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珍,你识得那位公子么?”木偶人没买成只好另寻他物了,可逛了一圈也没什么好的。“不识得,可能是宫中的哪位爷吧。”珍珍摇了摇头。“哦?我觉得也是,这长安有名的贵公子我许是也见过不少了可并没见过这位公子,他穿着如此华美想必也定是有钱有势的家族。”柳依依转念一想去了一处长安城内香火很旺的寺庙,门槛还没迈过去,正好和迎面走出来的南宫陆骁撞了个满怀。“哎呦!”柳依依轻声惊叫了一句。“这不是今天和我争木偶人的那位小姐吗?”南宫陆骁暗自偷笑,怎么哪里都碰的见她。“是你啊。”柳依依没有多瞧他绕过他走进庙堂,和一位大师攀谈了几句就在佛像前跪拜起来口中念念有词,过一会儿大师一手捻念珠一首从从佛像前的木头箱子里取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是柳依依为柳白白求得的平安符。南宫陆骁一直在门口注视着屋内的女孩,把玩着手中和柳依依手中一模一样的袋子,不同的是南宫陆骁这个是求给自己唯一的姐姐南宫陆鹭也是作为和亲嫁给了六王爷的六福晋,她最近刚刚诊出有喜了,作为长安内的唯一亲人南宫陆骁自然是要对她百般呵护。只是皇上他太不靠谱,明明姐姐已经来和亲,却仍要求王子到汉学习,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手里抓了两个人质挟持塞外归顺朝廷,因为现在周边只有塞外有实力和朝廷对抗,若是联合和周国那更不容小觑,所以皇上紧握把柄在手才可保江山无忧。

  从祈福台下来,柳依依看南宫陆骁还没走,正把玩着一个和她一样的小袋子,腾地脸红了起来,不明所以的心跳漏了一拍。南宫陆骁看她起来了刚想开口就看见她涨红了脸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柳依依也明白不能这么僵持下去了,于是径自走出庙堂,南宫陆骁没追出来而是转去了另一个方向。

  茶馆里,一个面相英武满身正气的男子坐在一角落里,看起来和南宫陆骁一般年纪却少年老成,目光中多了一分坚韧与刚正,他是一品大将军薛彻的儿子当朝三品中领军任禁卫军统领的——薛昶,南宫陆骁的发小,薛彻和南宫陆骁的父王也是多年挚友,薛家祖上一直都在塞外,是薛彻当年为了薛昶的母亲胡思佳执意进朝为官(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在南宫陆骁进来之前先走进来一个面相儒雅文质彬彬的书生,坐在了薛昶旁边的座位上,他是崔广——当朝的文状元,礼部尚书崔贤之子,暂时没有官职。南宫陆骁过来后坐在二人对面,吩咐徐公公门口侯着。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南宫陆骁打趣地说。“大家都在一个紫禁城每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好想念的。”薛昶不屑地说。“约在外面不过是因为宫里人多眼杂不好商议,另外我还未封官谋职没有办法堂堂正正出入宫中。”崔广嗫嚅道。“没事儿,有我薛昶谁敢动你我断他手。”薛昶冲着崔广挑了挑眉,崔广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6酷0_匠《网…y永}t久免|(费看小说r

  “说正事儿。我在宫里收到的是什么待遇想必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策反是一定的了,但我没办法在宫内策反,以我现在的能力恐怕还没见到皇上就被拿下了。我父王说了,他现在也在积攒兵力,联合众小国一起反朝。”南宫陆骁说到这个握紧了拳头。“嗯,当年父亲是为了救母亲才答应进宫的,可是皇帝老儿言而无信,害了我母亲,这杀妻之仇杀母之仇我们父子怎能不报?现在就在等时机,父亲掌管全朝兵力我掌管禁卫军已经是万无一失,只是皇帝老儿太狡猾,听闻他私底下一直有训练护卫队。”薛昶也愤愤不平的。“家父虽说是一心效忠朝廷,但他并不归顺当今圣上,原是因为我祖父也是前朝礼部尚书,可当年为了先帝献身不仅没有追封遗赠反而列了我祖父足足三十多条罪行,连遗物都被抄了,我父亲因此也是怀恨在心,认为当今圣上昏庸无能。”崔广正起脸看着薛昶,崔广长的文静,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温文尔雅的气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