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后,辰亲王钟义行搂着苏婉轻轻的喘气,生怕呼吸的声音太大吓到苏婉。

  但是苏婉并没有被吓到,虽然对辰亲王钟义行这种奇怪的举动很是不解,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乖顺的伏在辰亲王钟义行胸前,丝毫没有影响到辰亲王钟义行。

  不知为何,苏婉在辰亲王钟义行怀里时,能感到分外的安心。

  辰亲王钟义行也感觉到了苏婉的安心,这种能带给心爱的人安全感的感觉也令他十分满足,甚至超过了身体的满足。

  不久,辰亲王钟义行又抱着苏婉坐了起来。看到苏婉淡定的神情,辰亲王钟义行心中暗暗佩服。

  不过,辰亲王钟义行还是忍不住嘱咐苏婉几句:“苏婉,今日这样的事,除了师兄,可万万不能与别人如此。因为师兄待你是不同寻常的……”辰亲王钟义行急着解释,竟然将实话直接说了出来,还好及时停住了。

  “嗯,苏婉记住了,苏婉待师兄也是不同寻常的。”苏婉很认真的说。当然,她不明白自己对辰亲王钟义行不同寻常是为何。

  苏婉的话让辰亲王钟义行心中一震,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圆满了,低头再看苏婉,本就清秀的面容也是越看越顺眼了。

  这孩子,总是那么让人顺心。

  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辰亲王钟义行依依不舍的放开苏婉,拿起船桨,开始划着船返回,然后还要送苏婉到主院花厅用晚饭,虽然还能与苏婉相处,但是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搂她在怀了。

  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再抱一抱她。

  想到这,辰亲王钟义行更是舍不得将船划得太快,只为再多一会儿与苏婉独处的时光。

  一路上,辰亲王钟义行又忍不住叮嘱苏婉,不要将今日之事告诉国师夫妇。

  …酷匠☆网首G发》◎

  辰亲王钟义行用的借口是钟云,苏婉当然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因为自己善意的隐瞒是为了帮钟云顶包,其实正中辰亲王钟义行的下怀。

  小船缓缓靠了岸,辰亲王钟义行伸手将苏婉抱下了船,将苏婉稳稳的放在地上后,辰亲王钟义行却迟迟不愿意松手,因为他知道今后自己单独接触苏婉的机会不多,由此,他更是渴望有一天能娶到苏婉,能光明正大的与苏婉亲近。

  辰亲王钟义行走到花园中时就换上了惯用的冷淡的表情,与方才对苏婉的温柔判若两人。

  苏婉见了也不惊讶,她明白像辰亲王钟义行这样的人,身处高位,即使在自己的府中,也有许多的不得已。

  辰亲王钟义行沉默不语的走在前面,苏婉依照规矩在他身后保持离他三步远的距离跟着,穿过花园时,辰亲王钟义行每走不到十步就回头贪恋的望苏婉一眼,直到快到主院时才硬生生压下心头那想要回头的冲动。

  主院花厅中,王妃张氏正在与国师夫人品茗闲谈,后宅夫人的话题,也不过是衣料花色与首饰样式而已。

  辰亲王钟义行先于苏婉进入了花厅,随着他的进入,花厅也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就是一片请安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