神力狂涌,带着丝丝寒意。

  “水属性神力?呵呵,真是克星啊,那就看看到底是你的水属性厉害还是我的火属性更胜一筹。”

  苏辰大笑一声,调动灵脉中的神力游走丹田,霎时间,浩瀚神力变得炙热无比,令温度骤然增加。

  一剑甩出,灼热的剑气刺破空气,隔着半尺远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恐怖的温度,不过苏韵丝毫不惧,水属性神力喷出,温度骤降,阵阵寒意传来。

  两种属性竟是不分上下,苏辰心惊不已,本来刚衍生出火属性神力,正是战意高昂信心十足的时候,却不料这第一战就遇到了克星。

  其实苏韵更加震撼,要知道她已经达到了武元境界,无论是神力还是战斗力都应该远超面前这个少年才对,而他竟然是凭借结丹境就能与自己抗衡,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南宫馨儿在一旁观战都傻了,这也是她第一次亲眼看见苏辰出手,如此战斗力着实让她感到大吃一惊。

  “这个傻小子还真是厉害呢,超乎我的想象!”

  她由衷的感叹了一声,注意力又集中在那激烈的战斗中。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数十个回合,双方模样都有些狼狈,苏韵俏脸上绯红一片,似能滴出血一般,而苏辰则是站在原地瑟瑟发抖,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双方之间如此之大的差距,他还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完全是凭借灵脉力量和纯阳剑的优势,饶是如此他也战得十分艰辛。

  苏韵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再动手的打算,因为她也知道,别看面前这个少年已经狼狈不堪一副败象十足的样子,其实他体内的神力依旧浩瀚如汪洋,而她自己已经逐渐枯竭,再战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她倒是很好奇这个与自己斗得旗鼓相当的对手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神力居然永不枯竭,究竟具备多少条灵脉才能够达到这个地步?

  “嘿嘿,小妞,还要打吗?我可奉陪到底哦!”

  苏辰咧嘴一笑,稍作休息之后,已经恢复了不少。

  不料苏韵只是冷哼一声径直退走,不见了踪影。

  她走之后,南宫馨儿也从刚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紧盯着苏辰不放。

  “快说,你为什么要隐藏实力?是不是想对本姑娘图谋不轨?”

  苏辰闻声一阵无言,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像那种人吗?别忘了刚才可是我奋不顾身为你挡住强敌,不感谢我就算了,竟然还把我想得如此不堪,早知道就不管你的死活了!”

  “嘻嘻,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嘛,真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勉强可以给我当个保镖!”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