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外,不少人都被这场争斗给吸引了注意力,纷纷驻足观看。

  苏辰速度如电,率先冲出通道,王岳山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陵墓。

  再次回归深水,苏辰放慢了速度,转过头冷面寒光的盯着后面那个劲敌。

  “怎么不跑了?你倒是跑啊!”

  王岳山冷笑道,俨然没有发觉自己的对手正用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他。

  “我知道你想要我手中这把剑,不过很可惜,你没机会拥有它。”

  苏辰冷漠笑道,随即画风骤变,他竟是率先举剑杀向了对手。

  “嗯?知道逃脱不了,想自寻死路?也罢,就成全你吧。”

  两者再次交锋,不过这一次昊辰并未处于下风,甚至还有点儿压制对手的势头。

  “怎么回事儿?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强了许多?”

  王岳山心惊不已,对这一幕感到不解。

  “嘿嘿,不是我变强了,而是你变弱了,白痴!”

  深水下的压力苏辰可以选择无视,但是王岳山不能,他在筑基阶段成就根本不能与前者媲美,所以他的战斗力自然下降了好几个层次。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苏辰打的什么算盘,不过为时晚矣,几个回合之后,孤昊辰一剑挑进了他的小腹,鲜血喷涌与河水交融。

  重创对手,令其失去战斗力之后,他不再恋战,转身就跑。

  浮出水面,岸上诸多强者并未离去,想来还在等待这次争霸赛的结果。

  苏辰的出现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这倒好,他大可以安然离去。

  离开了众多强者的视线,他小小的松了一口气,这次收获可不小,如果被那些家伙知道真正的传承就在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回到宣阳城的客栈中,他将这次所得到的宝贝清点了一下,除了十份武技之外,还有十多个小玉瓶,每个玉瓶中都装着两至三枚丹丸,瓶身上面有关于丹药的注解。

  回气丹五枚,聚灵丹三枚,解毒丹、避毒丹各两枚,元气丹一枚。

  细数着这些丹药,昊辰早已乐开了花。

  五种丹药当属聚灵丹和元气丹最为珍贵,皆是达到了三品丹药之列。

  聚灵丹可以增强修道者的神力,特别是对于凝气境来说更加明显。

  往往很多修道者在凝气境飞速提升实力就是靠这聚灵丹。

  不过用这种方式提升起来的修为,根基不稳,神力虚浮,同境界当中不堪一击。

  但那是对于过多服用者而言,几枚还不足以造成这种影响。

  而元气丹对于凝气境巅峰的道者来说具有神效,可以帮助他们能够更容易完成结丹境的跨越。

  清点完毕之后,苏辰将那玄阳神功的心法仔细观摩了起来,这可是一位武王的成名绝技,品阶自然不低。

  “居然是可以提升战斗力的功法?”

  苏辰呆住了,下一秒便是欣喜若狂。

  “若我学会此功法,凝气八层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了吧?哈哈!”

  想到这儿,他迫不及待的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玄阳神功虽然逆天但是并不深奥,不像虚空帝经那样繁懊,领悟起来也通俗易懂。

  而就在他练功之际,另一边的传承争夺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什么?传承被别人得到了?”

  三大宗门的强者惊愕不已,同辈之间居然还有人能够与他们的精英弟子一较长短?

  “知道是谁得到了真正的传承吗?”

  “面孔有些生疏,应该是一个散修,年纪不大,约莫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暮雪师妹好像认识那个家伙。。”

  王岳山站在神月门强者的面前回答道。

  那强者闻言顿时看向身旁的青衣少女千暮雪。

  “暮雪,你认识那个小子?”

  “嗯,说起来那个家伙还跟王师兄是同乡呢,都是来自娄水镇。”

  千暮雪淡淡说道,俏脸上还隐现一股怨色。

  她这话一出,王岳山怔住了,他从小就在娄水镇长大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少年?

  “看来要回去问问父亲关于那家伙的来历了!纯阳剑我一定要弄到手!”

  “岳山,你身上的伤就是拜他所赐吧?”

  “龙长老,那家伙会耍点小伎俩,不然就凭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提起这事,王岳山心有不服,立马为自己辩解道。

  “败了就是败了,别为自己找借口辩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希望这次的经历能够让你们吸取教训,另外尽快弄清那个小家伙的来历,此子天赋不错,若是能收入我神月门加以培养,假以时日定能有所成就。”

  龙星海淡淡说道,随即便领着门中弟子腾空而去。

  数日过去,苏辰将玄阳神功彻底领悟透彻,运用起来时战斗力果然飙升一大截。

  他现在处于凝气七层,加上灵脉之力而今又有玄阳神功,面对凝气巅峰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在外闯荡不过两月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机遇对修道者来说果然是至关重要。

  “这么慢的晋级速度没什么好得意的,比我预期的要慢了许多。”

  就在他得意洋洋之际,剑老略带几分讽刺的说道。

  “.......”

  苏辰一阵无言,不明白剑老为什么总是贬低自己,或许是怕自己得意忘形,心高气傲吧。

  “哎,你若是不快点成长起来,将来......”

  剑老暗自幽幽叹道,神情落寞。

  “咯吱!”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昊辰心中一惊,还以为有强敌入侵,却不料是一位紫裙少女跑了进来。

  她神色略带几分慌张,轻手轻脚将房门紧闭,接着便连忙爬到了床下藏起来。

  苏辰被这紫裙少女奇怪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貌似自己都不认识她吧,怎么就贸然闯了进来?

  你说你进来也就算了,还不让我好好瞧瞧你的长相就躲了起来,这算怎么回事儿?

  “喂,我说姑娘,你谁啊?没经过我的允许就闯进我的私人领地,有伤大雅吧?万一让别人看见,岂不玷污了我的清白名声?”

  “嘘,别说话!”

  床下的紫裙少女小声嘘道,大气都不敢喘。

  苏辰见状微微一怔,心有所悟倒也不再出言。

  “砰!”

  房门再次被人粗鲁一脚踹开,进来三个壮汉,在房间里面扫视了一遍才将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臭小子,刚才有没有看到一名紫裙少女进来?”

  其中一个壮汉厉声问道。

  藏在床下的南宫馨儿闻声,顿时小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默默祈祷着床上那个少年千万不要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出去啊。

  “哦,你说的是一位紫裙少女啊?就在刚我我还瞧见了呢!”

  “咯噔!”

  南宫馨儿闻言,当即面色苍白,精致的俏脸瞬间就失去了血色,心想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笨,难道看不出来本姑娘在逃难吗?

  “你看见了?她在哪儿?”

  壮汉脸上闪过一抹喜色,紧盯着苏辰问道。

  “哦,她往那边跑了!”

  他随便指了一个方向,三个壮汉立马就追了上去。

  直到他们远去,南宫馨儿这才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差一点就从床下爬出来了,还好床上那个少年并没有真的将自己的行踪供出来。

  “嘻嘻,没想到你还是挺聪明的嘛,本姑娘还以为你领悟不到我的意思呢!”

  南宫馨儿从床下爬了出来,模样有些狼狈,虽然白皙的俏脸上抹了一层土灰,但也抵挡不住她那惊世容颜。

  更q7新最k快Y上、酷)匠d网E

  直到这时,苏辰才看清眼前这个紫裙少女的长相,她的容貌只能用举世无双来形容。

  玉肤雪肌搭配精致的五官,一袭紫裙包裹着凹凸玲珑有致的性感胴体,美到不可方物,她的美仿佛能让缤纷多彩的世界黯然失色,争艳的百花也会因为她的容颜感到羞愧而枯萎。

  苏辰敢保证,南宫馨儿绝对是他这辈子见到过最美的女孩儿,没有之一,瞬时间就将猪哥相暴露了出来。

  南宫馨儿瞧得他发愣的样子,忍不住掩嘴娇笑了一声。

  “嘻嘻,傻小子,是不是被本姑娘惊艳到了?哎,没有办法呀,上天眷顾我,无奈呀!”

  她故作一副无奈之色,美貌第一不说,就连这自恋的本领也堪称第一,昊辰自叹不如羞愧败阵。

  “刚才那是?”

  回过神来,他才疑惑的问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哎,别提他们了,他们是一群坏人,觊觎本姑娘的美貌,想要欺辱我,还好公子聪慧过人助我逃离魔爪,小女子感激不尽!”

  南宫馨儿嘟着红润的樱唇,装作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惹人心生怜爱。

  苏辰汗颜,这个少女真是性情多变啊,一会儿活波可爱,一会热娇俏动人,一会儿又无厘搞怪,让人分不清到底那种性格才是她本来面貌。

  “真的对我感激不尽?你觉得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啊?不觉得啊!”

  南宫馨儿稍显诧异,不明白孤昊辰的意思。

  “知道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你还不告诉我你的名字?这就是所谓的感激不尽吗?哎,好伤心,心口不一,早知道刚才就不帮你了。”

  他也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真的怀疑他俩是不是有毛病。

  “呃,嘻嘻,我叫南宫馨儿,可我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哦。”

  她见样学样,笑嘻嘻的说道,两个小酒窝甚是迷人。

  “那你听好了,本少爷的鼎鼎大名就是苏辰,怎么样?是不是很威武,很霸气?”

  说罢,他还做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动作。

  “啊?原来你就是苏辰啊,久仰久仰,就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号!”

  “......”

  “南宫小姐,那些坏人都走了你干嘛还待在我这儿?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出事儿吗?”

  “哎,我没有家可以回,以后我可以跟着你吗?”

  南宫馨儿可怜兮兮的说道,美眸中竟是泛起了一层水雾。

  苏辰无言,无奈道:“行了,别装了,不想回家就直说,这点儿小伎俩可骗不了我,你若是想在外面晃悠没人拦着你,可是你不能跟着我,第一我没钱,养不起你,第二我独来独往惯了,带着你我不习惯,你去祸害别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