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以后柳依依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自己可能是真的对南宫陆骁动心了吧,可能都不是他舍生救她那一刻而早在他们相遇在木偶摊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真的是天赐良缘吗?柳依依四处打听了一下,这位骏卢少卿是塞外的王子,被皇上当做“人质”一直压在宫中,为了对外好听才封了骏卢少卿,其实是为了打压塞外势力,南宫陆骁在宫中生活的并不好。

  终于到了约定的日子,柳依依早早地收拾好穿戴整齐抱着爹爹送的成人礼——一把韵味十足雕刻着丁香花的五弦琵琶,到了长安城内最美的五阳湖边坐在青石桥上弹奏一曲。正是高潮部分,便有箫声附和,那么轻那么柔和,像是在低低的倾诉些什么。一曲终了,柳依依望见了从桥头走过来的南宫陆骁,他手里正握着一管翡翠玉箫,柳依依莞尔一笑,南宫陆骁眼中像是淌了蜜一样万分柔情地看着柳依依。“琴瑟佳人。”他开口道。“我们给这首曲子命个名吧。”柳依依并没有回复他关于琴瑟佳人的话题。“‘南街垂柳’如何?”以你之姓冠我之名。他依旧挑拨着柳依依,柳依依深深地埋下头企图挡住脸颊的绯红。“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南宫陆骁也是明了,柳依依这小丫头还是对他有意思的。“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柳依依还是没抬起头。“好一个夫唱妇随。”南宫陆骁嘴角扬起坏笑。“什么和什么呀!”柳依依抱起琵琶一路小跑,却不料硬生生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抬头便对上南宫陆骁的眉眼,“傻瓜,跑那么快做什么,我几乎追不上你。”柳依依终的肯抬起头直视南宫陆骁。

  这一刻,柳依依似乎才感觉到,阳光那么明媚世界那么安详。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是真的爱上了南宫陆骁,甚至这种爱不需要语言不需要互相了解,就那么一个眼神,就会爱到骨子里爱到深处。

  柳依依也明白,他是宫里的人是塞外王子,他和自己差太多也隔了太多,即使在一起也要排除万难最终聚少离多。她也想推开,可她没有那个勇气也舍不得,她怕自己就此错过一生都要孤独终老。

  就算是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后,他们连见一面的机会也不再有的时候,柳依依也没有后悔过,她为他付出了一生,他为她倾尽了所有,他们相爱却相离,也许这世间没有什么都会恰好。

  我们都很好,只是生活多烦恼。

  “柳依依,你愿意以后都和我夫唱妇随吗?”南宫陆骁迫不及待的问,他也不晓得他们才见面第二次。“我……我不知道啊。”柳依依脸颊红扑扑的,她还在犹豫。“有什么不知道的,既然我们两情相悦,那就要在一起啊。”南宫陆骁不依她。“谁和你两情相悦了。”柳依依推他要逃,被南宫陆骁牢牢抓住手心。“你啊,柳依依。”南宫陆骁宁肯不要脸一回了,他怕他以后都没有机会再的这么近的看着她。“你不害臊!”柳依依轻轻地锤他却不用力气。看着他柳依依只想要逃,她怕自己在多看他一眼都会沦陷,她太清楚自己的处境了,她也不希望以后的自己成为他成功路上的累赘。“依依,你究竟喜不喜欢我,可以给我答复吗?”南宫陆骁忽然收起了顽劣的脾性很认真地问她。依依。多久了,多久都没有人这么亲切地叫过她依依了?是从父亲与叔父一起开始戎马生涯的时候还是母亲因为父亲一手遮天把持朝政愤然离开回去南海的时候?还是哥哥考中武官做了中郎将再不回家?还是姐姐一心想入宫选秀只因一声皇上吉祥皇后千岁?还是弟弟不慎落水半身不遂一生瘫痪在床?她家门不幸,亲人们一个又一个离开她、丢下她、忘记她,她太渴望有人可以保护她有人可以给她安全感了,她柳家家大业大,她是柳家三小姐享尽荣华富贵,可她孤独无依没人爱她陪伴她。

  这一刻她不想在犹豫了,她怕一犹豫连他也消失不见,爱她的人一个又一个离开她,她已经没什么可以赌的了,她输得起也就爱得起。

  酷匠i网首$发j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