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湖霖市迎来了夏日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暴雨,豆子大的雨滴砸在车玻璃上,打出硬币大的圆盘,又很快流下。稍打开一线窗户就有雨水钻入,许凯歌无奈关上。熄灭引擎后空调也停止了运作,很快车里就闷得不行。

  和许凯歌搭档的李琨拿起一叠资料朝身上猛扇风,“这鬼天气,刚刚还有日头挂着,现在雷公电母就齐上阵了。”

  话音刚落,天上就是一个炸雷。

  “行了你,留神看着,说不定那毛贼一会就出来了。”许凯歌努力隔着雨幕监视整条街的情况,但也忍不住撩两下衣服扇进去一点凉风,蓝色的制服翻飞间露出整齐的八块腹肌。

  今天他们出来是有任务在身,双星路上砸坏车玻璃偷窃车内物品的事件频发,他俩来蹲点守株待兔,没想到突降大雨。

  “雨下这么大,八成不会来。”

  “难说,雨幕也是很好的遮蔽。”

  二人又把目光投向车窗外,努力寻找可疑的人影。

  “嗡——嗡——”许凯歌的手机开始震动,他接起电话。

  “程队……恩……什么?……”他的脸色变得凝重,放下电话,许凯歌利落的发动汽车。

  “出什么事了,不盯那贼了?”不明就里的李琨忙问。

  “程队发话,去宁城路,有谋杀案,”许凯歌顿了顿,“受害者被勒死,现场没有血迹,只是弃尸地,尸体被精心装扮,和5.23的案子很像。”

  李琨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他系好安全带,警车划开雨幕向宁城路开去。

  上个月,准确的说是5月23日,原本宁静的湖霖市被一个大案搅动的不得安宁。

  0%酷Fo匠√L网永☆O久m免8费B看小"S说#Q

  在郊区的一个废旧厂房里,贪玩的孩子发现了一具女尸,尸体很干净,衣物上没有污渍,连脖子上的勒痕的都被一条鹅黄色的丝巾遮挡了,起初孩子只是以为有个大姐姐在那睡着了。

  接到报案后,许凯歌是最初到现场的一批警察之一,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发现。在满是灰尘的厂房里,女尸躺在一片干净异常的地面上,她穿着米色连衣裙,偏黄色的高跟鞋,脖子上系着一条鲜艳的,鹅黄色丝巾,耳朵上挂着珍珠耳环。脸色有精致的妆容,显然,凶手是在杀完人后做的这一切,后来法医证实了这一点,并发现死者的脖子上,在皮带的勒痕下,还有手指的勒痕。

  凶手先打算徒手勒死死者,后不知为何改用皮带将其勒死,行凶后居然将尸体细心打扮。其凶残变态程度不言而喻。

  市里对案子高度重视,命名为5.23杀人案,省里也督督促查案进度,但弃尸地偏僻没有监控,鉴识科的同事将现场搜查了5遍,没有找到任何能确定凶手的蛛丝马迹。

  案子陷入僵局。

  市民也从开始的恐慌,而到今天把案子抛之脑后,报纸上头条一天一个的换,除了刑警大队停尸房里女尸仍静静躺在冰柜里,大队的专案组仍马不停蹄的查案,市民似乎已经忘记一个女子的死去。

  但案子并没有结束,半个月后,又一位女尸被发现,她脸上也带着精致的妆容,似睡着了一般死去,这漫天大雨,也带上了为少女哀悼似的悲哀。

  许凯歌深深皱起眉头,警车提速,驶向宁城路,也驶向谜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