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r上v7酷&P匠}C网?…

  辰亲王钟义行回到王府时,王妃张氏带着四个孩子在花厅等着他回来用晚饭。四个孩子已经饿的有些恹恹的了。

  见他们这样,辰亲王钟义行也有些尴尬,自己刚刚在国师府被国师苏建熙留下用晚饭时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忘了让人回来告知王妃和孩子们一声。

  见辰亲王钟义行步入花厅,王妃张氏赶忙起身,为辰亲王钟义行奉上一杯热茶,还不忘规矩向辰亲王钟义行请安,照例还是先行国礼,有行家礼,然后后有叫几个孩子上前给辰亲王钟义行请安。

  辰亲王钟义行伸手把王妃张氏和四个孩子一一扶起,“本王在国师府用过晚饭了,你们也用吧。”辰亲王钟义行吩咐道。

  “谢王爷(父王)”王妃张氏与几个孩子连忙应了,又依照长幼尊卑落座,开始用晚饭了。

  辰亲王钟义行最在首位上,看着妻子和孩子们用晚饭,本应是尽享天伦之乐的场景,却因为每个人都恪守规矩,让他感觉不到一丝放松和快乐,甚至没有刚刚在国师府用晚饭时自在。

  辰亲王钟义行的庶长女名叫钟云,今年四岁,是王府中唯一一个通房所生的孩子,所幸父亲是亲王,倒也不曾被薄待。

  辰亲王钟义行看着这个与苏婉年纪相仿的女儿,只觉得自己心中对苏婉的思念更深了。

  嬷嬷在钟云的盘子里放了一块乳菱糕,钟云吃的很开心,辰亲王钟义行看见了,向王妃张氏嬷问道:“云儿一向爱吃这种乳菱糕吗?”

  王妃张氏有些诧异,辰亲王钟义行一向对几个庶出子女淡淡的,对庶长子有时叫到外院问两句话,对三个庶女一年到头都说不上几句话,今日怎么关心起钟云的喜好了?

  “小姑娘吗,都爱吃这样的点心的。”王妃张氏恭谨的答道。

  “嗯。”辰亲王钟义行点点头,心中想的却是,苏婉与钟云年龄相仿,钟云爱吃的点心苏婉会不会喜欢,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下次去国师府时一定要带些乳菱糕,不,不只是乳菱糕,还有其他小姑娘喜欢的东西,要先问清楚,省的弄巧成拙。

  思及此,辰亲王钟义行有些后悔自己这些年对庶女的关注太少,甚至一无所知。

  “今日本王歇在外院,叫通房徐氏来伺候吧。”辰亲王钟义行对王妃张氏吩咐道。

  通房徐氏,是庶长女钟云的生母,本就不得宠,生下钟云后更是有四年没有服侍过辰亲王钟义行了,怎么王爷今日突然想起她来了?王妃张氏疑惑,却也应道:“是,妾身这就命人传徐氏到外院。”

  用完晚饭,辰亲王钟义行与王妃张氏闲话几句就到外院去了。

  等辰亲王钟义行到了外院,徐氏早已在浴房恭候了,等着先服侍辰亲王钟义行沐浴。

  毕竟有四年没有服侍过辰亲王钟义行,徐氏十分诚惶诚恐,双手颤颤巍巍的来为辰亲王钟义行宽衣。

  其实,辰亲王钟义行今日叫徐氏来服侍主要是为了了解钟云的喜好,当然,不是为了钟云,而是为了讨好苏婉。

  “你是云儿生母,平日应该尽心照顾云儿。”辰亲王钟义行坐在浴桶中,看着徐氏瑟缩着给自己擦拭。心中没有半点绮思。

  “奴婢定当尽心服侍王爷王妃,尽心照顾大小姐。”徐氏惶恐的应道,生怕辰亲王钟义行怪罪。

  “你可知云儿喜欢什么点心?喜欢什么配饰?”辰亲王钟义行有些期待徐氏的回答,却也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云儿喜欢杏仁饼、乳菱糕、茯苓饼这样微甜的点心,喜欢珊瑚花钿一类颜色鲜亮的饰品。”徐氏答道,又不敢多说,怕王爷觉得厌烦,就挑了几样钟云最喜欢的说了,以为王爷这是要给钟云买礼物,下个月就是钟云五岁的生辰了。

  其实,辰亲王钟义行哪里记得住庶长女的生辰,只是想给苏婉买些东西,最好能让她记住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