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队长笑笑说:“老李,你这个建议很好,但这次矿业学会一定要去参加,走出国门,见见世面,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一切就等你从美国回来再说吧。”话音刚落,王队长调侃地说:“到了国外,语言不通,你可别闷坏了。”李清周笑了笑说:“王队长,你忘了,我的英语不怎么样,可是俄语还是不错的。”王队长竖起大拇指说:“唉哟,瞧我这张嘴,真是的,你可是中国地质大学的高才生啊。”

  得知父亲要去美国参加国际大型会议。17岁的李佳佳最高兴了,她在城关中学上高中,她立即把父亲要参加国际矿物学会的消息在班里宣传得满天飞,李佳佳一下子成了学校的明星,似乎要去美国的不是她父亲,而是她自己。儿子还小,他不在意父亲出国不出国,更在意父亲出国去能给他带回来些什么好东西。李勇对父亲说:“爸爸,你从北京路过的时候给我带一只北京烤鸭回来吧,听说北京烤鸭可好吃了。”李清周对儿子说:“没问题,等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让你奶奶亲自给你烤一只。”他转身问李佳佳:“佳佳,你呢,告诉爸爸,你想要什么礼物?”李佳佳向弟弟做了一个不要脸的鬼脸,对父亲说:“爸,我可不象小勇那样就知道吃,我只想你去北京的时候回家看看爷爷奶。”李清周慈爱的用手抚了下女儿的头,点了点头,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白雾。妻子高玉梅最了解丈夫,说:“路过了就去看看,也算是做儿女的尽尽孝心。”李清周说:“好,我也有这打算。”高玉梅说:“还有几天时间,我准备些土特产,你顺便带回去,也算是我们作儿子儿媳的一点心意。”

  李清周伤感地说:“是该回去看看了,一晃十年过去了,父母都老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2008年6月初,李佳佳得到了一个去北京出差的机会。机会来之不易,总公司给下属各分公司发了传真,部长亲笔签字,要求各分公司从事宣传工作的人员参加。消息最先来自于宣传信息群,李佳佳欣喜若狂,盘算着,一定要趁那个机会去一趟京城。

  没想到,参加培训班的消息如石沉大海,李佳佳有点沉不住气了。离开班没几天时间。李佳佳心里有些着急,去主管领导询问,才知道总部的传真件到总经理那儿就被卡住了。原话是是这样的,现在的培训班其实都是幌子,收费还贼高,其实就是为了挣钱罢了。李佳佳不想失去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她叫来丈夫王强商量,想动用他和总经理的关系,替自己争取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看{正版/Y章…M节6上酷u匠网i

  王强在单位下属的一家实体担任副经理职务,早在九十年代初就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实行承包经营,全权买断。经过十多年的市场运营,公司取得了不菲的经济效益。因为工作关系,他和总经理有经济上的往来。李佳佳和王强的关系已经处于白热化状态,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夫妻,王强就是有一个百个不愿意,接到李佳佳的电话,还是立即开着车赶到了家。

  天气有点闷热,五黄六月,王强一进门就脱下身上的T衫,直嚷嚷:“热死了,有码事,快说,我还忙着哩。”李佳佳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可乐,打开了递给他。将北京办培训班的事给他学了一遍。听完李佳佳的唠叨,王强两手一摊:“我还以为天塌下来,原来就这么点鸟事?不让去就不去呗,不去又能怎么样?”李佳佳说:“学习是次要的,我是想利用这次机会在北京多呆几天,顺便去家里看看老家人。”王强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着了叼在嘴上,猛吸两口,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不无饥讽地说:“哟,还真自个不把自个当自个了,还想充当什么京城市民不成?”李佳佳见他说话阴阳怪气,知道从他嘴里吐不出好什么好言语来,气就不打一处来说:“狗嘴里吐不出象才,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我今天也懒得和你在这里啰嗦。我是把你当作自家人,才和你商量这事,你还瞪鼻子上脸了?”王强从沙发站起来,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说:“我就知道你要去北京学习就没安啥好心,无非是想给你爸在京城找块墓地,让他落叶归根。今天咱就把话说白了,要给你爸在那里买墓地是你的事情,我可没有一分钱给。”李佳佳顺手抓起身边的一本书就朝着王强砸过去,骂道:“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你不掏谁掏?”王强避过李佳佳砸过来的书,冷笑一声:“我还要留着钱娶媳妇用。”说着拉开门,噔噔噔地下了楼,一溜烟没了人影。

  他们的婚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关系的破裂李佳佳已记不清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只记得有一次王强从单位回来,睡觉前,王强在卫生间洗澡,手机响了,王强让李佳佳从他包里把手机拿过去,李佳佳没有找到手机,却找到了一个装避孕套的盒子,李佳佳一阵反胃,原本对王强还存有的一点点情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近些年,关于王强在外面和多个女人有染的传闻她早已有所耳闻,只是还从来没有让她抓住现行。她一直不肯相信,也不愿意面对现实。没想到,王强竟然将夫妻用品当成了日用品了?

  李佳佳没有发作,象没事人一样把手机递给正在洗澡的王强手里。看到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李佳佳突然就觉得有点反胃,赶紧背转身去,无声地走出了卫生间。眼看着女儿马上要上高三了,要在以往,她绝不会那么无声无息地。可是,李佳佳知道关键时期,要以忍为上。从那天起,李佳佳再都没有让王强碰过她,她嫌他脏。李佳佳是那种打眼一看不起眼的女人,长相一般,却温文尔雅,属于男人心目中不赏心悦目却令人常常会不自觉想起来的那种女人。

  因为经常参加一些文学社团活动,她认识了大量的文化人,包括后来成为她秘密情人的行业报社的社长李大有。

  李大有在北京李佳佳所在行业的行业报任社长,五十多岁。他们的交往不光关乎性,更多的是关乎文学。她和李大有的相识缘于一次发稿,那一次李佳佳写了一篇关于单位发展的纪实,稿子发到行业报,李大有看到后就直接到李佳佳所在的单位采访,说是要把稿子写大。李佳佳接待了他,陪着他在单位的几个下属实体采访。几天的接触,李佳佳的心情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畅和愉快,那段时间她和王强已经在闹离婚,具体原因是王强和一个女人在家里睡觉被李佳佳抓了现行。可能是出于对王强的报复,也同时因为李大有身上那种儒雅的文人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在宾馆里,当李大有穿着睡衣敲开了李佳佳房门的时候,她一头扑进了他怀里……。从那以后,他们也只是偶然的联系过几次,当李大有得知李佳佳的户籍是北京的时候,兴奋地说:“看来你我真的是有缘人。”

  李佳佳与李大有短暂的露水夫妻生活让李佳佳体味到了从未有过的愉悦,拿她自己的话说,四十多年真是白活了。所以,她更加讨厌王强,王强是一个粗人,技校毕业,又不求上进,习惯性的动作就是回到家里脱了鞋就坐到沙发上,双腿一盘,简直就象乡下的农民。从那以后来,两个人的关系日趋恶化,颇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形。尽管在心里上生理上排斥他,但是每次遇到大事情,她还是会和他商量。的使每一次商量都会不欢而散,她还是要和他商量。

  正当李佳佳为王强的不配合而生气的时候。李大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李大有颇具磁性的男中音:“燕子,这次培训班你们总公司都把名单报上来了,怎么没有你啊?”李佳佳说:“总经理不让去,嫌费用高。”李大有笑着说:“你怎么不早说?这样吧,你等消息,我打个电话给你们总公司的张部长。”几分钟后,李大有把电话过来说:“等会你们领导就会通知你来北京参加培训班。我呢,为你预订了一间最好的宾馆,记着打扮得漂亮一些噢。”在电话中,他给了李佳佳一个香吻,暧昧的声音一下子勾起了李佳佳女人本能的欲望,她温柔地说:“等我。”挂断了电话。

  刚挂断李大有的电话,李佳佳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了,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总经理的。李佳佳让电话足足响了十多秒,才按了接听键:“喂,那位?”总经理强作笑意地说:“小武,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你去北京参加学习,平时也难得有个出差的机会,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还是决定让你去,你看怎么样?”见总经理一幅假惺惺的样子,李佳佳说:“算了吧,这么费钱的,我就不去了。”“去吧去吧,那才几个钱啊,去了到了十三陵逛逛,也开开个眼界。”李佳佳觉得还是见好就收的好,说:“谢谢总经理关心,为了不拂了你的好意,我去。”挂了电话,李佳佳不由得冷笑:“什么东西,态度转变得真快。”

  去北京出差的事就成了铁板钉钉子的事情了。李佳佳决定去和父母商量商量。

  李佳佳得去一趟商城,那是他们单位的老基地,李佳佳的父母都在那里居住,还有唯一的弟弟也在那座小城工作。去北京是件大事,李佳佳作为家里的长女,认为完全有必要将那件大事让父母和弟弟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