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他时,不过十八年纪,她是战乱四起的长安城内为数不多的大户人家柳家的三女儿柳依依,他是塞外的王子南宫陆骁。他作为塞外押在宫中的质子从小居住在长安。

  他们是在街上碰见的。她和随行的丫鬟珍珍到街上给二姐柳白白买生贺礼物,碰巧南宫陆骁也是两月一次的上街的允许。

  那日柳依依挽起长发插一支银艺簪子上面坠几颗玉珠走起路来会发出清脆的响声,是她的最爱,穿一袭月白色布长裙款款及地,不施粉黛的她依旧有着超凡脱俗的绝美,眼眸通透有灵气,很多长安城里的贵公子向她定亲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搪塞回绝了,只因她还没遇见那个他。

  南宫陆骁从小生活在长安,学汉字穿汉服,容貌俊美的他竟看不出一丝塞外人的粗糙,他穿一身淡蓝色长袍,只带了一个贴身公公外出。

  柳依依行至一处木偶人摊子,一眼便看中了一对造型精美颜色光艳的情侣木偶人,她提起袖子拿过那个男人儿仔细端详着,忽的又一只纤长的手伸过来拿走了另一个女人儿,柳依依抬起头,看见了南宫陆骁,南宫陆骁也早就瞧见了她不然不会走过来的。

  -最qm新@R章H%节D上(;酷Vv匠6@网E

  “两位若是都看中这一对木偶人不如一人一只拿去,自当是缘分一场眼光独到。”摊主是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婆婆,她笑眯眯地看着南宫陆骁和柳依依。“那可不行,我若是买了一只回去如何交代?”柳依依平日里大小姐做惯了自然是会与他争一争的,况且大抵是从没见过如此优雅迷人的男子罢,她也忍不住多瞧了几眼。“是啊,我也相中这一对了,不能让。”南宫陆骁似乎是对柳依依起了极大的兴趣,他久居深宫,后宫都是些勾心斗角之人个个恶毒,头一次遇见这般清丽佳人自然要与她攀谈一番,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位公子看起来衣着华贵,送人礼物应当是选择符合身份价值的,这种小玩意儿就不必和小女子争抢了吧。”柳白白净是喜欢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身为柳家二小姐从不缺衣食,只是喜欢那些平时见不到的最能表现心意的东西,好容易看到个满意的所以柳依依是不会轻易松口的。

  “那我还觉得女孩子家不好玩这种,多买些衣饰不是更好吗?”他也毫不让步反而微笑着看着柳依依。“实在是难为二位了,可我这仅此一套了,实在没办法成全二位。”摊主的老婆婆也不希望他们为了争夺一套木偶人闹得难堪。“这样吧婆婆,我多出一倍的价钱给你,你卖给我。”柳依依真是无奈了碰上这个人只能算自己倒霉。“哦?那我出三倍的价钱。”南宫陆骁歪着脑袋看着柳依依忍不住的坏笑。“这……”一下子又让老婆婆犯了难,“这样,你们一人拿一只去,我就当是成人之美了谁的钱我也不会收。”说罢,老婆婆将男人儿塞到柳依依手中女人儿塞到南宫陆骁手中,柳依依看着木偶人心有不甘也只好作罢另寻他物。“难为你了,老婆婆,这个人我不认识的。”柳依依尴尬的朝老婆婆鞠了一躬表达谢意,刚要转身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抓住。

  “谁说不认识的,以后就认识了。”手的主人自是南宫陆骁。“可我并没有兴趣与公子结识。”柳依依撒开他的手。“不,我一定会让你认识我,记住我的。”“哦?是么?那悉听尊便了,只不过小女子还有要事先行一步了。”柳依依并不想去他更多言语,欠了欠身子离开去寻更好的礼物送给二姐。

  “你认识她么?徐公公。”南宫陆骁转头对随行而来的徐公公问道。“据小的所知,她好像是长安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柳家的女儿,但柳家育有两儿两女,因此小的也不晓得她的名字。”徐公公看了看远去的柳依依的背影,王子难不成是看中了这柳家的三小姐?“柳家。”南宫陆骁念叨了一句,“我会让你记住我的。”他握了握手心里的木偶人也转身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