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刚刚多饮了几杯酒,如今虽是夏天,湖边的晚风也是有些凉的。”王妃张氏说着,将带来的披风披在了辰亲王钟义行身上。

  辰亲王钟义行低头看了看那件披风,是王妃张氏亲手绣的,张氏的女红极好,自她嫁入王府,辰亲王钟义行的里外衣衫鞋袜都是出自王妃之手。

  再看披风上的花样,是合欢花,辰亲王钟义行不怎么喜欢合欢花,当然,他一个大男人,对任何花都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隐隐记得合欢花是祈求夫妻和睦恩爱的吧。

  ?酷匠网HR永k久G2免Pw费。_看Ei小说$

  只是,爱情,恐怕他永远也给不了张氏。

  苏婉,她是否明白?不过,他已经决定,不管苏婉将来是否能和他在一起,自己这一生都会坚贞的守候她。

  “爹爹!爹爹!”辰亲王钟义行恍惚的一瞬间,怀里的苏婉突然喊了起来,辰亲王钟义行顺着苏婉的目光望去,果然瞧见国师苏建熙朝这边走来。

  辰亲王钟义行急忙放下苏婉,苏婉一落地就朝国师苏建熙跑去,辰亲王钟义行微微低下头,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情感,生怕被国师看出端倪。

  国师苏建熙弯下腰抱起苏婉,向辰亲王钟义行和王妃张氏点头致意。辰亲王钟义行连忙回礼,极力伪装成淡定的样子。

  国师苏建熙到时并未在意,也没有与辰亲王钟义行多说什么,向他们告辞后就报这苏婉向宫门口走去。

  国师父女逐渐远去的背影让辰亲王钟义行看的愣愣的。一时心中感情十分复杂,说不出是苦是甜。

  从国师苏建熙对女儿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看得出国师苏建熙对这个独女的宠溺,他知道,国师是个有本事的人,有这样一个父亲的保护,苏婉出阁之前一定能过的快乐无忧。

  只要她能快乐,他就满足了,对吧……

  思及此,辰亲王钟义行稍稍放心了一些,与王妃张氏一起去向皇帝辞行后就回到了王府。

  “本王今日就歇在书房了,你也早些休息吧。”辰亲王钟义行对王妃张氏吩咐道。

  “王爷要春兰到书房服侍吗?”王妃张氏的声音不带一丝不满的情绪,反而带有几分恳切,王妃张氏一向恪守正室本分,从不善妒,听说辰亲王钟义行要歇在书房,就主动提出让近来得宠的通房春兰来服侍。

  “不必了,本王今日有些累了。”辰亲王钟义行今天对苏婉动了情,现下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回味,身为王爷,肩负着为皇室绵延子嗣的责任,即使他深爱苏婉,也没想过要为她守身如玉,即便将来能娶到她,也不会只有她一人,这与感情无关,是一种责任。

  “是,那王爷早些休息。”王妃张氏恭谨答道。

  然而,辰亲王钟义行快要熄灯时,春兰还是来了,还端着一碗燕窝。

  “王爷今日劳累,王妃吩咐奴婢好生服侍王爷。”王妃张氏终究是贤惠的。

  “奴婢服侍王爷用了燕窝再睡吧。”春兰声音轻柔,让辰亲王钟义行又想起了苏婉,温柔的苏婉……

  用完了燕窝,春兰上前服侍辰亲王钟义行更衣,春兰本是王妃张氏的陪嫁,上个月才开脸做了通房,今年十四岁,是辰亲王钟义行年纪最小的姬妾,当然,这也只是暂时的,身为王爷,整个王府的女人都是他的,现在的女人老了,将来总有更年轻的。

  辰亲王钟义行身材高大,春兰刚到他胸口,娇小的身材让他不住的想象苏婉十年之后的模样,苏婉,苏婉,他不知道,自己竟会对她这样牵挂。

  春兰既然是王妃张氏派来服侍的,辰亲王钟义行自然也会遵从王妃张氏的安排,毕竟这也是自己的义务。

  然而,辰亲王钟义行今天满脑子都是苏婉,平生第一次,他竟然在床上也心不在焉,与春兰草草了事,只是十几下冲撞,就深深抵入春兰体内最深处,将自己的雨露释放,然后唤人进来清洗。

  春兰在老嬷嬷的服侍下迅速穿好衣衫告退,通房侍妾是没有资格陪王爷过夜的,除了王妃,别的女人都是做完就被老嬷嬷送走的。老嬷嬷带春兰回到春兰的房间,让她趴好,并在腰下垫了枕头,防止刚才的东西流出来。春兰年纪小,不易受孕,所以老嬷嬷要多帮帮她,因为在这王府之中,子嗣最为重要,虽然春兰地位低下,但也不能让王爷白忙活……

  书房里,辰亲王钟义行的呼吸已经平复,他对刚刚的事情有些麻木,满脑子都是苏婉,都是对苏婉的牵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