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过后,辰亲王钟义行又问了问钟云喜欢的衣衫式样和花色,让徐氏喜出望外,以为自己母女二人要得宠了。

  然而,让徐氏失落的是,辰亲王钟义行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与她行周公之礼,而是让她回去了。徐氏一下子有欣喜变为失望,脑子有些发懵,回到自己房里才渐渐回过神来,想着这些年来自己与钟云从未得宠,如今王爷肯对钟云上心自己就很满足了。

  夜色渐深,辰亲王钟义行却久久不能入眠,心心念念的都是苏婉,想着要给苏婉买什么样的礼物来讨她的欢心。

  第二天,辰亲王钟义行下朝后,竟然没去演武场,而是去了集市.辰亲王钟义行本不想这样招摇,可交给别人办他又不放心。

  在德顺斋买了桃花姬和乳菱糕,在福顺祥买了云锦织缎,辰亲王钟义行本想给苏婉买套衣服,奈何实在不知道苏婉的尺寸,又不能打听,只好做罢。带着礼物,辰亲王钟义行匆匆来到国师府。

  在国师府大门外,辰亲王钟义行的随从向国师府的门房递了拜帖,门房赶忙一脸歉意的出来迎接道:“王爷赎罪,国师下朝后被皇上留在宫中议事,尚未归来。”

  ☆o最H$新章9}节EH上PG酷匠C网T@

  辰亲王钟义行也有些愕然,他的确没有挑国师不在的时候来,这次真的是巧合。

  门房见辰亲王钟义行一言不发,以为他生气了,连忙让人进内院禀告夫人。

  不一会,国师夫人命人来请辰亲王钟义行。“夫人请辰亲王到内院花厅稍事休息,国师大约午时回府。”

  没想到这么容易进了内院,辰亲王钟义行只觉得喜从天降。

  辰亲王钟义行到花厅坐定,仔细打量着内院的布置,暗道国师果然是风雅人,府内布置的很不错,片刻之后,国师夫人到了,不过也像辰亲王钟义行料想的那样,没有带苏婉,苏婉才五岁,大户人家规矩多,一般孩子八岁之前不出来见客,只怕孩子不懂事,冲撞了客人。

  “师母安好。”辰亲王钟义行见到国师夫人就抢在她前面行了家礼,到让国师夫人有些惊讶,赶忙避了避,只受了半礼。毕竟辰亲王钟义行是超品的亲王,国师夫人的封诰虽是从一品,也不应该受皇亲的礼。

  “师母快坐。”辰亲王钟义行怕国师夫人再向他还礼,赶忙扶她坐下。

  其实,辰亲王钟义行早就计划好了,从今往后,他要不计代价的讨好国师夫妇,要让他们从心里对自己有亏欠的感觉,这样将来才好提亲。毕竟辰亲王钟义行已有原配王妃,将来苏婉最多也只能是平妻,说是平妻,却也低原配一等,他想想都觉得对不起苏婉。

  “昨日师父教导,另学生茅塞顿开,心中十分感激,今日特备礼物,报答师恩。”辰亲王钟义行对国师夫人拱手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