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大队最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没有开灯,只有投影在幕布上的光打出两个受害人尸体的惨白面容。靳晨站在讲台上开始对凶手进行侧写,投影灯的灯光照亮他半张脸,半明半暗,让靳晨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5.23案件的受害人,相貌平凡,生活穷困而导致长时间营养不良,凶手先试图掐死受害者,因徒手掐死受害者有一定苦难,失败后改用工具勒死,抛尸郊区。6.11案的受害者,生活较5.23案受害者更为富裕,有过健身的经历,体态健康,杀害她的难度更大一些,凶手同样用勒死的手法,但留下了凶器,抛尸在闹市区。”

  屏幕上同时放着女尸化妆时和卸妆后的图片,差别之大让人震惊。

  …k酷*匠网#T唯一"正}M版;,其{他都)√是4L盗版

  “根据两个案件的手法,化妆的技法等,我们可以确定这两所案件为同一人所为,而且种种迹象表明凶手提高的自己杀害目标的难度,他在训练自己成为一个更合格的杀手。而且从他对尸体化妆,装扮抛尸地,让尸体竟可能不显现出死状而是类似睡着了似的表现在人们面前,我推断他可能把这些女子当做玩偶,洋娃娃一类对象来摆弄,他迷恋她们,所以把她们打扮到完美,从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孩到一个美丽动人的洋娃娃。为了达到凶手自己的幻想,他杀了这些女孩。因为服装,抛石地的准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从确定目标,他就开始为最后的谋杀做准备,其中的这段时间他一步一步接近受害者。我推断他先和目标交往,取得信任,再下杀手。”

  “靳教授,”一位警察举起手提问道,“既然他已经和女孩交往,并且他迷恋女孩,为什么还要杀人呢,就这样相爱下去不可以吗?”

  “凶手眼里她们不是人,只是人偶,凶手眼中的人偶是没有主观意识的,所以最后他要剥夺她们作为人的意识和权力,变成一个任他摆布的人偶,这样才能达到他心目中的幻想。”靳晨从容的回答了对方的提问。

  “所以我们寻找的应该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他很擅长做手工,又有足够的钱去买价值不菲的化妆品和服饰,所以他可能从事珠宝设计,设计师,复杂仪器修理师一类的高薪而且可以解除制作工具工作。他很早就选定了目标,制造机会认识目标,再进一步交往,可能会发展为恋人。他受过良好教育,有不错的品味,可能衣冠楚楚,给人绅士的感觉,或者说他就是一个绅士,与受害人交往时请她们吃西餐,为她们买单,短时间内获得了对方的信任。他智商极高,两次作案都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他也很谨慎,不会允许目标拍二人的合照发朋友圈,并会找借口请求受害者隐藏二人的关系,一旦确定被害人身份去询问她们的闺蜜,亲近的朋友,问受害人身边有没有出现多金但神秘的男子。他视每一个案子为一个作品,精心对待,并且希望公众能看见完美状态下的他的作品。为此他要付出很多心血做很多研究,我们尚未得知凶手如何得知出租屋房主六月十一号会去打扫房间,还有这两个案子的照片资料我们并没有向外传出,也就是说他想得到公众关注的心理尚未满足,凶手可能为此情绪暴躁。根据他提前接触受害者这一点来看。我相信凶手已经接触到了下一个目标,所以我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在下一场惨剧发生前,将凶手缉拿归案。”

  靳晨合上笔记本,环顾会议室,他的眼神坚定,话语里满是自信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