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却一点也不慌乱,让辰亲王钟义行莫名的对她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明明他们才刚认识,不,还不算认识,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几岁了?”辰亲王钟义行问道。

  “我叫苏婉,我今天五岁了。”还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答得一板一眼的。

  “苏婉?你是苏婉?国师的女儿?”辰亲王钟义行这才发现这孩子眉眼与国师有几分相似。

  “嗯,我是苏婉。”苏婉温和地回应,声音柔和的像湖里的水,也激起了辰亲王钟义行心中的层层涟漪。

  低头凝视自己怀中的苏婉,辰亲王钟义行心中涌动着复杂的感情,忧喜参半。喜的是,苏婉虽然比自己小十五岁,但幸亏是同辈,两人在一起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自己也不在乎等她十年。忧的是,国师苏建熙向来宠爱这个独女,十年之后,苏婉及笄,自己就三十岁了,国师怎么忍心将女儿嫁给自己?更何况自己已经有了妻妾,孩子都四个了。

  思及此,辰亲王钟义行眼中黯淡了几分。

  A酷匠$网正版@首z2发

  苏婉见状,问道:“师弟,你怎么了?”

  “你叫我师弟?”辰亲王钟义行眼中满是惊愕。

  “嗯,你认识你师父几年了?”苏婉问道。

  “三年前正式拜的师。”钟义行答道。

  “六年前,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父亲就念书给我听了。所以,我入师门早,就应该是你师姐呀。”苏婉从容的讲着自己的道理,天真的笑容让钟义行移不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