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天空上的数十位强者,苏辰暗暗心惊。

  这些人多数都为武灵强者,也有少数的武王。

  “玄阳王不也是武王吗?这些家伙都达到了他那等层次,难不成也觊觎这传承?”

  他并没有急着离去,蛰伏在暗中观察事态的发展。

  数十位强者驾驭着飞行兽从天空中缓缓降下。

  更新p最快…O上S酷)匠网*H

  “此乃我门中小辈历练之地,尔等速速离开。”

  说话者是神月门的一位武王强者,他语气平淡却不怒自威,音传九天十地,那百米深的江河之下都能够清晰听到。

  他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

  随即有人在暗中偷笑了起来,其中就有苏辰。

  一开始他就有些疑惑,心想这些家伙已经都达到了武王的境界,怎么还会对同境界的修道者的传承垂涎呢?现在一切困惑都被解开。

  原来这三大宗门是将这玄阳王的陵墓当成了他们宗门内小辈的历练场所,也就是只有小辈们才有资格去争夺水下传承。

  如此一来,他们这些年轻人就有大把的机会去争夺。

  就在众人对三大宗门之举议论纷纷之际,天空上突然又出现一批浩浩荡荡的队伍,皆是以飞行兽代步,好不气派。

  那是一群年轻人,男男女女并排而行,约莫有数百人,从他们身穿的服饰来看,很显然这就是三大宗门的精英弟子。

  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挂着傲慢之色,如同来自贵族的天之骄子。

  “尔等速速从墓中退出,否则老夫可要亲自动手了。”

  那神月门的强者见自己的话音落下了那么久,水下也没有传来动静,不由得心生愠怒,冷厉的眼神从众人的身上划过,让人如若针扎。

  很多人脸上都带着不甘,对这三大门派的做法感到愤懑,不过他们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不多时,江面上终于有了动静,水下的强者陆陆续续冲了出来,模样皆是有些狼狈,甚至有的家伙身上还挂了彩,很难想象水下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危机存在。

  “尔等进入了陵墓?下面可有危险?”

  神月门的强者见他们身上负伤,不由得疑惑的问道,不过没有人搭理他。

  这些家伙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了,他们打了头阵还没能捞到好处就被赶了出来,换谁也不乐意。

  “你不是说这是你们弟子的历练之地吗?让他们自己下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说话之人是一位武灵巅峰的强者,语气带着几分不悦,他拥有绝对的实力,所以并不畏惧神月门的强者。

  对此,那神月门的强者也只能冷哼一声,这才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一帮年轻人道:“你们都是我神月门未来的顶梁柱,这玄阳王的传承能者居之,与其它两派相争,可不要丢了宗门的脸面。”

  与此同时,彩云仙宫、凌天剑派也是如此,嘱咐着各自门中的天才后辈。

  “为了给你们增加这次历练的难度,在场所有的小辈都可以进入陵墓中与我门中精英争锋,前提是得有资本才行,如果不小心丢了小命,我们可不负责。”

  神月门的强者淡淡说道。

  他这话瞬间就引起了一片喧沸,不少年轻人都显得异常激动,或许这个决定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苏辰也十分欣喜,如果只是小辈之间的争夺战,他有着绝对的资本,玄阳王的传承或许并不只是浮云。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数百年前的武王陵墓没那么容易让人探寻,况且你也别小瞧了这些小家伙,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比你的修为境界还要高!”

  就在他欣喜之余,剑老的声音淡淡传来,这话就像是一瓢冷水泼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很快他又振奋了起来,充满了十足的信心,面对同辈人物,他不会有半点儿畏惧。

  在众位强者的示意下,三大宗门的弟子陆续进入了深水之中。

  苏辰并没有急着跟随,而是等到所有年轻小辈都进去差不多了之后,他这才慢吞吞的下到了深水之中。

  并不是说走在最前面就会占据绝对的先机,反而他们还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水下,光线十分阴暗,不过众人都是修道者,昏暗的环境对他们来说并无多少影响,只不过深水下的压力让他们感到稍微有些难受。

  特别是下潜到百丈深的河底时,水的压力就更加明显了,不少人都面露一丝痛苦之色。

  不多时,终于有人扛不住这种压力,陆续立场。

  这才刚刚开始就刷掉了一批竞争者,这为剩下的人减少了不少压力。

  当苏辰也下潜到水底时,他也感觉到了一丝丝压力,不过并不影响他的行动,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面露难受之色。

  这就是来自筑基境的优越,他的肉身经过千疮百孔的锤炼之后变得异常坚韧,些许水压几乎可以选择无视。

  “快看,是一座门户!”

  “玄阳王的陵墓!”

  最前方的一批人中有人惊呼了一声,霎时间所有人都露出狂热之色,争先恐后的奔向那座陵墓。

  苏辰在队伍的尾巴上吊着,所以看不到前方的状况,但很快就传来了打斗的动静。

  三个门派虽然组织了这一场历练,但是彼此之间当属敌对关系,如今宝藏就在眼前,谁都不可能留手,一时间激战拉开了帷幕。

  “你们斗吧,最好斗个鱼死网破!”

  苏辰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一点儿也不关心前方的战局,自顾自的找了一个长满水草的隐秘之地藏了起来。

  不多时就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想来是有人负伤甚至是殒命了。

  直到这时,藏在水草中的昊辰也提高了警惕,虽然没有处在战斗圈中,但是他现在所处的环境也不乐观。

  这可是一条江河,水下的巨兽可不少,这里的血腥味定会引来不少食肉生物,到时候他们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同类对手,异类对手的威胁更大。

  很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危机正在悄然降临,他们都为宝藏杀红了眼,只有少部分年轻弟子头脑还保持清醒,趁机逃离了战斗圈。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水下就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有恐怖的气息逐渐临近。

  隐约间,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悄然逼近,看不清长相,但体型十分庞大,而且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战斗圈的边缘。

  那巨怪刚一出现,众人就停止了战斗,顿时间骚乱了起来,有的人仓皇逃窜,同样也有对自己身手充满信心的家伙与那巨怪对峙。

  多方人马从对手立时变成了合作者。

  那是一头形似鲨鱼的怪物,但它浑身覆盖着如龙鳞般的钢甲,生有四肢,背鳍似钢刀,血盆大口开合间似能装下一座山峰,弯刀般的獠牙布满巨口,散发着森冷的寒气。

  “是龙鲨!”

  有人认出了这头巨怪。

  龙鲨号称淡水下的霸主,性情残暴主食为肉。

  一头成年龙鲨堪比凝气巅峰的存在,在水下若是遇上它,必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从这头龙鲨的体型来看,显然已经成年,对在场众人的威胁指数达到了五颗星。

  所有人当中最强者应该达到了凝气九重的境界,已然大成,与那龙鲨旗鼓相当,但在这深水下面,他们最多发挥出一半的实力,单打独斗绝对不是龙鲨的对手,即使是众人联手,胜算也是微乎其微。

  有人想要逃命,但是被人喝止住了身形。

  逃并不是最明智的决定,在这百丈深的水下,谁的速度能够快得过水中霸主?

  “想活命各自就得拿出看家本领,藏着掖着只有死路一条,明白吗?”

  一位凝气九层的年轻人以神念传音的方式对众人喝到。

  说罢,他首当其冲,与龙鲨厮杀了起来。

  有他带动,更多年轻强者加入了战斗。

  实力不够数量来凑。

  龙鲨面对如此多的少年强者围攻,丝毫不惧,游动着硕大的体型在江河中翻滚起来,一时间劲浪滔天,众人一下子就被掀飞了出去,想稳住身形都非常艰难,这为他们的战斗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苏辰见状心中一喜,目前所有人都被带入到了战斗当中,现在是悄悄潜进陵墓的最好时机。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几乎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连连展动身形速度如电,飞速接近墓门。

  “糟糕,有人潜进陵墓了。”

  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同一时间更多人抽离了战斗。

  “妈的,这都被发现了?看样子跟我打同样主意的家伙不少啊。”

  苏辰望了望紧跟在身后的数人,再次加快的速度。

  陵墓半遮半掩,并未闭死,或许是最开始那些散修冲进去过吧。

  他也没有多想,一个闪身就进入到了陵墓当中。

  进去的一瞬间他就被惊呆了,这陵墓巨大无比,如一座环形宫殿,宫壁四周开凿了不少的小道,不知通往何处,最关键的是墓穴当中并没有水,应该是被某种力量隔绝了。

  现在所处的地方只是墓穴的副部,所以显得比较空旷,只有一些简单的器具摆设,主墓穴应该在那更深处,或许就是那些小通道的尽头。

  小通道从墓壁蔓延出去,多有十数条,每个通道所通往的方向都不一样。

  一时间,苏辰愣住了。

  “这么多通道,该走那一条呢?”

  就在他犹豫之际,又有不少人冲了进来,不过都没有关注他,皆是在仔细打量着墓穴内的一切。

  当其他人见到那些通道的时候,也露出了同样的神色,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或许这通道的选择动辄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机遇,所以没有人轻举妄动,选择性的难题先机已经无用,只能凭自身的气运了。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下定了决心,率先选择了一条通道走了进去。

  有一就有二,在那人之后,又有不少人陆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苏辰也不再傻站着,他也走进了一条没人涉足的通道,如今只能看自己的机遇如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