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亲王钟义行回到王府时,王妃张氏正在吩咐下人准备小宴。

  下月初二就是辰亲王钟义行庶长女钟云的五岁生辰,钟云虽居长,却是通房庶出,所以她的生辰在府内办个小宴就是了。

  C更'H新最快上"q酷;,匠网

  “吩咐花房在云儿的云雾阁多布置些铃兰花,云儿最喜欢铃兰花。”辰亲王钟义行进屋时正好听见了王妃张氏对老嬷嬷交代小宴事宜。

  “怎么,近来府中要办小宴吗?”辰亲王钟义行问道。

  “下月初二是云儿五岁的生辰,妾身是她嫡母,自应为她安排妥当,王爷忙于公务,不必为这些小事烦忧,妾身自当为王爷分忧。”王妃张氏说道。

  辰亲王钟义行突然灵光一闪,小宴?自己几日都见不到苏婉,这次小宴是否能请苏婉来?

  “既是给云儿办小宴,也该请些与她年纪相仿的世家小姐。”辰亲王钟义行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声音还是淡淡的,心中却如有一团火烧着。

  “是妾身疏忽了,多谢王爷提点。”王妃张氏欠身说道。

  辰亲王钟义行伸手虚扶了王妃张氏一下,声音平静的说道:“也不用请太多,就请皇兄的九公主和国师的女儿就够了。”

  九公主是皇帝的庶女,今年八岁,皇帝的皇子多,公主少,三公主十二岁,又是皇后嫡出,请她来参加庶出堂妹的生辰小宴未免下了身份,如此,只有九公主合适了。

  至于苏婉,实在是辰亲王钟义行想苏婉想的辛苦,好不容易有个见她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王妃张氏却并未多想,她知道辰亲王钟义行近来与国师来往甚密,也没多说,就答应了。

  很快,就到了小宴这日。

  九公主偶染风寒不能来参加小宴了,苏婉就成了唯一的客人。

  国师夫人带苏婉来到了辰亲王府,苏婉去了钟云住的云雾阁,国师夫人来到花厅与王妃张氏闲话。

  钟云虽然生在王府,但嫡庶尊卑分明,庶女的闺房陈设处处要符合庶女的本分,钟云的云雾阁就比苏婉这个国师嫡长女的闺房要差了。

  苏婉其实只比钟云大一点,她是四月的生辰,钟云是七月。

  两人年纪相仿,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小姑娘们很快找到了许多共同语言,她们高兴的聊着各自的喜好,从璎珞的样式到点心的口味,聊得不亦乐乎。

  “云儿,你们府中真漂亮,将来再有什么小宴还要记得请我哦。”苏婉望向窗外的花园,羡慕的说道。

  “好的婉儿,我记下了,以后小宴,我会向母亲提起你的。”钟云也很喜欢苏婉,她从小长在王府,见惯了做戏和虚伪,但她在苏婉身上看到的却是天真很真诚。

  “谢谢你,云儿,”苏婉笑了笑,复又叹了口气道:“可惜王府规矩太多,否则你也能到我家去玩。”

  “婉儿,和你一起玩我也很开心,可是府中的规矩……”

  “呵呵……想和云儿玩,经常来王府就是。”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钟云和苏婉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见到辰亲王钟义行走了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