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辰亲王钟义行还在长远打算的时候,王妃张氏已经缓步走到了他身后。

  王妃张氏谨守礼节,在距离辰亲王钟义行还有六七步的地方站定,先福身行了拜见王爷的国礼,“参见王爷。”王妃张氏恭谨的声音将辰亲王钟义行从幻想拉回了现实,让辰亲王钟义行倍感失落。

  辰亲王钟义行怀中的苏婉似乎感觉到了辰亲王的异常,只是苏婉毕竟年纪太小,只当他是身体不舒服,就学着母亲安抚自己的样子,伸手在辰亲王钟义行的手背上拍了拍,轻盈的动作掩不住温柔,让辰亲王心甚慰。

  王妃张氏却感觉不到辰亲王的哀伤,因为她正严谨的行礼,不能直视辰亲王钟义行,自然就看不到他的神情了。

  这边,辰亲王的忧伤被体贴的苏婉抚慰了。那边,王妃张氏行过了国礼,有再次福身行了妻子见夫的家礼,“夫君安好。”王妃张氏的一声“夫君”却让辰亲王钟义行有了一瞬的恍惚。

  他是王爷,是皇亲,皇室最重嫡庶尊卑,只有王妃一人有资格称王爷一声“夫君”,其他的妾室通房只能称“王爷”或“主子”。他深爱苏婉,怎么忍心与她这样疏离?难道将来要让她承受皇家嫡庶尊卑的负担?

  $更4"新%$最oq快上}酷$匠|U网#

  可是,王妃张氏想来贤惠守礼,与“七出”之条完全不沾边,即便是位高权重如辰亲王钟义行,也不能随便休掉未犯“七出”的妻室。

  辰亲王钟义行抬头打量了王妃张氏一番,他对张氏可以说无半点爱情,张氏对自己应该也是如此,而且,他隐隐感到,张氏怕他,对他的怕多于敬。其实,在王府,又有谁不怕他呢?

  当年皇兄登基,为了稳定政局,也为了拉拢权臣,他娶了张氏为王妃,当年的他从未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苏婉。如今看来,追悔莫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