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基一共分为三个阶段,初期、中期、后期,每完成一个阶段体魄就会强健三分。

  虽然仅仅只分为三个阶级,但却至关重要,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最重要,修道一途亦是如此。

  每个修道者的筑基方法都不相同,有的人可能会用强健体魄的灵药来强化机能,也有的可能借助其它手段。

  苏辰有些好奇剑老会让自己以什么样的方式筑基,在他眼中,后者可是虚空戒中的一缕神念,神秘得很,应该很强大吧,那么想来他的筑基方式定会有所不同。

  他很期待,直到次日剑老才将筑基的方法告诉他。

  当他得知了剑老的方式之后,他懵了,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自残’。

  “剑老,你确定这样筑基真的好吗?”

  苏辰心有担忧,身为凡人之躯哪里经得起自残?就他这小身板恐怕还不等他筑基完成就得死在过程中。

  不料剑老又是一声冷哼,不悦道:“你懂什么?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想要将身体练到刀枪不入就得自残,直到你适应这个过程,到时候就算别人伤了你,也没什么所谓!”

  “......”

  苏辰一阵无言。

  这是什么歪理?自己伤自己习惯了就不怕别人伤了?

  “想要强大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如果一开始就畏惧了,那你还不如趁早放弃,本分的做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剑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点燃了苏辰骨子里的那一股不屈与不服。

  他二话不说直接抽出菜刀就往自己的身上一顿乱劈,霎时间,鲜血迸溅,场面血腥至极。

  “嗷!”

  一声声凄厉的惨嚎声响彻山谷,林中鸟都飞绝了。

  那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无与伦比,虽说一开始他心有忌惮,但是一旦动手便是不管不顾,哪里脆弱就往哪儿招呼。

  他这发狠的模样就连剑老看了头皮也是一阵发麻,背脊骨都传来阵阵寒意。

  “这小子......”

  苏辰的表现确实令他很满意,至少在他看来,能够对自己都这么很的家伙将来还怕成不了大事?

  转眼间,身上的刀口就已经多达数十道,他此时的状态比那日在员外府受到的伤害还要严重数倍。

  尽管有些虚弱,不过他的生命气息依旧旺盛,如一条蛰伏的虬龙。

  他知道是剑老在暗中维持他的生命,不让他有生命危险。

  如此一来他就更加大胆了,深可见骨的刀伤遍布全身,在正常情况下,每一道伤痕都是致命的存在。

  一连数天都没有停止这样的自我摧残,直到某一天,他一刀下去几乎都没有什么感觉了,剑老这才告诉他即将完成初期筑基。

  “什么?我都这么狠了仅仅只达到了初期筑基阶段?”

  “这还不满意?你知道换做别人完成筑基第一阶段需要多长时间吗?至少也是你的数倍,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剑老不悦的喝到。

  苏辰闻言,老脸也是微微一红,可能是因为自己太想强大起来,所以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满意。

  “你已经初步完成了外在筑基,中期就要凝炼你的内在,五脏六腑乃人体重要的器官,强化它们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从此之后,小山谷中每天都能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还好这周边没有什么人居住,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半个月后,惨叫声逐渐隐去,茅屋内地上血迹斑斑,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这段时间来,苏辰几乎体验了一次换血的过程,每次都在生死边缘挣扎徘徊。

  虽然痛苦,但是却也完成了筑基中期阶段,先前的付出已经有了回报。

  筑基最后一个阶段乃是经脉与骨骼,剑老发功将他全身的经脉骨骼震得粉碎再用磅礴的生命力令其复原,这个残忍的过程反反复复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

  一个月后,山谷中一声嘹亮的龙啸响彻苍穹。

  苏辰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身上所有的伤已经恢复如初,看似瘦小的身躯中蕴含着旺盛的生命里。

  现在的他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似乎一拳下去大地都会因此塌陷。

  这就是他将近两个月的自残所得到的一切,筑基阶段已然大成。

  修道一途最忌急功近利,所以剑老也并未催促他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凝炼。

  “王老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

  今非昔比的他战意十足,仿佛任何人在他眼中都卑微如蝼蚁,任他蹂躏。

  赤手空拳冲到了员外府杀气腾腾,如蛮荒巨兽降临,凶气弥漫。

  “老爷,不好了,那家伙又来了!”

  府中,家丁神色惊慌,语无伦次。

  王员外闻声神情略显不满,寒声道:“什么事儿咋咋呼呼?谁来了?”

  “砰!”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大门轰然倒塌,激起一阵烟尘。

  灰尘静止,一个紫袍少年冷面寒光伫立在那倒塌的大门之上,双眸泛着丝丝血红色的光芒,杀气凛然。

  王员外一开始还有些愠怒,心想谁敢来他家撒野,可当他看到那本已经气绝数月的面孔时,愤怒瞬间就化作了震惊。

  “怎么可能?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结结巴巴的惊疑道。

  然而苏辰根本不予搭话,直接开打。

  虽然早已被众多手持武器的家丁包围了起来,但是他怡然不惧,对于一个半只脚踏进了修道者的人来说,这些壮汉对他再也构不成威胁。

  “哼,上次不死算你命大,你不逃命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来送死,无知!”

  王员外惊骇过后,脸上又挂起了愤怒之色,连忙支配众多家丁对他往死里招呼。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傻眼。

  苏辰面对一干打手的围攻虽然还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但是已然对他不能造成伤害,很快,十多个大汉就被他撩倒在地,哀嚎不断。

  搞定了一帮za碎之后,他步步紧逼王员外,杀气更盛。

  “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伤杀我师傅,今日我就要替他报仇,啊!”

  他一声怒喝,从地上抄起一把砍刀就冲了过去。

  王员外见状,当即就慌了神,他哪能想到这个本该死去的家伙不但没死,反而还变得这么厉害,再也不是他能够随便蹂躏的存在。

  噗通一声,他直接跪倒在地,哭丧着脸哀求不已。

  “小兄弟,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这个小人一般见识,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同一时间,一股刺鼻的尿骚味袭来,令人作呕,他竟是被吓得失禁了,名副其实的怂货。

  苏辰根本没有跟他废话的意思,直接举起散发着凌厉刀气的砍刀就要竖劈而下,可就在此时,王员外突然一声急喝:“你敢,我儿可是神月门的弟子,你敢伤我?你不想活命了吗?”

  不过很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苏辰没能收住猛然落下的大刀。

  ‘噗嗤’一声,鲜血四溅,王员外应声而倒,鲜血淌地。

  “神月门?”

  他倒是没想到这王员外的儿子居然还是一名修道者,虽然从未听说过神月门,但毕竟是一大宗门,身为其中弟子大多不是泛泛之辈,至少都是真正的修道者,不是他这种半吊子修道者可以媲美的。

  不过就算王员外一开始就拿他儿子的身份出来说事儿,苏辰也不会手下留情,至少说为邱老大报了仇,至于往后的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可。

  但为了杜绝一些目前他还不能应付的麻烦,最终还是选择一把火烧了这员外府。

  大火熊熊燃起,瞬时间,府邸中惊呼声不绝于耳,不少狼狈的身影四处逃窜,他们都是无辜之人,苏辰并没有赶尽杀绝。

  望着滔天火焰淹没了整座建筑,他才神情淡漠的转身离开。

  刚回到茅屋中,剑老的声音就传进了他的识海中。

  “准备下一个境界的修炼,塑脉境并非塑造人体中那些普通的经脉,而是塑灵脉。”

  “灵脉是修道者神力的寄居地,灵脉越多神力存储量就越多,神力越多战斗持续力就越久,拥有持久的战斗力往往是一场战斗中成败的关键,往后你就会慢慢明白这个道理。”

  “一般的修道者多数也就只有成百上千条灵脉,天赋稍微好一点的可能会塑造出数千甚至上万的灵脉,当然这只是对于天才而言,来吧,让我看看你能塑造出多少条灵脉。”

  剑老讲解很详细,就算是他这个初学者也很容易理解。

  听完这番讲解之后,他迫不及待的就按照剑老的提示进行了塑脉境的凝炼。

  灵脉从经脉中开辟,需静心凝神,慢慢去感悟经脉与灵脉的结合点,再将之剥离出来,从而形成一条独立的灵脉。

  塑脉的快慢因人而异,剑老说过,有些修道者塑造出一百条灵脉可能需要花上数月甚至是数年的时间,但一些领悟能力较好的修道者开辟出一条灵脉或许只要几分钟的时间,甚至是数十秒。

  苏辰开辟出第一条灵脉耗费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这个成绩对于初学者来说已经很逆天了,就连剑老也忍不住暗暗称奇。

  时间一分一秒缓缓流逝,昼夜交替,转眼间就过去了大半个月,此时他体内的灵脉已经从当初的一条发展到了三千多条,这个量着实让剑老惊讶不已。

  时光飞逝,匆匆两个月过去了,他体内的灵脉已经多达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条,这个庞大的数字令他自己都感到震惊。

  当他再想塑造出第十万条灵脉时,再难有所寸进。

  “哎,没想到这才九万多条灵脉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对于这个结果,苏辰还是有些不满,毕竟剑老说过灵脉越多战斗力就越持久,如果能塑造出无数条灵脉,那岂不是同境界相争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y酷a◇匠{网唯g7一9正*版~B,其.V他都是盗O版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