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的清晨,辰亲王钟义行从满是苏婉的梦中醒来,还有些怅然若失。

  作为手握重兵的亲王,他每天都要上朝,如遇战事,还要挂帅杀敌。

  辰亲王钟义行深知自己的责任,赶忙唤人进来服侍自己换上朝服。

  坐上马车,辰亲王钟义行的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今日在朝堂上要怎样面对国师。国师苏建熙也算是辰亲王钟义行的师父,可他却对师父的幼女生了那样的心思,他怕被师父责骂,更担心将来师父反对他们在一起。

  酷#^匠网|正版U首DT发

  无奈,只能在上朝时“恭谨”的低着头,只为避开师父的目光。

  “辰亲王。”下朝后,国师苏建熙却叫住了辰亲王钟义行。

  辰亲王钟义行身体猛地一顿,竟然冒出一身冷汗,过了片刻,回过了神来,才向国师抱拳道:“国师安好。”

  “辰亲王今日为何屡屡对下官避之不及?”国师苏建熙的声音有些清冷,竟然比辰亲王钟义行还有威慑力。

  “师父何出此言?”辰亲王钟义行故作镇定。

  “那许是为师多虑了。”国师苏建熙又与辰亲王寒暄了几句,就要告辞。

  “师父且慢。”辰亲王钟义行有些踌躇,却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学生拜师三年,却从未到师父府上请教,学生昨日及冠,如今思之,只觉自己从前在学问上颇为懈怠,现已醒悟,还望师父不吝赐教。”辰亲王钟义行的语气十分恭顺,抬头看了看国师苏建熙,眼神中竟有几分恳求。

  “辰亲王立志为学,为师自然倾囊相授。”国师苏建熙淡淡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未深入眼底。

  “多谢师父。”辰亲王钟义行长揖在地。

  目送国师苏建熙离开后,辰亲王钟义行的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了,他心中十分欢喜,获准进入国师府,是不是就能离苏婉更进一步?是不是就能时常见到她?

  这天下午,辰亲王钟义行迫不及待的登门拜访国师苏建熙,还带来了丰厚的礼物。

  当然,都是为了能见苏婉一面。不过,现在还不能让师父发现自己的心思,于是,辰亲王钟义行还是耐着性子在书房与国师苏建熙探讨了半日学问,辰亲王钟义行善武艺,刀枪剑戟不在话下,兵法阵法也能信手拈来,唯独对这经史典籍发怵,为了讨好国师苏建熙却又不得不勉为其难的应付着。

  辰亲王钟义行的为难和勉强被国师苏建熙看在眼里,国师苏建熙心中暗暗发笑,只是不太明白辰亲王钟义行为何这样讨好自己。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饭时间,辰亲王钟义行如愿以偿的被国师苏建熙留下用晚饭。国师苏建熙与夫人感情甚笃,一日三餐必然和夫人一同用,就连有客人时也不例外,所以,辰亲王钟义行想借此机会进内院见苏婉,如果运气再好,甚至可以和苏婉一起用晚饭。

  “请王爷移步内院。”辰亲王钟义行强压下心中的狂喜,故作淡然的跟着国师苏建熙去了内院。

  然而,让辰亲王钟义行失望的是,苏婉没有来,不过他见到了国师夫人,又对国师夫妇极力讨好,希望能给他们留下好印象。最后,在辰亲王钟义行的祈求下,国师苏建熙同意辰亲王钟义行每三日来国师府求学一次,这让辰亲王钟义行喜出望外。

  用过晚饭,辰亲王钟义行不得不告辞,走在由内院通向二门的路上,辰亲王钟义行仔仔细细的看这内院的结构和路线,私心想着,若是国师不许自己见苏婉,凭自己的一身武功,深夜前来国师府夜探香闺也是不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